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Me To The Moon【sk】【01】

Fly Me To The Moon-小野丽莎

———————————————————————————————
【01】
    黑色,神秘的、包容万物的黑色,是宇宙的颜色。它饱含生机也容纳枯萎,是万物的源点也是终结。有光点零零星星分布在这样的黑色上,在黑色面前像萤火虫一样渺小却努力地燃烧着生命,不管它们的光能传多远,也不管当光传到远方时它们是否还存在。
    但在这里它们都不是主角,一颗蓝色的星球正在显示屏上慢慢地旋转。
    有人说宇宙和星空是人类终极的浪漫。但这份浪漫是要传达给谁呢?也许就是给她吧。古往今来很多人称赞她很美,不仅因为她的颜色,也因为她的活力。在异乡人眼里,她旋转的姿态是那么优雅;在异乡人眼里,她始终是一位母亲,即使她已经老去,即使她的孩子们正在离她而去。
    房间里的人凝视着地球,陷在沉思中,直到身后的门被敲响和打开。
    “长官,他们到了。”
    “……好,我就来。”
    大野智从那颗蓝色的星球上收回视线。

    第二月球,距离地球七光年。
    很多年前某次宇宙事故中意外发现的小行星,据地球非常近,近到让人怀疑政府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才多年来故意隐瞒它的存在。已探明第二月球虽不适宜人类生存但资源丰富且不存在任何智慧生物,计划利用它来缓解人类主要活动星球的资源短缺问题,并作为军事基地。按照这项计划于十五个地球年之前开始建设基地,十二地球年前把主要负责人送上这个星球,之后也一直在向这里输送必要资源给养和人才并与之保持密切的联系。
    大野智,作为第二月球基地的负责人,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五年时光,当然是按照地球年来计算。在这片宇宙里,不管人们生活在哪个太空站还是任意哪个殖民星球,总还是习惯按照地球年来计算岁月。人类会舍弃很多东西,也许甚至会舍弃资源枯竭的故乡地球,却唯独舍不掉对故乡的依恋。
    今天,故乡要给他送来物资和一位助手。
    通往机场的门自动为他打开,不远处停泊着一艘军舰,很多人在搬运物资,有些吵闹。舰长正在与他的一位下属说话,而他们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大野智走向他们,三人立刻停止交谈,在他面前立正站好。
    “报告长官,物资顺利送到,任务完成。”
    他点点头,指示下属带舰长去休息,接着把视线投向最后那个人。
    那人站得笔直,曾经摆弄过吉他和魔术扑克的手紧贴着裤线,身上一身笔挺的军装没有一点皱褶,纽扣也按照要求一直扣到最上那颗。记忆中他那头柔软的茶色长发变成了符合军队标准的黑色短发,但容貌与他十七岁时并无分别,那双特别的棕色眼睛里已经褪去了少年叛逆,闪烁着年轻军人特有的渴望建立功勋的光。
    “你长大了。”
     大野智编了一路的欢迎词最后也只说出这么一句。
    “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大野前辈。”面前的年轻人忍不住对他露出微笑,抬手敬了一礼,“二宫和也,您的新任副手。”

    对,二宫和也,大野智的导师二宫博士的独生子,在他还在地球的时候,比他小十岁。因为经常进出二宫家,所以大野智基本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看着他从七岁的剑玉小王子长成十七岁的吉他少年。就像一个大哥哥,在二宫和也成长的重要阶段里,他总是在场。
    大野智的调令下来,即将前往第二月球的时候,十七岁的二宫和也还哭了一鼻子。他一直以为那个少年会在他不在的时光里成为一个出色的音乐人或是魔术师,又或是其他别的什么。他还小,只有十七岁,他还有无限的可能。但在他走的那个晚上,那个少年告诉他,他也会成为一个军人,像他一样。
    他做到了,在十二年后的今天,二宫和也成为了一个像大野智一样优秀的军人。
    “那你现在是……多大来着?”大野智一边带着他参观基地,一边问。
    “二十九。”二宫和也笑着答,“因为超光速飞行,我与大野前辈现在只差三岁了。”
    “你父亲还好吗?”
    “他为我骄傲。可惜……”他眼睛里露出一点哀伤,“他应该已经去世了,我走的时候医生说他最多还能再活三年,可第二月球计划等不了我三年。”
    “是吗……”大野智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安慰这个坚强的年轻人。虽然他们现在只差了三岁,但在他眼里二宫和也还是那个十七岁的孩子。
    地球与这个星球,差了七光年。二十七岁那年,当大野智以超七倍光速的速度到达这里时,地球上已经过去了七年,而从那之后他在这里又过了五年。以地球年来计算,他现在应该是四十四岁,但从身体机能来说他只有三十二岁。对大野智自己来说,年纪什么的都不重要。他是士兵,说得残忍一点,所有士兵从飞出地球大气层的那一刻起都被剥夺了故乡。他们未经允许不能轻易回去,就算有朝一日还能回去,地球也不是他们记忆里的地球了。
    “我们已经有五年没见了啊。”
    “对您来说是的,对我来说已经有十二年了,超光速抹去了七年时间。现在对于地球那方来说我已经离开七年,而您已经离开十九年了。”
    “对啊,我忘了光年差。”大野智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老是搞不清这些数字。”
    “没关系,您没有必要算的这么清楚。计算年月只是我个人的小习惯。”二宫和也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十二年,太久了……”
     大野智看他一眼,他还没习惯二十九岁的二宫和也。那个喜欢追着他跑的小男孩长得太快,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智都已成熟。他看不透他在想什么,而以前这是轻而易举的事。他觉得在他身上有什么变了,但又有什么没有变。比如那双眼睛还是清澈的,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亮晶晶的,像有什么在里面烧的那种亮。
     “你以后就住在这个房间,收拾一下,一个小时后在控制室找我报到。”
     “是,长官。”
     “还有,”大野智努力笑得更像个同龄朋友,而不是慈祥和蔼的长辈,“别对我用敬语了,你以前就从来不用,一直叫我大野,有好一阵还叫过大叔。”
     二宫和也顿时红了脸,“那是我小时候太无礼了!”
     “没事没事,我不介意啊,现在想起来还挺怀念的。”大野智心想他脸一红就红到耳朵尖这点也没变呐,“总之平时就把我当成同期来看就好了,我不想和故乡来的老朋友太生分。”
     “我知道了。”二宫和也眼里的火烧得更旺了,“一会见,大野君。”

TBC

———————————————————————————————

答应我一定要点开音乐听一下好吗_(:зゝ∠)_这首真的超好听啊,我努力让这首曲子的歌词能贯穿始终

评论(2)
热度(43)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