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eautiful Stranger【07】

7、

    窗外的风雪袭击着窗户,撞在玻璃上发出可怕的声响。

    相叶雅纪在厨房听着樱井翔在外面打电话,看看橱柜里好几袋咖啡豆,想了想还是从里面翻出一袋可可粉,用新烧开的水冲泡好。

    “抱歉,暴风雪太大,至少要等雪停了救援才会来。”樱井接过他递过来的杯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不过你别担心,这里的食物什么的可以撑过两个星期的,通讯也没断,不会有事的。”

    明明租了山中小屋,准备远离人烟,两个人好好相处一下,滑滑雪,调调情。结果刚上来一天老天爷就开始跟他对着干。好不容易求来的最后的机会因为自己的幸运E体质变成了暴风雪山庄,呸呸呸,暴风雪山庄那是要死人的,应该是……冰雪奇缘!

    相叶倒不担心什么,反正他已经跟公司请好了假,大不了回去之后把锅都推到樱井翔身上,“不能滑雪,那有什么别的事可做吗?”

    “嗯……其实我租下的时候并没有仔细逛这个小屋,要不我们四处转转?”

    这间房子看着不大,结构简单,但其实什么都有。除了卧室厨房浴室啊这种标配,还有一间游戏室,那里面的游戏设备估计二宫看到眼睛都要放光了;储藏室里的物资齐全得让相叶怀疑樱井这是要把他关在这过一辈子啊。所以两个人其实就算被困在这里,也还是有不少事可做的。

    等相叶转悠回来,樱井正拿着不知从哪翻出来的一堆CD,摆弄着音响,客厅里飘荡着小野丽莎的音乐。

    “你喜欢这种爵士风格?”

    “不,我平时还是听hip-pop多一点,在大学里参加过组合,当过rapper。”

    “你?”

    樱井笑了,“想不到吧?那时候我还是很年少轻狂的,戴脐环和耳钉什么的,还是金发呢。”

    “可以理解嘛,人人都有叛逆期。”相叶在脑海里努力构建大学时代的樱井翔,慢慢也就把真心话说了出来,“不过倒也不是完全看不出来,总觉得你那副精英皮底下有什么没有被磨灭的东西,虽然没有显露出来就是了。你这个人,大多时候很圆滑,但有时也会尖锐的不得了,毫不退让。”

    “也许吧。那时候的毛头小子一点点被打磨成了现在的样子,你觉得这个结果让人失望吗?”

    “我觉得很好啊。”相叶望向窗外,他的视线越过咖啡的热气和白色的雪原,投向茫茫的远方,“很多人虽然没忘少年热血,但一点点放下了坚持又不甘只这么庸庸碌碌过一生,越平庸越在痛苦里挣扎。反倒是你这样,年少时候的骄傲和自尊还在你血液里活着,它们依然在构筑现在的你,挺好的。”

    他一直看着窗外,而樱井则一直看着他。

    要怎么形容那一瞬的心动呢?

    是雪花落在梅花的花蕊里静静地化开?是幼猫粉嘟嘟、暖烘烘的肉垫点在手心里?还是柔软的唇在心尖上轻柔地吻了一吻?

    他樱井翔的坚持与骄傲,对面这个人能懂,就够了。

    沉默了一会,最后他也只是笑着问:“要听吗,我大学时候写的歌?”

    

    这一天他们天南海北地聊,不像以前的很多次约会,没有什么调情的话,樱井翔难得乖一次,连俏皮话都没说多少,单纯地享受和心上人分享自己的过程。后来简单吃了午饭,他们还发现了一柜子的老电影DVD,两人盖着毯子抱着抱枕缩在沙发上一部一部看了一下午。

    樱井惊讶地发现相叶的泪腺意外的脆弱,一个略显老套的爱情电影,刚开始就已经红了眼睛,到男女主分开的时候几乎哭倒在他怀里,最后大团圆结局又哭了个痛快。

    “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真好。”相叶抹着眼泪,抽抽搭搭好不容易说了句完整的话。

    “嗯嗯,还好最后he了。”樱井摸摸他头安慰道,心想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在一起就好了。

    过了会缓过来的相叶回想自己刚才的表现有点不好意思,“抱歉,我泪点低。”

    “没事没事,这说明我家雅纪心灵纯净啊。”樱井故意逗他。

    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相叶居然只是笑了一下而没有反驳,反而是他那一笑让樱井心跳快了一下。

    哭了半天有点饿,相叶看了旁边的人一眼,“你会做饭吗?”

    其实要说樱井翔不论是工作能力还是性格品质那都是非常优秀的,作为经常被依赖的那一方,他似乎是无所不能的,唯独料理方面,呃,有所欠缺。

    “不太擅长?”之所以用了疑问语气是因为他不想暴露自己这个水准已经是事故级别的了。

    “那你最擅长的料理是?”

    “……麦、麦茶?”

    相叶倒没笑他,挑挑眉卷起袖子就进了厨房。樱井屁颠屁颠跟了进去,就听他一边开冰箱,一边问自己:“那你能不能打个下手?都是速冻食品应该没问题吧?你平时都不在家吃饭的吗?”

