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oldfish【11】

【11】听说你喜欢人鱼哦

    二月的天气依然很冷,但二宫家里倒是很暖。而此时房间里一片暧昧,亲吻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里显得很响亮。

    大野智搂着二宫的腰,轻轻把人带倒,他渐渐深入,然而就在他的手掀起二宫的家居服的时候,却被一脚踹下了沙发。

    “没通过我测试之前别给我耍流氓!”

    “……明明是你先动手的。”大野智捂着腰小声嘟囔。

    “嗯?你有什么不满吗?”

    “没没没,什么都没有!”大野智苦着脸叹了口气。

    两人互相表明心意后的这几天,二宫就经常有意无意地对他动手动脚,但是大野智不甘示弱摸回去的时候却总会被家暴回来。

    “测试什么时候结束啊……”

    二宫假装没听见,自顾自地转移话题,“啊对了,大野君,你那个雕塑搞得怎么样了?”

    “哪个啊?”大野装听不懂。

    二宫当然不能让他混过去,“就一开始你以……那个谁为原型的那个啊,我当了那么久模特的,关心一下进度问题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大野心里明白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测试了,当即一口否决,“那个啊,我放弃了,最后没做出来。”

    “哈?”出乎他意料的是,二宫听到这个回答眉毛都拧到一起了,“我给你当了有几个月的模特,还借口找零感跑去钓鱼把自己晒成碳,最后告诉我你不干了?!”

    “???”这个套路不太对啊。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光着身子摆那么多姿势的?!”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大野智默默红了脸,然后头就被狠狠拍了一记。

    “你脸红个屁啊。”二宫就是故意这么说,他看了眼嘟着嘴一脸委屈相的大野智,转了转眼珠,“对了,你下午是不是要去见画廊的负责人?”

    “是啊……”大野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

    “嗯,”二宫点点头,心里有了主意,“那你好好谈啊,别让画展的事跟雕像一样黄了,不到晚上不要回来。”

    大野智歪头想了半天也没明白二宫这话什么意思,最后也只得投降一样点了点头。

    

    下午,二宫和也站在大野智画室门口,掏出钥匙开了门。

    他就是故意探口风的,什么没做出来,他才不信。有那么一个威胁在,就算在一起了,他也没有安全感。问大野智,总是被他支支吾吾搪塞过去,如果见不到面,怎么也要亲眼看看大野智给那个人做的“定情信物”。

    他在画室找了一会,终于在被当做杂物间的小房间里找到了一个盖着白布的半人高雕塑。

    “啧,敢骗我。”二宫捏着白布的一角,咬牙切齿地一掀。

    露出来的是一尊没有上色的黏土雕像,一只人鱼手举过头,尾巴弯成优美的弧度,被水花包裹,像是在跳舞一样。然而虽然看起来很灵动,但也确实不能说是完成状态,所以也不算大野智骗他。只是那个面具、发型还有下巴的线条……怎么看怎么像他自己啊?

    二宫现在有点懵逼。

    难不成……

    他掏出手机,给大野智发了条信息,“你那边结束之后,来画室找我。”

   

    傍晚时分,大野智结束和画廊工作人员的商谈,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却发现那尊人鱼雕像上的白布被人揭开,摆在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位置,而唯一有可能这么做的人却不在。仔细听,发现浴室好像有水声。“和也?”他疑惑地推开浴室的门。

    他心心念念的金色人鱼人鱼就坐在浴缸里。茶色的头发梳成小小的一把,金色面具后那双跟二宫极为相似的茶色的眼眸气哼哼地瞪着自己,而金色的鱼尾因为太长还有一截拖在浴缸外,正不耐烦地摆动着。

    “你……”这是大野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自己以前喜欢上的人鱼,而且没有隔着玻璃和海水,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精致的锁骨、下巴上的痣、尾巴上的鳞片……等等,下巴上的痣?

    “和也呢?你怎么长的跟他这么像?”大野智发现二宫的衣服放在衣物筐里而他本人却不在,他对于人鱼知之甚少,但此刻比起人鱼,他更关心二宫的安全。

    他跑出浴室,把所有房间的门都打开,大喊着恋人的名字。

    “你喊个屁啊我不是在这吗!”

    高亢的小尖嗓从浴室传来,大野智马上又跑了回去,发现还是只有那金色的人鱼,自家恋人依然没有出现。不过那个人鱼好像看起来更生气了?

    “你、你把和也……”

    “唉,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个笨蛋了呢?”人鱼甩甩尾巴叹了口气,双手撑在浴缸边缘支起身体,金色鱼鳞在鱼尾滑出浴缸的瞬间迅速退去,鱼尾变成两条光滑的大白腿,同时他茶色的长发也恢复成黑色短毛。短短的几秒,人鱼消失了,二宫和也拿过浴巾围住自己,顺便把面具扔到一脸懵逼的大野智身上。

    “你是不是傻!我就是你一开始爱上的金色人鱼!”

  

    于是,等二宫擦干自己,两人坐在卧室开始互表心意以来第一次长谈。

    “你是人鱼来着?”大野智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二宫捂脸,“你以为刚刚亲眼看到的是什么……”

    “可、可是你从来没跟我说过啊?”

    “我从来都以为你知道啊谁知道你这么蠢!”

    “那……水族馆……”

    “我在那里上班,金色人鱼就是我,也就是说你一见钟情的对象是我,那个雕塑也是我,然后我居然帮你策划了给我自己的表白还一个人伤心到不行……”

     其实仔细想想,以二宫的智商,他完全可以看穿这些误会,可惜他根本没往那方面想,他没想到大野智其实喜欢的事人鱼形态的自己,只是完全接受了“大野智不喜欢二宫和也”这个设定。

    “你没看吗,礼物啊情书啊什么的?”

    “……没有。”二宫承认之后马上为自己辩解,“我那时候可是难过死了啊,哪有心情拆礼物!再说你送的完全没有特色,根本埋没在礼物堆里了好吧!”

    “那也是你帮我选的啊……”大野智小声反驳。

    “哼,归根结底还是你那天在电车上都没有认出我!”

    “我一直都是在角落里看你表演的,没有近距离看过我怎知道啊……再说你变化太大了吧,也没有金灿灿……”

    “你这是在嫌弃我?”二宫假装起身要走。

    “不不不,和也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大野智连忙把人往后一拉,二宫也就顺势靠进他怀里。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说话,各自感叹巧合的可怕。

    “真险。”

    二宫侧头看说这话的人,正巧看进他的眼睛里。

    “如果哪里出错我就错过你了。”

    “……可我是只人鱼。”他轻声说出最担心的事。

    “你忘了我最喜欢鱼了,你还经常说我跟鱼过一辈子算了。”大野智抱紧他,“我现在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二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可是很金贵的,不是你想钓就能钓起来的。”

    “我会努力试试看的。”大野智语气带着点小得意,“和也,我这算不算是通过测试了?”

    二宫撇撇嘴,“勉强及格吧。”看在你见到金色人鱼还想着我的份上。

    “那……”大野智小心翼翼地搂上二宫的腰,这次没有再被推开。

    “可以哦。”二宫在他耳边小声说,“明天我要上班,别给我留痕迹……”

    至此所有的误会都解开,两人之间再没有阻碍和误解,夜晚开始了。


TBC

———————————————————————————————

最近没信心开车,只能产点不怎么好吃的糖_(:зゝ∠)_大家情人节快乐啦~!

评论(5)
热度(39)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