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死前六十秒

*文风实验



———————————————————————————————

    死前六十秒,他在想着他。最先想起的,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最后才是那个二十四岁的青年。那个人每个时期的脸他记得很清楚,就像动画一样,在他眼前播放着、变化着,皱纹减少,老人斑消失,后来只有发型变化,定格到最后,那个初见时的青年微笑的脸在他的记忆里从未改变。原来走马灯什么的是真的呐,他最后这么想着,等到了那边,他一定要问问那个人,是不是在弥留之际也看到了他的脸。


    死前75小时,他被好心的邻居送进了医院。他知道他的身体早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但他谁也没告诉。他总觉得差不多了,离开他已经一年多了,也是时候去找他了。


    死前17天,他照常猫着背溜溜达达背着鱼竿去钓鱼。路上有小孩子跟他打招呼,他就停下来笑着说一句天气真不错呢。他的背弯得比年轻的时候还要厉害,十多岁时膝盖受的伤时不时还会痛,有时他不得不拄着拐杖一步一挪地走路。每当这时候他就会想起那双手,那双手已经不复年轻的细腻与柔软,就像普通老年人的手那样布满了褶皱和老年斑,却总会像以前一样温柔地为他揉膝盖,嘴上还会心疼地问他还疼不疼。虽然现在不止膝盖,身体里的某些零件有时也会痛,但他没有在意。那双手,他看着水面发呆,再也触不到了。


    死前134天,朋友的孩子带着孙子来看他。那是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小女孩,跟她的父亲和爷爷一样,有着漂亮的大眼睛,还会甜甜地喊他大野爷爷。他年轻的时候曾经也想过领养一个孩子,不过他跟那个人都没有什么带孩子的经验和信心。跑了很多机构了解了很多情况,最后也还是没付诸行动。他记得那个人靠在他身上,把手放在他手心里,说“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靠你养老送终了”。没想到还真是一语成谶。他去厨房拿点心的时候听到孩子说“大野爷爷一个人好可怜”而她妈妈小声叫她不要说这种话,他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端着和果子笑呵呵地回到了客厅。


    死前478天,他失去了他。那时候那个人已经气息奄奄,意识模糊,一双眼睛却还半睁着看着他,他明白那是在叮嘱他不要太伤心。可他怎么能不伤心呢?他的手握着那人已经开始变凉的手,身子不断发抖,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流遍他脸上每条沟壑才肯落到病床雪白的床单上,洇出一个个灰色的水印。医生在劝他,护士在劝他,赶过来的老朋友也哑着嗓子压着哭腔在劝他,连他也在劝自己。放手吧,人走了。可越是劝,手越是颤抖,就越是放不开了。这个人陪自己过了四十多年,自己陪他过了大半辈子,不是没想过生离死别的样子,只是真的发生的时候,所有的心理准备都发挥不出作用。心脏在疼,那里好像被挖走了一大块肉,血淋淋的,每一处细胞都在悲痛那个人的离去。他最后坐在医院的走廊里安慰自己,他比自己先走,是好事,起码他会把他的后事料理的很好,起码他不用承受这样的痛苦。他遵守了承诺,是好事。


    死前510天,那个人住院了。他陪他去做的检查,说是要住院治疗。他还安慰他,“六十多岁的人了,哪有不生病的呢?”他虽然担心,在他面前也还总是那副呆愣愣的样子,天天去医院陪着,不想一个人回到冰冷冷的一个人的家。他甚至想不行的话自己也住院好了。可惜他这点小心思在那人面前根本藏不住,早就被说了不要胡闹给别人添麻烦。有一次喂他吃完午饭,他突然说起了一个以如果为开头的句子。他刚听了前七个字,就赶紧讲了个冷笑话打哈哈糊弄了过去。那人无奈地笑笑也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他让话题往越来越远的方向发展,试图压下心里那一点点的慌乱。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死前1955天,那人退休了。他去接他,说好了要去外面吃饭。其实说是去接,也不过是他自己坐车到那人的公司,然后再坐他的车去预约好的餐厅。毕竟他还没驾照,这点也总被那人吐槽。那家餐厅是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经常去吃的,搬了几次,老板跟他们认识,每次都搬店前都特意告诉他们新地址,因为那人说过那里的汉堡肉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他有时会想,也许并不是的吧,只不过是不是跟自己在一起才最好吃呢?“终于熬到退休了,我以后就能每天在家陪你了。”那人这么说,“哎呀一回家就能吃到晚饭的日子过去了呢,明天我来做饭吧,你想吃什么?别跟我说又吃鱼!”


