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B面】

阅读此篇前,请先看:叛徒【A面】

bgm:Quiet Inside — Andy Tubman

*文风实验

*be预警

*主要人物死亡

*有点拖沓 有点压抑 有点不知所云,预警成这个样子了要觉得受得了这种风格就看下去吧

*不是我的错,都怪毛姆和约翰勒卡雷

———————————————————————————————

    这导致背叛的“恨”,竟可以使激发忠诚的信仰不堪一击。——《史迈利的告别》约翰·勒卡雷

———————————————————————————————

二宫和也:

    首先我向你保证,我没有喝醉,在这里能找到的最刺激的东西是橘子汽水。我倒希望能有点酒喝,这样也许就能把必须在清醒状态下流露真情的羞涩交给酒精。我一向不知道遗书是什么写法,所以我当做是给你写信。我写这封信的时候,彼得在旁边监视着我,不过别担心,他不会知道我写了什么。他不敢离得太近,而一个间谍是不应该这样对叛徒的,叛徒最后都做了什么都必须了如指掌。我想他是因为畏惧我,当然了,他有十足的理由这么做,当我还是所谓王牌的时候就已经有人畏惧我了。

    我把这个立功的机会交给了彼得,这孩子性格不错,就是有点笨,但记忆力还不错,最重要的是他太渴望立功了,他甚至还不是一个合格的间谍,但我决定给他这个机会。我想他会记得我一年前来过这里,他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他。我买下这栋房子的时候想着也许哪天退休了我可以跟什么人一起生活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用钓鱼或者画画来打发时间,现在看来那时的想法实在是太贪婪了,我不该奢望在这样一份工作结束之后还能有平静的生活。

    我似乎应该从头写起,从你也不了解的我的过去开始。我出生在中等富裕的家庭,在读大学的时候被情报局招募,一开始只是做一些普通的线人的工作,后来发展到情报员,再后来执行了很多次漂亮的任务,成为他们所说的王牌,掌管总部的情报网。我记得你问过我为什么要做间谍,我想那是因为我没有尝试过其他的工作,而我有几个伪装身份是画家什么的,我觉得我也许是挺有艺术天赋的,大概如果能退休,我或许会尝试画点什么。但我认为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想要过刺激的生活,而间谍可以满足我的需求。在那十年里,我确实有很多可以称之为惊险或是精彩的经历,可我慢慢厌倦了,我想总部也看出了这点,他们要我找一个继任者,于是我从那些受训的年轻人中挑中了你。

    最开始让我看中你的,是那双眼睛,亮晶晶的,浅色的眼睛,透着傲气和不服输。那双眼睛对于间谍来说太亮了点,但我没有办法抗拒。干我们这一行,生于黑暗,葬于黑暗,一点光明都可能毁了我们所有人。可我还是选了你,也许是我已经开始憎恨我的工作了吧,我渴望光明。

    作为一个学徒,你很优秀,同样作为情报员也是。聪明机灵,一点就透,不想做体能训练的时候会耍点小聪明,被发现之后又会装可爱。我很长一段时间里把你当做身边唯一可以倾诉的人,可靠的下属,亲近的同事。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我想是很自然的事,我们在训练的那两年里住在一起,我们互相信任和依赖。慢慢的我对你产生了别的什么,那时我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后来那次我去东区,情报被泄露,九死一生的逃回来。

    我不是没遇到过危险,可那时我太累了,我感到很难受,说不出的感觉。我想找人说说话,否则我会发疯,所以我打电话给你。当你出现我家里时,我太惊喜了,我的状态太差了,我拉你坐下来,给你讲了我的经历。我们是间谍不是杀手,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做出终结生命的选择,或者从某个角度说我们从未停止这样的行为。在我还是情报员的时候,被敌方的人盯上,从那种情况看来,我们之中必须要有个人死,而活下来那个的是我。那是我第一次杀人。血流过我的手,溅在刚做好的西服上。我记不清之后的事了,隐约记得似乎被当做英雄事迹宣扬了一番。我想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一直以来的工作产生了厌恶。杀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是值得被夸奖的事。

    你安慰我,我至今不知道那时你眼里的温柔是不是为我设计的圈套,但我发誓在你眼里看见了愧疚。那次的情报泄露大概就是你做的吧,你们一开始是想抓住我,但在你见识到我的脆弱以后就变成了要把叛徒的罪名栽赃在我头上,而我确实具备背叛的条件。

