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oldfish【07】

【07】再一小会儿

    二宫睁开眼睛。

    窗帘是拉上的,房间里很昏暗,空气闻起来很糟糕。他的头很疼,而手机在响。

    “喂……”喉咙里好像有火在烧。

    “nino?你怎么了?”是水族馆的上司。

    “啊我好像感冒了……”他摸摸自己的额头,“抱歉今天要请假了。”

    “啊啊没事没事,nino你上一周的表演确实排的太多了,现在就在家好好休息几天吧,等病好了再来上班好了。”上周二宫突然主动提出增加表演场次,上司并不想累坏水族馆的明星,金色人鱼可是他们现在的招牌之一,再三叮嘱他一定好好休息之后挂上了电话。

    二宫扔下手机又躺回床上,增加到每天两场确实太辛苦了,人鱼跟人类的体质又不一样,又着凉得了感冒。这一周他没跟大野智联系,只是在最开始那天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很忙。虽然之后大野智又给他打过几次电话发过几次短信,不过他也没接没看,看来模特的兼职工作也差不多做到了头。他想着那天大野智说的话。

    “应该说只是我单方面的暗恋吧,我跟他还没说过话,他大概也不知道我,这么说起来是不是有点恶心啊?”大野智喝得醉醺醺的,“但是他真的很美啊,我是在找零感的时候遇到他的,那时候真的觉得好漂亮啊,就一见钟情了。后来我在电车里遇到nino了,仔细看的话发现nino的眼睛跟他好像啊,所以就擅自邀请你做模特了,当时吓到了吧fufufu~对了现在在做的雕塑就是以他为原型的哦~”

    如果是平时的二宫听着他絮絮叨叨一直在说一定会吐槽这种事谁要听啊,但是那时他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

    原来一直是我自作多情。什么像情侣,我还一直暗自高兴,我他妈到底在干什么啊……

    他攥紧杯子低下头,完全落入耻辱和失落组成的地狱,喝进胃里的啤酒好像结成了冰,把他从内到外都冻了起来。他想喊,想骂他开什么玩笑,可最后只是咬紧牙关微微发抖。

    好在大野智醉得没注意到他的不自然,只是说了一句,“啊都是我一个人在说抱歉。”

    “我还以为……”

    “嗯?”

    “……没事。”二宫抬头笑笑。

    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呢。


    真可笑啊。

    这么想着,二宫真的笑了出来,就算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也止不住笑意。

    感冒把他弄得昏昏沉沉的,还有一点头疼,已经吃了药,却完全睡不着,大野智那张脸在自己脑子里转来转去。

    我啊,到底从哪里开始喜欢上他的呢?是他请我做模特的时候?还是夸我手可爱的时候?啊对了,是那个该死的俱乐部和那支该死的舞……都是那个樱井翔的错啊。如果那时候没有去就好了,没有去的话就不会喜欢上他,没有去的话,还能再做一会儿梦……什么一见钟情,这玩意不是跟圣诞老人一样吗?现在还相信这个的人是白痴吗?对啊,大野智就是个白痴,那喜欢他的我也是白痴啊。

    他侧过身,抱着被子把脸埋在枕头里。

    “就算白痴我也喜欢你啊。”他小声说着,然后又笑出来,“这种话……已经说不出口了啊……”

    枕头渐渐变湿了。

    

    这次二宫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睡了一觉感冒已经不是那么严重了,可头依然在一抽一抽地疼。他揉着太阳穴走到玄关,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

    敲门的人耸着八字眉站在门外。

    二宫僵在原地。

    大野智?他怎么会知道我家地址?哦对上次我也醉了还是他帮我叫的车……该死的,他来干什么……

    “nino,你上次把游戏机落在我家了!”大野智隔着门喊起来,“给你打电话和发短信你都没有回我啊,有点担心就擅自过来了。”

    二宫下意识去看手机,确实今天也有好几通来自大野智的未接电话和短信,不过他睡觉之前把手机静音了所以完全没听到。这一周都在忙工作也没心情打游戏,我还以为是把游戏机收起来了,看来自己确实受到很大打击了。

    “……”二宫把手放在门把上,自己一直想见的人就在门外,可他却在犹豫要不要开门。

    如果见到他,我会不会一时冲动把什么都说了?如果他跟我说话,我会不会忍不住哭出来?

    别自作多情了,他告诫自己,人家只是来还东西而已。

    二宫深吸一口气,把门打开一点小缝。一月冰冷的空气混着大野智身上鱼和海的味道一下子涌进来。

    “抱歉我太忙了没看到。”他又去钓鱼了啊。二宫抽抽鼻子,稍微通气的鼻子闻到一点点海腥味。

    很好,声音没抖,也不想哭。

    “nino你……没事吧?”大野智确实有担心的理由。来开门的二宫嗓子是哑的,胡子没刮头发也没梳,脸色也不好,夸张点说,在别人看来整个人跟死过一次一样。

    二宫歪头看他。

    这个人还真是能理所当然露出这种表情呢,可惜对于单向暗恋的人,这样的关心还不如不给。

    我已经不想喜欢你了,所以不要来招惹我啊……别对着我摆出那种担心脸啊,一点点关心都会让我很开心都能让我误会你不知道吗?

    “nino?”

    啊啊,我真是没救了,人家明明不喜欢我的啊……

    “喂,大野智,”二宫按了下眼角,对他露出笑脸,“去表白吧。我帮你。”

  

「即使只有一小会儿也好,再一小会儿,让我陪在你身边吧。」


TBC

———————————————————————————————

 @消しゴム●改 我方我又日更了!夸我夸我!!

高产的我自己都害怕!讲道理啊玻璃碴比小甜饼好造啊!

总感觉好像哪有bug我忘了改来着……

评论(7)
热度(33)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