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Wish You Love

安佐里-I Wish You Love

*强烈建议看完文后点开这首歌听一下_(:з」∠)_

————————————————————————————————

    樱井翔在参加高中同窗会之前,特意翻出当时的毕业册,将略褪色的照片和人名一一对应,以免发生想不起来打招呼的是谁的尴尬场面。女朋友还笑话他,俗话说时间是把杀猪刀,十几年足够将相册里那些青涩面孔砍得面目全非。

    自认为自己还是有迹可循的樱井先生接受了大家热情欢迎之后,夹着一堆签名板躲在会场一角,手里拿着盘芝士蛋糕,在草莓味里独自回味那些年的青葱岁月。

    刚入学的时候他还保持着小学生一般的豆丁身高,细手细脚,眼睛倒是大,被全班女同学羡慕无比,所幸那时班上有个比他更矮的相叶雅纪,两个人比赛似的蹿个,到最后还是他矮了人家几厘米。

    长高了的樱井很帅气,自然而然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相叶在陌生环境里总会粘着他,习惯之后慢慢干什么都粘着他了,连有女生给相叶告白都要让他帮忙挡一下。

    在惊讶这家伙为什么比他还受欢迎之后,他也真的问过相叶为什么对追求者一概拒绝,是不是有喜欢的人。相叶红着脸小声敷衍,最后不得不承认好像、大概、也许是喜欢上了谁。樱井知道后还怂恿他去告白,被爆发的相叶强行镇压了。

    他那时在数学课上还十分认真地思索了一下,按说相叶成天跟他一起,接触到的人都差不多,相叶居然也没有表现出来,会是谁呢?足球队的经理,还是学生会的学姐?

    他想着想着就回头看相叶,没想到跟他隔了三排的相叶也直勾勾盯着自己,被发现之后马上转移开视线,脸却可疑地红了。樱井把头扭回来,瞪着前桌班花梳起的头发与衣领间露出的雪白颈子,恍然大悟,又回头给相叶比了个贼兮兮的赞,紧接着就被老师抓了包。

     樱井强行把蠢了吧唧的往事从脑海里驱逐,至今还保持联系的老友过来塞了他一杯酒,问起大明星的近况。也不知是谁安排的,酒是一水的低度红酒,誓要表明今天坚决不与那些以拼酒为目的同窗会同流合污。

    他轻描淡写回了一句她要录综艺节目不能陪同,完成了名为解释实则炫耀的对话,又表示一会儿还要开车,顺手换了杯果汁。

     高中的时候他特别喜欢青柠汽水,尤其是夏天,踢完球总会买几瓶冰镇过的青柠汽水,然后他们就并排坐在草地上,透过玻璃瓶里的青色泡泡看天,可惜现在那种汽水好像停产好多年了。

     他还记得那时候的相叶喜欢一口气灌半瓶下去,汗津津的脸转过来就对他笑。升上高三之后他们的关系微微起了变化,有一次樱井对来学校巡演的乐团中一名匈牙利女孩一见钟情,身为校乐团萨克斯手的相叶同学三天没理他,他以为是因为他一味看好外来乐团的缘故,赔礼道歉也没管用。

    后来还没等他对人家姑娘展开攻势,匈牙利乐团完成巡演回国了。遭遇了人生第一次失恋的樱井无所适从,还要相叶跑回来安慰他。高三下半学期刚开学,相叶因为练习太过,得了气胸,退出乐团也不能再吹萨克斯了,休了一段学回老家养病。

    如今樱井连那姑娘的名字也不记得了,却对这段完全没开始就结束的初恋记忆犹新,想来谁都是如此吧。

    门口突然一阵骚动,打断了回忆,他抬头看去,居然是相叶雅纪姗姗来迟。

    总有些人会被岁月优待,樱井自诩自己是其中之一,现在看来相叶显然也是如此。

    瘦瘦小小的少年被时光抽长,填以温柔、坚定、勤奋等各色材料,丢到光怪陆离的大世界里磨合雕琢,最后送到这儿来得意洋洋给人炫耀:如何,不错吧?

    当年的相叶是怕生的,初见有点怯怯的,又能感觉到他在很努力地克服,一双小动物一样的黑眼睛期盼一样打在身上,会让人忍不住摸摸他的头夸一句干得不错。如今,他长身玉立,一身休闲西装衬出他成熟的身段,脸上那点婴儿肥已经不见,笑的时候眼角略见细纹,端着杯红酒被围在人群中,姿态也还是真诚而自如的,最多有点害羞。

    樱井还靠在墙边没有过去,他们的离别很平淡,因此重聚也不应掺杂太多戏剧效果。

    毕业典礼那天,樱井漫无目的在即将离开的校园里乱逛,他们校服是西装款式,所以也没有人找他要纽扣,晃悠到正常放学的时间,正要去聚会的餐厅,意外地在校门口看见了相叶。

    相叶再复学时转去了老家的高中,降了一级,明年才毕业,跟他们的联系自然也不是那么多了。那时他穿着黑色的立领校服,风尘仆仆,像是从车站跑着过来的,气还没喘匀,脸上红扑扑的。