    后来你对着我笑,而我拥抱了你。我知道如果我不说,你也不会说。但是我忍不住,我想告诉你我有多开心能有你在身边,我想告诉你我不能没有你。你不知道当你说你也是的时候我心里有多么喜悦。后来我一遍遍地回想,我认为你是真心的,或者说我宁愿骗自己也希望你是真心的。因为你当时倚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出了那句话。就让我保留一点幻想吧,毕竟我是靠着这么一点幻想心甘情愿地被你利用。

    我知道是你,和也,一直都知道。凯西失踪之后我开始怀疑你,到北区的整张情报网覆灭,我确认了叛徒就是你。你潜伏多年,为的就是把我们摧毁并一网打尽。我没有很惊讶,我承认我看不透你,即使是在多少个相拥而眠的夜里我也无法读懂你眼底的痛苦。当知道是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倒向了你那边,所以你被列为嫌疑者之后我是那么心慌。用尽浑身解数也无法使你免于被审问,只能抢在调查部之前拼命帮你消除可能暴露你身份的证据。我已经猜到你们的计划了——利用我,最后栽赃我。所以我帮你们伪造了证据,做足了准备工作,如果你被调查部咬住不放我就打算故意暴露。幸好你被解除了嫌疑,可我知道再这么下去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你眼里的憔悴和痛苦越来越深了。所以我做了决定,我要帮你脱身,或者强迫你脱身。

    我把你叫到我的安全屋,对你说局里开始秘密活动,需要你去执行一项机密任务。你一定是以为我知道你的叛徒身份,要清除掉你了,因为那时候你的脸上的绝望让我不忍心看。你颤抖着嘴唇,你拥抱我,你最后一次亲吻我,你说你爱我。我说我也爱你,永远爱你。那是我们对对方说的最后一句话。

    当你到达指定地点的时候,你会被逮捕,可能会受点苦头,这是必须的。然后会有个叫樱井翔的东方人把你保出来。那是我的老朋友,你可以相信他。他会给你一个假身份,那是我为你准备好的,名字是有明功一,喜不喜欢你都必须带着这个名字生活下去,我想你能远离间谍的纷争,在真实世界里好好活着,能在天气晴朗的午后晒着太阳散散步,那样我做的一切就没有白费。

    我想你会不安,会惊恐,会追问甚至调查我的下落。但我已经拜托过翔君,让你不会听到一点关于我的事情,起码接下来的几年不会。你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如果实在觉得难过,就把这当做是我对你的复仇吧,作为对你的背叛的复仇。

    等你安全之后,我会把我背叛的证据摆在调查部的眼皮底下,他们那点手段我再清楚不过。然后我会甩掉监视者,在我的河边小屋,等着彼得来抓我。

    我能想象到总部查出我是叛徒之后会有多震惊。我是王牌,是间谍的象征,可在那之前,我是个人,有自己的爱与恨。我厌倦无休止的欺诈、恐吓、威胁,还有那些密码文件。我想我们根本不是正义的一方,不过也许定论太早,一向是胜利的一方享有正义的果实,而即便没有我,他们也很难输掉这场战争,而我为他们做了太多贡献,在我并不知道那样做是不是正确的情况下。

    你并不会读到这封信,我写完之后就会烧掉,当着彼得的面。这里面写的所有事都不能让他们知道,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在那之后我会从卫生间的小窗跳出去,河水涨得厉害,我也许会试图逃生,但我知道我不会活下去。如果被他们抓住,我没可能说出敌方的联络方式或是为他们带来任何的情报,那样的话你就危险了。

    我想我确实是叛徒,为了包庇你背叛了效忠了十年的组织,但我不后悔。我从没把间谍当做我的信仰,在遇到你之前,我只忠于本心,但那之后你就是我的信仰。不管你是卧底还是叛徒,不管你断了多少情报网,出卖了多少情报员,我都不会背叛你。如果你罪无可赦,那我愿意承担你的罪责。

    就写到这里吧,我希望你能作为普通人好好活下去,带着我的那份。

    我爱你。

                                                                                          大野智

    -完-

评论(11)
热度(25)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