    “基本上吧,习惯在外面吃了。”樱井帮着拿出两块速冻牛排,“偶尔也会买点下酒菜回家吃,赤贝啊什么的。”

    相叶撇了撇嘴,啧啧啧,下酒菜都是上好海鲜,真奢侈。

    简单料理好牛排,又从酒柜里找出一瓶红酒,一顿晚饭倒是吃出了不少温馨的味道。

    等樱井洗完碗,相叶已经先去洗澡了。

    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精英先生觉得手里的报纸似乎有点看不进去了。

    “啊不好意思,樱井先生,能帮我拿一下毛巾吗?”

    “好。”樱井拿着毛巾想象了一下那人躲在门后只露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然后戒备地接过毛巾的样子,敲响了门。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相叶非但没有遮掩,还大大方方地打开门从他手上拿过毛巾,自然地道了声谢当着他的面又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相叶只穿了个浴袍就顶着还没干的头发晃了出来,浴袍的腰带在腰间松松垮垮打了个结,上面领口露出湿漉漉的皮肤,因为刚洗过热水澡显得红红的,仿佛还冒着热气,有水珠从浴袍下顺着小腿的线条流到形状好看的脚踝。

    咽了下口水,樱井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

    “咳,相叶君。”他假咳了一下,“那个……你多穿点,会感冒的。”

    相叶怎么会不知道这人在想什么?他故意转来转去,看樱井把报纸竖起来躲在后面的样子觉得有点可爱。

    “你在害羞吗?”

    “怎、怎么可能!”

    相叶弹了一下报纸上印的政治人物,突然就想恶作剧一把,“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我没有啊。”樱井下意识举高了报纸。

    他隔着报纸听到那很有个人特色的笑声,听到他嘟囔着“中学生吗你”,然后水汽远离自己,接着是换衣服的声音。

    樱井僵硬地强迫自己盯着“治肾虚,不含糖”的广告,不去想象报纸后是什么情形。

    “好啦,放下来吧,我都换好了。”

    顶端“东京天气晴”上面突然出现两根手指把报纸拉下来,相叶那双像是小动物的眼睛带着笑意盯着他。

    樱井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冬季月九看起来挺好看的。”

    相叶噗一声笑了出来,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别看了,去洗吧。”

    之后两人一边开着电视,一边甩着扑克牌,打发着晚上的时间。

    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点多,樱井跟相叶道完晚安就要回自己房间,而相叶推开自己的房门又回头看看他。

    “你确定不一起睡吗?”

    “……等我一下。”

    樱井现在一点也没有那个兴致,他当然记得那天晚上他忍的有多辛苦,现在也并不是说他对这个人不敢兴趣,但与那时不同,被这场大雪降了温,又被那杯热可可暖了心的樱井现在只想好好守着他的心上人。没得到这个人的心之前,任何轻举妄动都没有意义。

    然而抱了枕头回来的樱井推门就看到相叶正准备脱衣服。

    “不不不不你你你你你等一下!”

    “嗯?”

    “咱们就不能……只是和平地躺一夜?”他知道自己现在提的要求肯定非常奇怪。

    “你……”相叶把扣子扣好,担心地看着他,“果然是肾虚吧?”

    樱井脸上挂着黑线,把枕头放下,伸出手最后也只是温柔地捏起一撮他额前的碎发在指尖搓散,“我只想待在你身旁,什么都不做,可以吗?”

    “那随便你……”相叶低头掩饰脸红,躺下把被子拉到了下巴。

    樱井关了灯也躺下来,却没有贴上去,而是仔细帮他把被子掖好,在黑暗中用目光描绘对方的睡颜,好像还能闻到那头传来的洗发水的香味。

    外面的暴风雪已经停了,没有了呼啸一天的风雪声,房间里非常安静,可相叶身边躺了这么个人,根本睡不着的好吗?挣扎了一下,他还是选择说点什么。

    “那个……你别灰心,肾不好可以治的。”

    “我没有肾不好。”对面迅速传来樱井硬邦邦的反驳,过了一会却又笑开了,“相叶君,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反过来了吗?”

    “有吗?”相叶低下头,对面那人的呼吸吹在额头上有点痒,低低的笑声听得他心也痒痒的,再次偷偷吐槽一句这样鬼才睡得着。

    “现在是你一直在调戏我了。”

    相叶在心里模仿着半泽直树的双倍奉还,沉默一会,还是问了出来,“你真喜欢我?”

    “喜欢呀。”那头答得迅速,“喜欢你,所以愿意这么等。”

    “……那你想过要等多久?”

    “等到你也喜欢我吧。”

    “我要是不喜欢你呢?”

    沉默的时间有点久,相叶悄悄抬头,却看到那人眼里满满的哀伤混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虽然努力克制着还是控制不住地从他漂亮的眼睛里溢出来。

    “只是假设而已……”相叶不由自主伸出手想触碰他的眼睫,他上次见这个人这么难过,也是类似的情景。似乎只有自己能让那个樱井翔露出这样的表情,而自己只要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心疼得不得了。两个弱点都是对方的人怎么兜圈子,最后还是会陷在对方手上啊。

    “我喜欢你,雅纪。”樱井拉过他的手放在胸口,“我会让你喜欢我的,跟我在一起好吗?”

    喜欢这个人吗?喜欢……的吧。

    如果不喜欢,怎么能一次又一次纵容这个人?怎么能一看到他的眼睛就只能投降?此刻又怎么会愿意让他握着自己的手感受他的心跳声?

    相叶极轻地笑了。

    “好。”

 

TBC

———————————————————————————————

不久后的某一天:
“是不是肾虚,嗯?”
“嘤……不…不是……啊慢…慢一点……”

评论(4)
热度(85)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