    死前5643天,他出了事故。虽然只是转弯的时候被摩托车撞倒,并受什么大伤,但那人急急忙忙地赶到医院他却惊讶地发现那人居然红了眼眶。那人抱着自己的力度很大,而手臂却带着颤抖。“好了好了,五十岁的人了……”他黏糊糊地劝。“你闭嘴。”那人把头抵在他的肩膀上,他感到脖子有点凉凉的,也许是那人的泪水吧,“大野智你不准比我先死听到没有!”“和也……”“听到没有!”“……好,我保证。”那次事故在他脸上留了个小坑,那人逢人就说是他每天戳出来的。


    死前8395天,他帮他拔下新长出来的白头发,而他看着那人四十二岁还像二十四岁一样的脸,噘着嘴嘟囔了一句年龄欺诈。那人一笑,眼角的小细纹就冒了出来。“你自己明明也长了一张娃娃脸啊。”那人这么说着,上手就扯他的脸,那张脸过了多少年还是看起来肉呼呼的,侧过脸的时候就露出一个完美的弧度,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而那人以前还真咬过不少次。他捉住那人的手不让它们再作乱,凑过去在那人唇上亲了一口,“生日快乐。”


    死前8990天,朋友带着孩子来看他们。那人照常操着小尖嗓吐槽“进展挺快啊你”,却在面对孩子的时候放低了声音,那种温柔的声音连他也没怎么听到过。而那确实是个可爱又聪明的男孩子,跟朋友小时候还挺像。后来客人走了之后,那人在厨房刷碗,他从背后抱着他的时候,想着那人脸上看着孩子时温柔的表情,他突然心念一动,“你说要不我们也领养一个孩子?”


    死前9034天,他们结婚了。说是结婚,其实也只是走个形式,他们在法律上是没有办法真正成为伴侣的。穿上礼服,请几位亲朋好友,办个温馨的婚礼,能做的就都做了。不过婚礼还是挺完美,他们两个人那一身白礼服也不比婚纱差。等结束了婚宴,他们累得都摊在床上,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翻了个身看他,那人喝了不少,整个人都红了,太诱人,怎么也看不够。“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他拾起他的手,亮晶晶的戒指牢牢地套在无名指上。那人突然回握,十指相扣,力气很大。“哼,从今以后你可就没有机会反悔了。”


    死前9545天,他们参加了朋友的婚礼。新娘的白纱跟天上的白云一样美。他偷看那人,那张总是显得生嫩的脸上带着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安排好的,新娘的花球不偏不倚砸到了他的头上,引得周围人一阵起哄。他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该怎么办,挠挠头,单膝跪地把花束献给了身边的他。那人脸红的要滴血,接过了花就顺手打了他的头,在一起这么久,那人的力道一向掌握的很好,看着挺用力,其实连个印子都不会留。


    死前18118天,他去见了他的家人。他的家庭结构挺简单,父母和姐姐,巧的是那人也差不多。“他们要是不同意怎么办?”“那就私奔?”他知道这是玩笑话,不过私底下也确实做好了对抗到底的觉悟。好在两方的家人都不是那么保守,最初的震惊过后,大野家先过了关,主动示好,还请二宫家一起去赏了一次樱。而那边说是要有个缓冲期,适应一下,可二宫妈妈看他那种慈爱的眼神,分明早就把他当成了自家人。那天晚上他们抱在一起,心跳声都很大,那是激动、欣喜和感动都混杂在了一起。他的眼睛里出现了泪光,过了三十岁他就有点爱哭了。“笨蛋。”那人轻声笑了声,搂着他的脖子把泪水吻掉了。“我爱你。”“我也爱你。”


    死前18398天,他搬过来和他一起住了。他的工资不太多,但能供得起一小间公寓,两个人住不大不小,刚刚好。他的画具旁边堆了他的魔术道具,鱼竿旁边放了吉他盒,电视遥控器旁边摆了游戏手柄,一切都是和谐完美,好像天生就应该这么放才对。他也不在沙发上睡觉了,他们裹在同一条被子里,兴奋得像两个第一次去修学旅行的中学生,看着对方的脸,傻傻地笑。


    死前18460天,他向他表白了。地点是街心公园,礼物是没什么创意的玫瑰花。他紧张得不得了,却意外地没有吃螺丝。那人接过他的花,一脸淡定地说“我觉得你也差不多该说点什么了”,藏在碎发里的耳朵却红的不行。他凑过去的时候,那个面不改色的家伙却害羞地捂住了他的嘴,把脸藏在了玫瑰后面。他就在他肉呼呼的手心印了个吻,标明此人已有归属。


    死前18520天,他在电车上遇到了那个青年——皮肤很白,额前的碎发修的很短,看起来还是未成年的青年。当时青年的书包被人挤掉,里面的文件洒了出来,写着“二宫和也”的简历首页正好落在他脚前。他弯腰捡起,再抬起头就直接跌进了青年琥珀色的眼睛里。那里,是一切美好与温馨的开始。


-完-

评论(31)
热度(148)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