Fly Me To The Moon【sk】【02】

前情:01

甜的甜的_(:зゝ∠)_不搞事了你们信我啊

那什么我的宇宙的知识真的是太少了……所以真的是好多不合理的地方……在补习来着希望常识性错误尽量减少orz

———————————————————————————————

【02】

    二宫和也来到第二月球已经一周了,他作为基地副指挥长的观察期还长,但对基地上的生活已经适应了。大野智对他的工作能力非常满意,作为正副指挥长他们配合非常默契,但私底下他还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二十九岁的二宫和也相处。

    怎么都想重新恢复以前那种亲密关系的大野指挥长愁眉苦脸地走到指挥官休息室门口,发现门没关严,他们休息室的门最近有点毛病,自动关门时总会留一个缝,非要自己动手再拉一把才能完全关上。想想应该只有刚来基地不久的二宫和也不知道了,他想敲门告诉他,却在门里传出声音时停下了动作。因为他听见里面二宫在打星际电话。

    “我父亲……他最后……”

    “你放心,二宫博士走的很平静。”

    “是吗……”

    现在的地球上,二宫的父亲已经去世好几年了,然而对二宫来说,昨天父亲还活着,今天却再也见不到了。

    大野智轻轻帮他把门关好,现在去打扰他显然不是个好主意,况且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失去亲人的人。他很小的时候在军部的测试中被选中,被强制从父母身边带走征调进军队,早就记不清父母的面容,这么多年也放弃了寻找家人的打算,就算找到了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两个陌生人,还不如教官和军队中的同期亲近些。而在这些人之中,二宫博士和他的独子二宫和也跟他关系最亲,像家人。

    然而讽刺的是,第二月球计划是二宫博士提出的,那个测试也是他亲自制定的,可以说是他发现了大野智,也可以说是他从父母身边抢走了大野智。到底二宫博士对他多年来的关照是不是出于愧疚,大野智不知道,现在也无从得知了。

    可他也不想二宫和也一直这么难过,皱着眉头站门口琢磨了一会,心里有了主意。

    

    这天傍晚二宫交完班之后被大野智叫了出来。

    “这座基地其实是在人工建造的保护层之内你知道的吧?”

    “是,我们并没有按第二月球本身的自转生活,是靠保护层和基地本身的日光调节。”二宫和也跟着大野智走,后者示意他继续,他也就把资料上的内容背了出来,“保护层就像一层结界,不过现在的技术还做不到覆盖整颗星球,所以目前只覆盖了一片地区,像个倒扣的碗,除基地在内,还有一片第二月球的裸地,供观察研究使用……你是要带我去那儿?”

    大野智点点头,“你来的时候也带你参观过基地,不过当时只是指给你那道门通往裸地,并没有带你进去过,但是我很想让你看看。”

    他们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写着“无关人等不得随意入内”的门前,大野智滑开门上的面板,输入密码,又验过了指纹和虹膜,门才向内退了一格然后自动滑开。

    二宫和也小心地踏上第二月球的裸地。灰色和褐色的尘土,像被踩实了的土地,表面并不平整,石块到处都是,走路的时候要很小心才不会被露出的岩石绊倒。虽然在这里摔倒没有太大危险,可如果在保护层外,摔倒时石块很可能会把他们的太空服划破,那样将把他们暴露在真空的宇宙里。

    “原来如此,我记得资料里提到过表土底下是坚硬的冰层,但表土的坚硬程度很难让植被生长,再加冰层的坚硬度也让水的开采工作很难进行……”

    “嗯……其实我是想让你看看天。”

    “天?”二宫和也抬起头,看到的是保护层投影出来的地球上的落日余晖。

    大野智凭空点了点把隐藏的控制面板召唤出来,又随意操作了几下。落日渐渐变黑,等到他们头顶的天空全部变黑之后,又有点点星光透过黑暗闪着光芒,后来星光越来越多,直到大大小小的星星布满了天空。

    “这就是我们可以用肉眼看到的第二月球的星空。”

    二宫和也瞪大了眼睛。

    那不是地球上可以看到的星空,虽然地球人因为污染问题已经有几十年都顶着灰蒙蒙的天度日了。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两个地球上也能看到的星座,但角度和大小都不一样,有的星星很大,甚至能隐约看清外层浮着的星环。有的非常小,虽然小却异常耀眼。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宇宙漆黑的背景上,不知名的星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彩。

