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你过来,我有个病需要你治一下【上】

*吐花症

*nino痴汉设定预警

———————————————————————————————

    二宫和也捧着游戏机,指挥超级玛丽翻山越岭跳乌龟,突然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捂着嘴的手一拿开,掌心里就躺了几片玫瑰花瓣。

    “阿嚏!”旁边抄他作业的相叶雅纪也打了个喷嚏,不过他那是花粉症,“nino啊,你这是病,得治。”。

    “你倒是说得轻松,”二宫扔了花,又按掉屏幕上的GAME OVER,“你告诉我怎么治?”

    “就去找那个谁啊,跟他说你有个病得治一下……”

    “然后怎么说?‘不好意思,大野学长,为了治病你能不能喜欢我再亲我一下?’”

    “哎呀我的意思是你就去表个白嘛,万一前辈侠肝义胆、乐于助人呢?”

    “相叶雅纪你这成语水平不错呀,以后别抄我作业!”

    “别呀别呀!这不是为了治病嘛,趁现在还是初期呢,你真不去表白?”

    “……不去。”

    二宫和也宁愿因吐花症而死也不要大野智同情的目光。

  

    讲道理,二宫和也会患上吐花症并不奇怪——这种怪异的流行病在青少年中尤为普遍——他暗恋他们学校的大野智学长很久了。要知道每周三的那节英语课他都上不好,因为那时候大野学长正在操场上体育课;放学后故意磨蹭说为了等相叶雅纪社团活动结束其实一直在偷瞄美术社的教室;他还偷偷溜进过美术教室把学长的每一幅作品都拍了照印出来放进相册好好保存。

    如果病情跟患者本身的痴汉程度相符合的话,他大概是早就病入膏肓了。

    但是他还没有想去表白的想法,尤其是得了这个鬼吐花症之后更没有了。如果把病情明说出来不就变成威胁了吗,潜台词就是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我要死了,所以你必须要和我在一起。且不说大野智会不会接受,单从二宫和也的方面来说他就做不到,就算以后可能会有别的人用同样的病威胁大野智跟她在一起了,二宫和也也做不到。

    可他不愿意,相叶雅纪也不能看着自己发小吐花而死啊!他这个吐花症连父母和姐姐都没告诉,要不是那天被自己偶然发现大概他谁都不会告诉吧。课余时间二宫在蹲点的时候,相叶雅纪就在打听除了两情相悦的吻还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治这个病。有天他听到一个校园传说,说是他们学校后山有棵古树,在树下许个愿,心诚的话就会灵验,就撺掇二宫和也去许愿,死马当活马医,起码有个心理安慰。

    “那树不是早就枯死了吗?这你也信?”

    说是这么说,自己不信,也得让朋友安个心。所以二宫和也还是去了。

    后山没什么人,学校也不怎么管,各种花草自由生长,古树虽然沧桑却没有枯死,绿荫盖着树下一张长椅,风一吹就慢悠悠地沙沙响起来。

    二宫在长椅上坐下来,奇怪的是明明人迹罕至的地方,这张椅子却格外干净。他看着眼前的景色,从这里能看到下面学校的池塘和教学楼一角,配着不知名的虫叫声和树林草地独有的味道,也感到一丝惬意。

    只不过这个画面……怎么看着好像很眼熟呢?

    他打开手机相册,翻到某一张照片,抬头低头,再抬头低头,对比一看发现眼前的景色正呈现在某一张大野智的画作里。很明显大野智也是坐在这张椅子上,画了那张画。

    二宫一下就振奋了,他现在就想给致电相叶雅纪表达自己的感谢。

    他认得出画里的池塘和教学楼,还真的想过找一下这个地方在哪里,只不过没想到是在后山这棵树下,也许当时大野智就坐在自己现在坐的位置上。

    其实想一想,一向喜欢清静的大野前辈会选择这么一个地方也是毫不意外的。二宫现在一点也不嫌弃那个什么传说了,这个树就是很神奇,学长喜欢的地方就是神奇!

    他在椅子上坐累了,干脆躺下来,反正也没有人来,就当这里是只有他跟大野智知道的秘密基地吧。在这里躺着,连嗓子里那种因吐花症而时时发作的痒也平复了下来。

    在催人睡眠的虫鸣中,他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二宫和也发现一个很诡异的事,他的吐花症好了。

    自从在学校后头那棵树下睡了一觉之后,就莫名其妙地就痊愈了,喉咙也不痒了,花瓣也不吐了,整个人神清气爽。

    这就很奇怪了呀。

    相叶把功劳归为树的神奇,但二宫将信将疑,他可不觉得一个校园传说真能治病。

    不过吐花症虽然好了,他还是暗恋大野智,痴汉程度有增无减。

    这天中午二宫和也看到大野智提着便当进了食堂,心就开始狂跳。现在整个食堂基本是满的,只有他和相叶这里的四人桌还有空位。

    果不其然,大野智扫了一圈,就向他们走来。

    “我可以坐这里吗?”

    “可以可以!”相叶雅纪迅速指着二宫和也旁边的座位,“学长坐那边吧,这个椅子有点脏。”

    大野智疑惑地看了看相叶旁边一尘不染的位子,最后还是坐到了二宫身边。

    nice助攻,相叶雅纪!二宫和也在心里给自己发小记了一次大功。

    三人一桌,但是谁也没说话。大野智是因为跟他们不熟,相叶是因为找不到可以提供助攻的话题,二宫是因为他心跳得太厉害没余力思考什么话题。

    他刚想偷瞄一下,大野智就盯着他盘子里的一块鱼说:“同学,那个看起来很好吃。”

    “嗯?学、学长,你可以尝一下的,如果不嫌弃的话!”

    “那我用这个跟你换吧。”大野智把自己便当里的汉堡肉分了一半给他,然后夹走了他盘子里的一半鱼。

    二宫和也看着他学长把鱼肉放进嘴里然后开心地皱起脸表示好吃的时候泪差点掉下来。

    不行了不行了学长吃东西好可爱啊啊啊啊啊~(Q.ω Q)

    “你也吃啊,这个是我姐姐做的呢,很好吃的。”大野智看他只盯着自己,一脸要哭的表情,怕是怪自己分了他最喜欢的食物,赶快卖安利。

    二宫和也尝了口汉堡肉,眼泪就滑下来了。

    这也太好吃了……姐姐手艺也太好了……我的天我做了什么?!我居然吃了大野学长给的食物!我是谁我在哪?!(T.ω T)

    相叶雅纪无语地叼着筷子,看着对面一边喜极而泣一边小口小口无比珍惜地吃肉的发小和旁边以为把人惹哭而慌慌张张把自己便当盒里的食物一直往二宫盘子里夹的大野智,感叹了一下恋爱里的人智商为零果然没错。

TBC

———————————————————————————————
有病的人其实是我吧……

【痴汉反应及心理活动来自刷微博补番时亲身经历_(:зゝ∠)_

评论(22)
热度(173)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