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 Goldfish【04】

语言太贫乏写不出男前智跳舞时候的感觉……想哭……

————————————————————————————————————————

【04】大野智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欢迎光临未知的世界。”

    二宫和也站在那家私人俱乐部的门口,手里拿着那张樱井翔给他的入场券,而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来。

    但他不得不承认樱井翔那句话确实对他产生了作用,他想更多地了解大野智,仅仅是保持雇佣关系,一周因为工作见上两三次面,聊上那么一两句已经不感到满足了。他想知道大野智更多的事,他平时在干什么、有什么兴趣爱好、朋友都是什么样的人……所有的一切二宫都想知道。他不能解释为什么对于一个人类突然这么有兴趣,要知道二宫的朋友并不多,而他想主动结交的更少,应该说这么想了解的只有大野智一个。他对大野智有一种特别的好奇,而在这好奇背后是什么他还没有时间细想。二宫和也对此感到有些焦虑不安,而至于原因,他根本不愿承认那是因为他注意到,自从他成为大野智的模特之后,那个人去水族馆看自己表演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他大概是觉得,私下已经见到我的话,就不必再去看什么演出了吧。”二宫恨恨地想,“开什么玩笑!老子可是人鱼啊!那才是我的本来状态好吗!大野智那个白痴!”

    二宫以一种要把台阶踏碎的气势走进了大门,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随便翻了翻侍者给的酒水单,看到价格时强忍着才没发出抽气声。

    “……一杯苏打水就好。”可恶,这也太贵了吧!之后一定要找大野智报销!

    然而二宫找了半天却没发现大野智的身影。原来今天这家俱乐部是有表演啊,二宫百无聊赖看了半天,想着既然找不到人也不知道那个樱井翔是什么意思,不如回去好了。正要起身,下一个上台的人却把他定在了座位上。

    “大、大野智?!”

    在聚光灯下走上台的确实是那个晒成碳的大野智,但是气场与平时却完全不同,没有那种悠闲的感觉,也不是绘画时的随意的状态。除了灯光的作用,还有种难以说明的感觉,仿佛是他本人在散发光芒一样,虽然耀眼却让人无法移开视线。而他的舞蹈也是如此,复杂而完美,轻盈得好像不会受到重力的影响一样,每一个动作都非常有力。如果说二宫的人鱼之舞有一种魅惑的柔美,大野智的舞蹈就是一种直击人心、不止视线连呼吸都要剥夺的暴力。台下也是一派安静,呼吸都要放缓,因为哪怕一声小小的惊叹都会打断这场精彩的表演。

    大野智在结束动作的时候正好与二宫四目相接,他像是惊喜他的出现又像是暴露之后有点不好意思,甩甩汗,向他的方向指了一下然后弯起嘴角笑了。

    二宫瞪着眼睛看完了整场,还沉浸在大野智气场的控制下,他那一笑完全属于暴击的级别,二宫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刚刚好像……异常地跳动了一下?

    “……骗人的吧……从来没见他动得那么厉害过!明明一直是树袋熊状态的好吗,也就在提到钓鱼的时候比划得很带劲而已啊!难以置信!”二宫还处在震惊中,他现在明白樱井翔的意思了,这确实是他未知的大野智。

    台上的表演还在继续,二宫正想溜走的时候,却看见大野智悄悄向他桌子这边走过来。他已经换下了演出服,身上穿的是二宫没见过的黑色西装,但脸上还带着那种让二宫感觉心跳异常的笑容,靠过来之后在香水之下还能闻到一点点汗水的味道。

    “没想到nino会来呢,吓了一跳!”大野智在他旁边坐下,叫住侍者要了杯酒。

    “……要说的话,我这边也是啊。”二宫盯着苏打水里的冰块,心里骂自己不争气,怎么就不敢看他了呢?

    “那个……大野君还会跳舞啊……”

    “以前学过一段时间,今天是被后辈拜托才过来顶一个节目,哎呀真是很久不跳了啊。”

    “是吗……”二宫偷瞄他一眼,突然觉得心跳又开始异常了,“是樱井先生给我的入场券……那个……觉得好奇就来了。”

    大野智笑的更开心了,“原来如此,是翔君啊!nino能来太好了,在台上的时候看见你坐在下面超开心的。”

    可恶,这个人笑得太好看了!

    二宫强迫自己不把内心的想法表现的太明显,却还是悄悄抽抽鼻子,闻着他身上的香水味,“樱井先生是你的朋友吗?”

    “嗯,是高中同学哦,之后也一直保持联络呢,时不时出去喝酒什么的。”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大野智今天的话比平时多了不少,絮絮叨叨地跟二宫说了好多以前的事,什么学校的后辈啊,打工的经历啊,甚至二宫还知道了他在京都还待过两年。

    这次两人的谈话比以前哪一次都长,最后把半醉的大野智送上出租车,因为不知道他家在哪只能送回画室安顿好之后,已经是凌晨了。等到二宫回到自己家天都快要亮了。

    “真是的那个渔夫搞什么啊……我可是明天还有水族馆的工作啊!”

    二宫恨不得把大野智当成牙刷咬断。

    但是就结果来说,这次可是收获超大的啊,自己想了解大野智的目的完完全全达到了,甚至大大超过了他的预期。那个樱井翔是不是连他会跟自己聊以前的事情都想到了啊,真是的,说是同期是有多了解那个渔夫啊!

    嗯?

    二宫想起几个小时前看过的大野智的舞蹈,突然觉得脸上开始烧起来了,那个笑容在自己脑海里挥之不去。心跳又开始加快,明明刚分开不久,却又想见到他,只要想到他就觉得异常开心,只要想到更了解他了就兴奋得完全不想睡。

    啊,完蛋了。

    二宫看着镜子里通红通红的自己的脸,已经知道了原因。

    我好像……喜欢上那家伙了。


TBC    

评论(7)
热度(40)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