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非分之想

这个梗就是那个微博还是空间传的很火的那个啥醉酒之后“你为何没有非分之想”哈,先说明一下。

OOC预警

———————————————————————————————

1、

樱井翔踏进年会会场的时候距离开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几乎是第一波开始签到的,跟几个帮忙的同事打了招呼,就直奔后台。

“雅纪?”

一身白西装的相叶雅纪正拿着台本背词,见他来了呼出一口长气:“小翔你来了啊。”

“紧张吗?”樱井拍拍他肩膀,顺手把入口处拿的一朵百合插在了他胸前口袋,“没关系,看见我就不紧张了。”

相叶笑得眯起了眼睛,“是是是,真是谢谢您了樱井大神,那您要保佑我不出错啊。”

又聊了几句,看相叶差不多放松下来了,樱井就没有再打扰他准备,离开了后台。

他走的时候就在想,白西装呐,像婚礼会穿的那种。

会场里的同事、客户也都来了不少,招呼打了一溜够,樱井好不容易找了个角落想歇一歇,又被办公室里的大姐头青木逮到了。

青木一手捏着香槟杯,另一手一巴掌拍在他背上,杯里的酒居然一点没撒出来,“呦,樱井君,往年这时候都看不见你。”

“前辈你能不能把一身武艺收一收……以前这时候我都在后台吧,好不容易不是我主持了。”他苦笑了一下,毕竟蝉联了过去三年的年会主持人,每年都累到窒息。

青木靠着墙抿了口酒,“大概是考虑到他明年就不在这边了吧,最后一次搞得特别一点,也算一种展示。”

她没明说是谁,樱井翔却知道。

“他怎么……明年就不在这了?”这是一种小心翼翼的打听,有好奇,有惊讶,用这两样遮了背后那点不明不白的情绪。

“你没听说?美国分公司那边管理层出了个空缺,应该是要从总公司调个人过去的,算升职。然后据内部传言,这个人选十有八九是相叶了。”

他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恍然大悟,“诶,这样啊。那等到正式消息出来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青木饶有兴味地观察一会他的表情,“人都要走了,你真不着急啊?”

“嗯?”樱井适当地皱了皱眉,接着像是明白了什么笑了起来,“啊你是说……不是啦,说了多少次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是吗?”青木挑高了眉,“那我下手也可以喽?”

“……前辈你结婚纪念日的礼物选好了么?太随便的话先生会伤心的哦。”

樱井翔跟相叶雅纪,从大学开始,一向被并列提起,说起其中一个必然绕不开另一个。不同的类型,同样的优秀。大学毕业后,樱井出国留学,相叶进了现在的公司,几年前樱井回国并接受了相叶公司的邀请,两人又成了同事,只不过现在被提起的方式有些变了。

青木被他噎得安静了一会儿,又闲不住,用胳膊肘捅了捅他腰问:“其实我一直好奇你这样的在年末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忙啊?”

“我哪样啊……”

“肯定有好——多小情人吵着要跟你一起跨年吧?前几天就听你手机一直在嗡嗡。”

“抱歉抱歉,”樱井避重就轻,“影响到你们了吗?我以后一定静音。”

樱井翔啊,有时候别人说起他的名字会带着三分可惜七分揶揄,听的人马上就知道应该配合地露出讽刺表情。情圣啊,战无不胜,荤素不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玩还是可以的,优秀、帅气又会照顾人,认真交往还是算啦,没听说吗?樱井翔身边只会有朋友,没有男女朋友。往往说到这后面还一定会加上一句:你看相叶雅纪不就是。然后话题就会变成感叹相叶雅纪是如何如何优秀、如何如何专一,干干净净的,又很可爱。最后再以“为什么这样的两个人会是好朋友”收场。

偏偏青木剑走偏锋,对事实有着与众不同的视角,于是现在他们的话题又绕回到了相叶身上:“虽然内部都在传,但相叶君本人的意思还不知道,你怎么确定他一定会接受?”

“因为他……”樱井顿了顿,笑容没露一丝破绽,“因为他是会努力抓住机会的那种人。”

青木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不再说话。

到了整点,年会开始,场内乱逛的众人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白西装的相叶雅纪登台了。

眼睛落到他胸前百合上,樱井翔笑了笑。

正因为他是那样的人……又怎能有非分之想呢?