    樱井自然认为他特地赶来见朋友们毕业最后一面,就带他去参加了聚餐。相叶人缘好,虽然休学又转学,但也没人拿他当外人。樱井见他笑盈盈坐在一群撒了欢的毕业生中间,突然有点感慨,他们这些人过了今天就要散了,有人要出国留学,有人直接工作,有人要到别的城市继续上学,字面意义上的各奔东西,再聚齐不知何年何月。

    后来他跟相叶的联系越来越少,一个高三忙着准备考试,一个大一新入学有整个新世界等着他去挖掘。最后一次见是相叶高中毕业那天,就像上次一样,相叶突然跑过来,塞给他一个御守。

    当时樱井看见他那件校服外套,第二颗纽扣的位置空着,几根线头张牙舞爪地龇着,还打趣了几句,高高兴兴收下来就带他逛大学校园。现在再回想,那天相叶话异常得少,但樱井也没怎么在意,他默认他还是他,相叶还是相叶,然而事实如何也只有当年那个安静的少年知道。无意间,他问起相叶毕业后有何计划,相叶说可能会来东京发展,他随口说着那以后来找我玩,相叶微微笑着,没否认也没点头。

    后来的后来,樱井大学毕业进了电视台,从一介新人成长为金牌主持人,相叶正式从他的生活中退场。有时不经意间翻到他的联系方式,樱井还会稍微感叹一下,想他们当年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如今却不敢轻易打扰。

    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樱井掏出来看,是收录完毕的女朋友问他,当年一众老友,如今再见,感觉如何?

    他知道他家的大明星是暗戳戳在查岗,看他有没有对哪位以前暗恋的女同学旧情复燃。他今天来并非特意为了见谁,权当回忆一场青春,也不免怀着对他青春里回避不了的那个人的一点愧疚。

    那边相叶还被兴奋的大家围在中间,当年的班长搭着他的肩膀向大家邀功,虽然相叶没跟他们一起毕业,但同窗情谊未改,偶然得到联系方式后便自作主张把人拉了来。

    有人注意到他手上的戒指,喊了两句,场面一下嘈杂了起来,有哀嚎“男神居然比我早结婚”的,有起哄“结婚也不叫我们”的,也有像樱井这样只抬了个头发出了一声小小的“诶”。

    似乎有点小意外,但马上就顺理成章地接受了,之间过度得无比自然,仿佛早就知晓,还要点点头肯定一句这样才对。

    相叶笑得有点害羞,挠挠头,小声辩解:“因为是在国外结的婚嘛。”

    “哇,对方是外国人?”

    “不是啦,因为……”他压低声音,在听众全都屏住呼吸静待下文时,在唇前竖起一根食指,“保密!”

    正在回line的樱井远远听到也笑了起来,这一秘密会场里只有他们两个知晓,并且打算继续保守下去。相叶的秘密,他并不只知晓这一个,其中关于他的部分相叶无意透露,却被随着年龄增长再回首往事的他参透了,就像无意中发现的御守里的纽扣,所幸那种款式的纽扣早已跟着青柠汽水一起悄无声息地停产了。

     人群终于三三两两地散去,相叶松了口气,将手中红酒仰头喝掉,随手又拿了一杯,一抬头就对上了樱井的目光。

    他怔了两秒,然后笑了起来。

    那笑容毫无阴霾,好像十七八的相叶雅纪偶一回头就穿越了时空,他背后还是那片冒着泡的夏季天空。

    “小翔。”他向他走来。

    樱井伸手跟他碰了个杯,玻璃与玻璃轻轻一磕,脆生生,似咒语即时生效,青柠汽水变成了橙汁与红酒。

    “恭喜。”

    “谢谢。”

    四个字,一来一回,两人相视一笑。一个终于领悟当年那句未听说的喜欢,一个对于懵懂青涩的初恋早已释然,剩下的只有老友间的默契。虽十多年未见,聊起来竟未觉生疏,从十几岁说到三十几岁,天南海北,鸡毛蒜皮。

    同窗会结束之后,樱井取车,开出停车场的时候,看见相叶站在路边打电话,双颊泛红,在春风里笑得很暖。

    他开到近旁,滑下车窗,问:“需要我捎你一程吗?”

    “不用,我有人接。”他弯下腰看到车里摆着大明星新剧的周边,挑着眉打趣道,“还不打算成家吗?”

    “就快了,她五月的生日,我计划那天求婚。”

    “买戒指找我啊,我家那位做珠宝生意,挺喜欢你的节目,我让他给你走私人订制!”

    “一定一定,成功了我还能帮你们宣传一波呢。那今天我先走了,回头见。”

    相叶拍了拍车顶,冲他挥手,“拜拜。”

    樱井一脚油门提起速度,路边那个身影彻底消失了。

    常听的音乐电台正好放到一首老歌,旋律听着很舒服,他一边跟着音乐轻声哼唱,一边琢磨怎么求婚比较浪漫。


    “I wish you bluebirds in the spring

    To give your heart a song to sing

    And then a kiss

    Oh but more than this

    I wish you love

    And in July a lemonade

    To cool you in some leafy glade

    I wish you health

    And more than wealth

    I wish you love……”



END


评论(17)
热度(52)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