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oldfish【10】

【10】今晚的月色真美(2月13日)

    二月十三日的晚上,天空很晴朗,没有一丝云,晚上七点已经出现了星星的影子。台场海滨公园的夜晚也很美,波涛静静拍打着岸边,摩天轮轻柔地转动,在这里还可以欣赏到被灯光点缀得格外美丽的东京。

    二宫和也拉着大野智下了出租车,后者怀里宝贝一样抱着一个包裹得很精致的大瓶子。他今天是按照二宫的指示,特意做了发型,身上深蓝色皮面外套里是一件灰色套头衫,黑色长裤的裤脚松松垮垮地塞进短靴里。

    “啧,它又不会飞走,你没必要抱那么死。”二宫看看周围,人是有点多,不过也好,人多的话有利于让对方放松,也有利于不让大野智那么紧张。他这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就知道看着窗外,让二宫有点担心。

    “好了就是这里!你在这等着,到时候他会按照你情书里写的穿着描述来找你,你要是看到他记得马上迎上去啊。喂,大野君?”大野智直愣愣地盯着他,二宫拿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怎么紧张成这样啊你……一切都挺顺利的不是吗?”

    “要不……还是算了吧,nino,他不会来的。”大野智抓着他的胳膊。

    “你还没等怎么知道?”二宫看他一脸纠结,叹了口气,“你听好,闭上眼睛,想象一下,你在等自己的心上人,他就在人群中,你隐约能看到他的身影,好了好了,马上他就要来了,你就快看到他穿越人群向你走来了。就这么想象,别紧张,听到没有?”二宫看大野智皱紧眉头闭着眼睛,轻轻挣开他的手,慢慢退开两步,“我回去了啊,大野君你好好加油,祝你成功!”

    他没有再看一眼,转身离开了。

   

    今天天气真好啊,能看到月亮。

    二宫仰头望着月亮,慢悠悠地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祝他成功?我是真心希望他成功的吗?从一开始怂恿他去表白真的是出于一片好心?难道我没有想到只要他表白失败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地陪在他身边了吗?只要想想就知道,未曾谋面的人的邀约会有人轻易赴约吗,即使赴约,陌生人的表白会有人接受吗?他休息室那些粉丝的礼物和信他自己都没有看过,本来大野智形容那个人就是一个不可接近的人啊。什么他一定会接受你,根本就是骗人。一方面帮他精心准备希望他成功,一方面又怀着恶意暗自祈祷他会失败。

    “我这个人真恶心啊。”他对月亮说。这么恶心的人他不喜欢也是有原因的嘛。不知不觉又想哭了,啧,认识他之后泪腺就变得异常发达。

    不,我是真心希望他可以幸福的。如果他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过了今晚,就放弃吧,把大野智忘掉,把他眼尾像鱼一样的小细纹、那双好看的手还有那些精彩的舞步都忘掉吧。回到原来正常的生活轨迹里去,表演之后不用去注意观众里有没有一个猫背的娃娃脸大叔;休息日可以在家里打游戏,甚至可以抱着吉他再写一首歌,一个人悠闲度日,不用再去什么工作室摆姿势;平时也可以安静地吃东西,不用因为别人吃了什么奇怪的料理而吐槽味觉失灵……

    即使他一直仰着头看着月亮,可存在眼眶里的泪水还是溢了出来。二宫伸手去擦,却越擦越多。

    怎么办,我真的好喜欢他……想跟他在一起,想听他说也喜欢我,然后在阳光很好的午后,他坐在一边捏黏土,我躺在沙发上打游戏,就算不说话也能感到很幸福;想一起去采购食材,然后一边打闹一边做饭再一起坐在地板上吃光;还想……

    他哽咽出声,却被从背后抱住。

    “对不起nino,又让你哭了。”

    “……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事到如今再掩饰也没有用了。

    大野智扶着二宫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掏手帕帮他擦眼泪,这次他没有躲,“昨天你哭了之后我就在想nino是不是喜欢我,对不起啊我这么迟钝。”

    “你不是在等心上人吗,再不回去就见不到了。”

    “不追上来才见不到我的心上人呢。”

    “我不需要你的安慰。”

    “这不是安慰!”大野智皱起眉,“你不是让我闭上眼睛,想象我喜欢的人穿越人群向我走来吗?我照做了,然后在我的想象里走过来的那个人是你啊!我在等的人、我希望出现的人是你啊!”

    见二宫还是无动于衷,大野智捧着他的脸直接把嘴唇覆上去,用自己的唇去暖对方冰冷的唇。唇齿相交间,心意也渐渐相通。

    “二宫和也,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说完他把手里那个装着海萤火虫的瓶子塞到二宫怀里。

    二宫看着手里的瓶子愣了一会,再抬头看看一脸期待的大野智,然后揪着他的领子狠狠地亲了回去。

    “我也喜欢你,大野智!”二宫看着大野智皱着脸捂着被咬得发麻的嘴唇,开心地帮他整理一下被自己捏皱的领口,“不过大野君想要做我男朋友先要接受一些小测试。”

    大野智挑眉。

    “不愿意?”

    大野智嘴疼说不出话,只能先狂点头然后意识到好像意思反了又狂摇头。

    “很好,那你就做好准备吧!”让我伤心那么久,说什么也要让你尝尝到嘴边的肉怎么也吃不到的滋味。嘿嘿嘿,等着吧大野智。

    二宫现在开心得甚至都想跳进海里游两圈。他见大野智还揉着嘴唇,又觉得刚才力道是有点大,心疼地伸手戳了戳。

    “还疼?”

    大野智摇摇头握着他手笑开来,用比平时更黏糊糊的语气喊他的名字,“和也!”

    “干嘛啊你……”冷不丁被叫了名字,二宫耳朵有点发红。

    “和也~”

    “知道啦!智!可以了吧!”大野智笑得更好看了,二宫耳朵更红了,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啊对了,你记得把它们放回海里去。”他把装着海萤火虫的瓶子递给大野智。

    “诶?要放回去?你不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我还想留作纪念呢。”

    “它们被关在瓶子里很可怜的好不好?再说,”二宫点点大野智的胸口,“我已经有这个了,就不需要它们了。”

    “那我去放生之后我们回家过情人节吧。”

    “情人节还没到呢,笨蛋。”

    “对我来说已经到了啊。我喜欢你哦,和也。”

   “表白什么的说一遍就够了!”

    “喜欢你。”

    “……”

    “喜欢你哦~”

    “好啦,我也喜欢你啦!”


TBC

———————————————————————————————

这两天抱怨吃玻璃碴的,糖来了

评论(4)
热度(32)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