2、

“……应该就在书房的桌子上,不好意思麻烦雅纪你替我跑这一趟了。”

相叶雅纪按下电梯按钮,趁着最后一点信号笑着说了一串不麻烦,然后挂了电话,手伸进兜里握紧了那两枚钥匙。

樱井翔这他不是第一次来,当初樱井刚从国外回来,这房子还是他帮着找的,搬家的时候也帮了不少忙,樱井请他过来吃过几次饭、打过几次游戏,还借住过几次。

其实今天听说樱井把文件落在家里,中午要陪客户吃饭没时间之后,他是自告奋勇甚至有点不依不饶地要帮他回去取的。他知道樱井一向是不往家里带人的,他想让自己成为唯一一个,踏入过他私密空间的人,哪怕只是自欺欺人也好。

然而当他打开门,却看到玄关处有一双男鞋,那心情活像意外早归的丈夫发现妻子在家里与别的男人偷情。

还没等他琢磨出自嘲的意味来,一串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咦?”跑过来的人见到回来的不是樱井翔,底气马上足了,半个主人一样质问,“你是谁?”

相叶没吭声,先轻车熟路地换上鞋柜里总给自己留的那双拖鞋,再将钥匙啪地扔在小桌上,又气定神闲地脱了外套挂好,终于施舍一样给了那个光着脚的男孩子两眼打量。

细细瘦瘦的,个头不高,五官清秀,一头蓬松松的金发灼伤人眼,年轻稚嫩却无所畏惧的样子。

那是樱井翔偏爱的类型,也是相叶雅纪最讨厌的类型。

真碍眼。

“他不会让别人来自己家的,偷配的钥匙吗?你这年纪还是学生吧,可别是逃课啊。啧,那家伙可别是对未成年下手了吧?”他一边往书房走,一边向那男孩搭话。

“我……”男孩又啪嗒啪嗒跟着他进来,慌得仿佛被捉奸在床,“他、他不让别人来,那你怎么能来?!”

相叶试了一下,书房的门是锁着的,他掏出另一枚钥匙,开锁拿了文件,当着男孩的面关好书房的门重新锁好。想了想,又试了下卧室的门,果不其然也是锁着的。心里有数之后相叶终于站定对那男孩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因为我不是别人。”

“对不起,我真的只是好奇,他从来不……我以为……”男孩子眼睛都红了,“可是他……他真的说了没有恋人的。”

“以为他还觉得你是小孩子对不对?”相叶轻轻拍着男孩的肩膀把他往门口送,“我知道,我理解的,我替他跟你说声对不起。”

人总是对心上人的家格外感兴趣,因为那是非常私密的地方,性格、小秘密、小习惯都像展品摆在四四方方的空间里,也有的会藏起来,偶然发现的时候,像收到一份意外的礼物似的。另外家的浪漫之处在于,它将是主人与一生所爱共度一生的归宿之地,所以只要推开门走进去,就让人不能不幻想“以后”,好像已经预见了跟那个人白头到老的结局。

不要说这个男孩,就连相叶自己……不也是主动要来的吗?

“你要回哪里?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不用不用,谢谢你。”男孩揉着一双狗狗眼,主动从兜里掏出偷配的钥匙给他,还天真地保证,“我不会再联系他了!大哥哥你人真好……不过那样一个渣男,你也要及时止损啊!”

相叶微笑目送男孩离开,然后砰地摔上了门。

“啧,欺负一个孩子……心情真差。”

可他实在是太嫉妒了。

嫉妒那孩子的年轻,嫉妒他勇敢,嫉妒他金灿灿的发色,嫉妒他轻轻松松就入了樱井翔的眼,甚至知道他偷配钥匙而锁了房间门。能让樱井翔做出这样无声的妥协与宠溺,他怎么能不嫉妒?