    这是科幻电影里也不曾见过的,第二月球独有的美丽天空。

    二宫和也盯着星空看,而大野智盯着二宫和也看。

    他一直觉得二宫和也的眼睛很好看,眸色发浅,总带着种无辜的感觉,看着就像小动物。现在那双眼睛里倒映着星星,跟他离开的那晚一样。

    “你看,星星死去之后,它们的光芒照样奔走过千万光年,让我们领略到它们活着时的美丽。人也是一样,就算肉身死去,生前的功绩也不会消失。老师虽然去世了,但是第二月球计划、这座基地还有你都是他的心血,所以……”

    当二宫和也转向他的时候,如果不是看见他衣领被打湿,他还以为是星光从他眼睛里流了出来。

    “啊……”大野智赶紧迎上去,二宫和也看他,抽抽鼻子放任眼泪向下流。大野智懂他什么意思,他小时候受了委屈也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大野智张开双臂,同时二宫和也很有默契地靠了过去,手环上他的腰背把头抵在他肩膀上。

    “谢谢你……”

    大野智无声地笑了,还真是没有变,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会跟以前一样抱着他撒娇,跟他差不多的身高更方便二宫和也把头埋在他颈窝里蹭掉眼泪了。大野智也就一手由上到下给他轻轻抚着背,一手揉着他后颈,跟以前一样。

    说来也挺怀念的,从小到大二宫和也只要哭鼻子,谁哄都不管用,只往大野智怀里钻,被他一抚一揉,天大的委屈也能顶着泪花笑出来。二宫博士工作忙,他母亲去世又早,也就大野智经常跑来照看他了。

    记得那次去老师家,从门后探出个小脑袋,戒备地瞪着他,当时窗户开着,刚好吹进一阵风,他把违反规定留的长发一甩,那小男孩突然就红了脸缩回了门后面,过了一会又露出半个脑袋,亮晶晶的眼睛这回是好奇又带着害羞地瞅着他了。他觉得有趣,就故意无视他,直到老师发现他在门后,把他叫进来介绍给自己,他才知道这是老师的孩子二宫和也。

    后来再去,他走到哪二宫和也就跟到哪,还不是正大光明地跟,是偷偷摸摸的,你回头只能看见哪个柜子后面露出点衣角的那种。他觉得自己活像是被当做入侵者对待了,老师却说二宫和也这是喜欢他,只是他看着太难接近了。于是大野智下一次再来的时候假装走过转角,等二宫和也跟过来的时候再突然出现,小男孩吓了一跳,下意识转身就跑,慌慌张张跌了一跤,明明自己爬起来了还是撅起嘴就要哭。大野智一看形势不对,想要安慰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就学着哪个电视剧里哄孩子那套,把人搂在怀里揉揉抱抱,又是道歉又是说好话。二宫和也那会个子才到他腰,委屈巴巴把眼泪鼻涕都蹭在他衣服上,然后抬头冲他咧嘴一乐,在换牙期还刚好缺了一颗门牙,大野智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那之后他俩就玩到了一起,有时候二宫和也考试没考好,大野智还百忙之中从军校溜出来冒充家长去见了老师。之后二宫和也从可爱的小男孩,长成了清秀的少年。大野智看他玩过魔术,跟他打过棒球,陪他买过吉他,还唱过他写的歌。

    那么可爱的小少年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他还真有点舍不得。

    “谢谢你,大野君。”二宫和也从他怀里离开之后还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抱歉你制服肩膀那块……都湿了。”

    “在这里,水是很宝贵的资源。”大野智掏出手帕又给他擦了擦眼睛,“身体里的水也是,所以别哭了,嗯?”

    二宫和也脸红了,别扭地争辩道:“大野君,我已经不是十七岁了,哄小孩的话说一遍就够了。”

    “嗯……抱歉……”

    “你别道歉啊。”二宫和也笑了出来,“我知道你不适应五年前那个毛头小子一下子就变成快中年人了,你姑且把现在的我跟十七岁的我分开当做不同的人看,重新认识一下吧,大野君。”

    现在换成大野智不好意思了,怎么算他也比他年长,结果心思都被他看透了。

    “那好,我也想重新了解你,就是一直不知道从哪儿开始。”

    “就从我喜欢吃什么开始吧。”二宫和也带着大野智往外走,“一起吃饭吧,我都饿了。”

    大野智笑着被二宫和也拉着向指挥官食堂走,“你喜欢吃的这里还不一定有呢……”

    “汉堡肉有吗?”

    “喂,你这不是根本没变吗……”


TBC

———————————————————————————————

小和:粑粑!我好像念爱惹!【←缺牙漏风

二宫博士:????


评论(6)
热度(44)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