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你过来,我有个病需要你治一下【下】

*吐花症

*nino痴汉设定预警

前情提要:【

——————————————————————————————   

    大概是二宫和也那一哭给大野智留下了深刻印象,总之他后来总是面带歉意地在午饭时间出现,打开自己塞得满满的便当盒子,然后把一大半都分给二宫和也,后来直接开始帮二宫带便当。

    而二宫总是眼含热泪地通通吃光,撑到打嗝。

    他也问过大野智每天都分给他,自己是不是吃不饱,学长的回答是姐姐和妈妈知道自家料理特别受他欢迎之后非常开心地每天都多做很多。而二宫被“天哪我和学长的事被家人发现了姐姐妈妈都知道我了”的兴奋感淹没到再次热泪盈眶。

    “学长是拿你当小动物喂了吧……”相叶雅纪看着二宫越来越突出的小肚腩难得吐槽了一句。

    “小动物怎么了?小动物不可爱吗?!”一向聪明机灵的二宫和也现在觉得周围都是幸福的泡泡,自己都不知道在反驳什么。

    相叶开始怀疑他吐花症是好了,可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喂,二宫,有人找你。”班门口有人喊了他一声。

    相叶眼看着二宫和也乐颠颠跑到门口,然后没过一会就跟丢了魂一样晃晃悠悠回来了。

    “怎么了?”

    “大野学长……”

    “学长怎么了?”

    “学长他……”二宫突然抬头,不断晃着相叶的肩膀,“学长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公园写生!还说会帮我带便当!”

    相叶被他晃的头晕,“nino冷静点!那你答应他了没?”

    “我@¥#%*……我的天我答应没有我怎么说的来着……我答应了!”

    “那不是很好嘛……nino……你别晃了……我有点想吐……”

    好不容易放过相叶的二宫和也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连后来的生物课对着学校池塘里自己一向讨厌的青蛙都觉得可爱得不得了。

    哦~你看那绿绿的皮肤,多好看!

  

    到了周末约好的那天,二宫和也好好地收拾好自己,来到公园门口就看见大野智背着画板提着便当等在那里。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约会!他后知后觉地想道。

    春日的风很温柔,大野智坐在草地上画,二宫和也就坐在旁边看,一边看一边在心里花痴。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太兴奋很晚才睡着的缘故,没过多久二宫就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再醒的时候,身上盖着大野智的外套,外套的主人还特别温柔地揉着他的头发叫他起来吃便当。

    “今天的汉堡肉吃起来好像有点不一样啊……”二宫说着又叉起一块。

    “啊……今天的是我做的。”

    二宫和也一口咬到了舌头。

    “你、你做的……”疼的他眼泪都出来了。他做了什么?!他吃了学长亲手做的饭!!

    “不好吃吗?”大野智握住他的手,就着他的叉子吃了一口,“我还觉得挺成功来着……你不喜欢?”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快要过呼吸了。

    这是什么?!这算不算间接kiss?!!

    “我看你特别喜欢吃汉堡肉,就跟姐姐学做了一下。”大野智挠挠头,“试做了好几次才成功的,可能是调料放多了?”

    “没没没!特别特别特别好吃!”

    “你喜欢就好……”

    说着说着,大野智突然偏过身子剧烈地咳嗽起来,二宫和也清楚地看到玫瑰花瓣从他没握紧的手中滑落下来。

    二宫心里突然一凉,“学长你这是……吐花症?”

    大野智喘了几下缓过气来,转过头却问了二宫一个不相干的问题:“nino你是不是喜欢我?”

    “?!”

    “反正我是喜欢你的。”

    “?!!!!!”

    二宫还没反应过来,大野智打开画夹,那里面躺着两幅画,上面都画着他的睡颜。

    “所以……你愿不愿意帮我治一下病?”

    问是这么问,可他压过来的嘴唇一点也没有给人拒绝的机会。

    二宫的“愿意”两个字也就化在了玫瑰的味道里。

    

    “……然后我就问他愿不愿意帮我治吐花症,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后来大野智把二宫和也介绍给自己的朋友时,趁着二宫去拿自助的甜点,把来龙去脉简单地梳理了一下。

    “等等,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吐花症?”号称消息异常灵通的新闻社樱井社长疑惑地问。

    “我有啊,”大野智面不改色,脸上可一点没有俗称“计划通”的笑容,“不过也只那么几分钟有而已。”

    樱井翔挑起眉毛,想起他有段时间突然对近景魔术手法特别感兴趣,再看了眼端了小蛋糕一脸开心往这边走的二宫,了然地点点头。

    不愧是当初让戏剧社和美术社争破头的人。不过看来这个流行病,也并非全是坏处,下一期校报专栏连载就写这个吧。

  

*关于那天后山发生的事情

    当大野智翘了社团活动,夹着画板爬上学校后山打算补个觉的时候,却发现树下的长椅已经被人占领了。

    他当然认得那是谁,那个人被朋友吐槽为有点可爱的小迷弟。但是大野智可不觉得二宫和也只是有点可爱。

    亏他每周三的体育课都各种卖力,社团活动一定要靠窗坐,还要在美术教室把最好的作品摆成一排再把不满意的和半成品都好好藏起来,就连今天也是发现二宫没在才翘了社团跑来后山的。

    结果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的秘密基地里毫无防备地睡着,校服衬衫的纽扣还不好好扣好,偏偏露出那么点锁骨,引得人想入非非。

    大野智愣愣地看了会儿,又苦恼地抓抓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悄悄走近,然后小心翼翼地低下头,在那两片粉嫩的唇瓣上印下轻吻。

    像是被自己大胆的举动吓到,他红着脸想要逃,走了几步,又返回来打开画夹,迅速涂了一幅速写。

    怎么办呢?果然还是去表白吧,再这样下去要得吐花症了。诶等等,吐花症……啊,有办法了。

    

END    

————————————————————————————————————

    许多年后,已经养成了二宫和也一抬手就下意识闪避习惯的大野智偶尔也会很怀念当年那个可爱的小痴汉学弟。

评论(13)
热度(196)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