相叶雅纪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樱井翔动心,是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那时他对突如其来又不合时宜的感情感到不知所措,为了逃避而稀里糊涂地接受了一个学妹的追求。后来那段关系理所当然地无疾而终,而樱井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奔向大好前程。

再后来听说他回来了,相叶邀请他来公司任职完完全全是出于私心。对方答应的时候,还傻乎乎地高兴了一个星期。

结果这么些年下来,就看着他在圈里打滚,跟谁交往、跟谁上床,也不是没明里暗里劝阻过,但是……有时候他真的想不明白,明明他长得也不赖,身材也不差,明明他比这些人强太多,在他身边快十年,为什么就是不能让那个人多看一眼?大概,他真的不是那个人喜欢的类型吧。

无结果的暗恋像没有尽头的深渊,不知不觉他已经往下坠了十年,却还没等来粉身碎骨的那一刻。

及时止损?
他也想喜欢别人啊,可又有谁能比得过樱井翔呢?

手机响起来,他看见屏幕上的那三个字就往外冒火,接起来劈头盖脸一顿讽刺:“樱井先生好大的本事,连小孩都下得去手。”

电话那头一派寂静,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久到相叶都开始慌了,才听樱井低低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你什么时候能……算了,反正这种事就算我说,你也不会听。”

“对不起。”

“别说了。”

相叶突然觉得特别、特别倦,像极了他猛然意识到自己不是在飘,而是一直向下坠的那一刻。

“小翔……”他靠着墙坐下来,“老板跟我说,让我去分公司那里,去美国。”

“嗯,我听说了,先恭喜你了雅纪。”

“你不想我留下来吗?”

那边顿了几秒,樱井温润的声音又响起来:“可是那确实是个很好的机会啊,再说你不是好几年前就一直想去美国吗?”他又马上补充,“你不用担心,叔叔阿姨那边我会帮你照看着的。去了美国有什么不了解、不习惯的都可以来问我啊,跟我说啊。”

“……好,我明白了。”

原来樱井翔……是不需要他的啊。

3、

相叶雅纪在自己的送别会上喝了个半醉,借着酒劲不依不饶地要去樱井家续摊。

樱井翔一向是宠他的,扶着人进了出租车,路上却在忐忑。

他跟那个男孩没发生过什么,请他看了几场电影、吃了几次饭,偶尔牵个手晃两圈。偷配了他钥匙的事,他是知道的,却没有说。一来是不想让男孩难堪,二来……他确实挺喜欢他的。不是喜欢相叶那种喜欢,而是带着点溺爱的意味,倒像是喜欢一个弟弟,或是一道幻影。男孩的金发和身上那种朝气,让他想起了大学时代的相叶雅纪。但渣就是渣,他没什么好解释的,只是他没想到那么巧能被相叶碰上……

那男孩已经把他拉黑了,断了所有联系。想起来大学时的相叶,也是这样啊。那时候他看着他,就觉得这个人太干净了,把自己那些非分之想按到他身上太脏了。后来相叶交了女朋友,樱井自己出了国,本以为过几年总会淡的,然而过了快十年,现在依然……

“小翔!快点快点!”

被拽进公寓的樱井苦笑了一下,护着相叶不要摔。进了家门,相叶反而安静下来,像是清醒了一点。

樱井拿了几罐啤酒过来,两个人就坐在地毯上,沉默地喝着。

“咳,周六下午的飞机?”最后还是樱井打破了僵局,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相叶好像笑得有点勉强。

“嗯。”他低头看着啤酒罐,也不知在想什么,“下次再跟你喝酒……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你又不是移民,总会回来的。”

相叶醉醺醺地轻笑起来,“谁知道呢?”

樱井翘起的嘴角差点垮到下巴。是他先入为主了吗?他一直觉得相叶就算走个三五年也迟早会回来的,原来他竟然没想回来吗?

心突然一下落到谷底,他干巴巴地应了一声:“是吗……也没准你会在美国结婚生子呢。”

听他这么一说,相叶口中的啤酒瞬间就变苦了。

“小翔,我一直想问你……这么多年,你真的没遇到一个想长相厮守的人吗?”

樱井笑容一顿,心说有是有,可惜他不喜欢我啊。

相叶见他笑而不语就委屈,酒精一浇上去,已经被烧成死灰的心忽地复燃,那点不甘心被催化成了怒,烧得他几乎坐不住了。

“我还想问你……”他越想越苦、越想越气,忍不住拍桌子揪着樱井的领子,咬牙切齿,“我他妈到底哪点配不上你樱井翔?”

什……么?

樱井也是被酒精浸了一晚上的,连眼睛都是慢动作瞪的,一时半会把简单一句话翻来覆去地琢磨,不确定这话是他琢磨出的八百个意思中的哪个,只会看着对面的人发愣。

相叶等不到答案,便直接亲了下去,多年积怨,嘴角咬破了不说,两个人摞着直接倒在了地上,顺便碰翻了一圈啤酒罐。

樱井翔脑子还是懵的,却看相叶眼圈红了。

“我……到底哪点……配不上你了……”

“雅纪,”樱井看相叶是真的想揍他了,赶紧一把将人搂住,“其实我、我……”

从没想过能说出口的话居然还有能见天日的一天,他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该如何用词,越慌越语无伦次,等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揍人的那个像中了咒,拳头还抵在他肚子上,人却乖乖地伏在他身上不动了。过了一会儿,才听他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相叶的脸埋在他胸口,声音小小的,能传到樱井耳朵里恐怕还是靠的骨传导。

“我说,我喜欢你,说实话我从大学的时候就对你……嘶,你怎么对自己喜欢的人还能下手这么重……”

“很疼吗?”肚子上的拳头马上换成了温热的掌心,相叶红着脸爬起来,然后再把他拉起来,“你都不跟我说,还……我就以为你……”

樱井揉着肚子苦笑,“你那时候又是参加联谊,又是谈恋爱的,哪有一点弯的迹象啊,根本钢管直啊。”

说着说着,他突然想起来什么,“等一下,所以那几年你一直说想去美国……”

“我是因为你在那边我才说想去的啊!笨蛋!”

两个笨蛋表个白还顺便打了一架,坐在地上,一边聊这么多年的兜兜转转,一边笑彼此傻,聊着聊着相叶就靠在樱井怀里睡了,手臂还紧紧搂着他,生怕人跑了一样。

樱井翔抱着近十年的非分之想,心里是满足而感叹的,这么清明干净的人最后还是握在手里了。他按开手机,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的联系方式都删了个干净,又把通讯录里“相叶雅纪”后面加了两个恶俗的大桃心,傻乎乎地笑了。

4、

两天后,机场。

话是说开了的,工作也交接完了,人还是要走,谁让他们俩来回绕圈子玩。

樱井帮相叶推着行李箱,面上笑嘻嘻,心里哭唧唧。

哪有情侣刚在一起腻歪两天就要异国恋的?!还有人性吗?!

相叶扫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哼了一声:“谁让你赶我走。”

“我不是我没有……”樱井委屈兮兮地凑上去,将细腰一揽,光天化日就敢当众撒娇外加耍流氓,“你一点都没有舍不得我!”

“走开,你……唔……”

猝不及防被吻别,相叶耳朵都红透了。这两天他收拾个东西,樱井就在旁边跟着转,逮到机会就抱一会、亲一下,现在抵着额头两相对望,大眼睛里那点舍不得明明白白。

相叶抱紧了他,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鬓角,“就几年而已,很快我就回来了,不会太久的。”

“嗯。”

“当年你留学我不也等了好几年?”

“……嗯。”

登机提示响起来,再怎么恋恋不舍也还是要分开。

相叶站直了身子,从樱井手里拿过行李箱的拉杆,开口的时候看似很随意,说出的话却十分郑重。

“樱井翔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有我配得上你,也只有你配得上我。”

他说完还是害羞,转身就走,迈出出两步又回头,学着动画里的反派,中二地一指樱井。

“我还会回来的!你给我等着!”

于是樱井先生带着傻笑目送载着好不容易得到的恋人越飞越远,看不见了。

唉,三五年的异国恋,今年的年假请不清的下来啊?

他举起手机对着蓝蓝的天空拍了一张,发给相叶,想让他落地开机之后第一时间就能看见,还配了一行字:

「终于不是非分之想了,以后就能正大光明地想啦!」

END

———————————————————————————————

emmm其、其实这是那个啥,生、生贺来着_(:з」∠)_虽然晚了几天,不过终于还是写出来了……bug等睡醒再说好了orz

评论(7)
热度(190)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