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预言家

【478】

二宫和也做了个梦。

梦里一个老头拉着他哭天抢地。

他揉揉眼睛坐起来,皱着眉眯瞪了一会,挥挥手把莫名其妙的梦境赶出脑袋,点了根烟开始继续想歌词。

然而想了不到十分钟,老大爷带着眼泪卷土重来。

他绝望地捂了脸。

这是首情歌啊,怎么眯了一会脑子里全是哭唧唧的老大爷了?

二宫和也叹口气,扔下了笔。

他到底哭什么呢?


【469】

松本润在公司大楼门口转了好几圈,才好不容易等来了二宫和也。

已经涌到嘴里的话完成了在一瞬间从数落到震惊的转变:“……你到底是怎么睡的觉?”

“嗯?”二宫和也搔了搔脑袋,顶着夸张的小夫发型看着他,“就……也没睡多久。”

嗯,肯定又熬夜打游戏了。

经纪人松本先生表示已经看破了红尘。

“总之,”他把小夫,哦不是,把二宫拽进了电梯,“今天要跟名制作人讨论专辑的事,你给我振作一点。”在这之前得先把发型好好弄一下啊……

二宫打了个懒洋洋的哈欠,“反正我的经纪人是你嘛,有什么好担心的?”到了楼层,他搭着松润的肩往外走,“有J的话——”

他突然停住了,松润疑惑地回头看他一眼,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除了路过的工作人员以外什么稀奇的都没见到。

“怎么了?”

“……那个老爷爷你没看见吗?”

“什么老爷爷?”松本经纪人怀疑他负责的艺人打游戏打坏了脑子,“哎呀总之先把你这个头发……”

他又看见了,那个哭脸的老爷爷,这次出现在了他前面不远处,笑眯眯地对他说了什么,让他觉得很温暖、很开心,甚至是很幸福。

这是什么?只有他能看见的幻觉吗?


【462】

第三次出现幻觉是一周后,地点是浴室。

二宫和也泡在浴缸里,白天录了歌感觉不是特别顺,有点烦的时候,那个幻影出现了。

奇怪的是老爷爷似乎年轻了些,皱纹不是那么深了,虽然右脸那个坑还是挺明显的,嘴上好像在说着什么,手上在给他揉腰,力道很合适,毕竟是跟按摩师特意学了好久的,腰上的疼痛果然缓和了。

二宫和也不由也摸了摸自己的腰,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好像……比周围的皮肤稍微烫了一点,好像留下了谁手心的温度。

他莫名其妙地在浴缸里多泡了会,觉得大概是这几天太累了。

等到把自己收拾好扔进床上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味来:我怎么知道老爷爷跟按摩师学过?还有我的腰什么时候受伤了?


【430】

两个月后,二宫和也第一次听到了,那个幻影的声音。

他举着一个陶土小人对他说:“和也,你看这个好不好看?”

然后他自己笑着答,好看,话说你到底对黑人有多执着啊。

二宫知道那是幻影自己做的,他经营着一家小小的艺术品商店,卖他自己的作品和许多奇奇怪怪的、从别的地方淘来的工艺品,而幻觉中二宫已经不写歌了,好像也没有再唱歌了。

两个月来,他又出现了几次幻觉,那个人又年轻了一点,变成了五六十岁的样子。但最重要的是他终于听见了声音,从那以后的幻觉都不再是默剧了。

那种感觉很奇妙,仿佛刚从梦中醒来,模模糊糊回忆着梦的情节,虽然知晓所有隐藏剧情,却不知从何而知,多么撕心裂肺的故事也像隔着朦胧的毛玻璃,梦里的人真又不真,是自己却也不是自己。

二宫和也坐在去赶通告的保姆车上摸着下巴,想着会不会被什么生灵鬼魂之类的缠上了,要不要去寺庙里拜拜什么的啊?

不过,他不讨厌那个大叔。而且……他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389】

二宫和也在舞台上出了意外,伤到了腰,医生说十有八九会有后遗症,无法彻底痊愈,以后也会经常疼。

他听到诊断结果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疼得只能咬紧牙,能感觉到冷汗一粒一粒从脸和后背上冒出来。松润在病房外打电话,上下汇报情况,再紧急调整日程。他之前给家里打了电话,家人应该在赶来的路上吧。

腰伤让他想起很久之前的幻觉。

有个人特意跟按摩师学了好久,为了能缓解一点他的腰痛。

二宫握着拳头,把额头上的汗抹在手背上。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恐怕不是什么简单的幻觉吧。


【333】

他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大野智。

他在幻觉里经常叫他阿智,私下里有时候也叫小智子,外人面前就喊他大野先生、大野君。

又经过很多次体验,二宫和也基本确定不定时光顾的根本不是幻觉,而是预见的未来。他知道了一些关于未来的事,比如他能确定自己下一张专辑会大卖,并且会在金曲榜上待上八周,并且在几十年后依然十分经典,几乎每场演唱会都会安排这首歌,平时还能在超市里听到的那种程度。

他也确定了,自己跟那个人并不是什么普通的朋友。

那是他未来的人生伴侣,会跟他生活在同一座房子里,分享同一张床,共度每一个清晨与黄昏。

二宫和也自己也很懵逼啊,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是弯的?

这些幻觉其实是平行世界吧,啊?


【294】

二宫和也预见了,他的出柜及隐退发布会。

他对着满屋子的记者和摄像镜头说,他爱上一个人,那个人对他很好,他也想对那个人好,但如果只因为他的爱人与他性别相同,导致整个世界都不欢迎他们的话,他情愿退出这个世界。

回到家之后,大野智满脸担心,他却觉得特别高兴,一高兴就喝大了,抱着大野智不撒手,嘟嘟囔囔说着醉话,什么要对我好不然我就再召开一次发布会控诉你。

嗯,那个人搂紧了他,很久很久以后才说,我会对你好,一辈子对你好。

新歌MV的导演见二宫和也在拍摄中突然愣住,然后情绪明显不对了,果断喊了卡,虽然不明原因,还是安排大家休息十分钟。

二宫先是道歉又是道谢,逃一样奔去洗手间,躲在隔间里平复心情。

他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情感,无法形容,哽在喉间说不出口,心脏像是被谁的手捏紧,引起浑身战栗。他只能不断深呼吸,想要通过气体交换让自己得以解脱。

幻觉里醉了的自己根本没注意到,那个人将脸埋在他颈间,抬起头之后,脖子上有湿冷的感觉。

上了点岁数,喝了酒就爱哭啊,那个人。


【242】

松本润带着咖喱饭便当走进乐屋的时候,二宫和也从游戏里抬起头,脱口而出:“J,恭喜了啊。”

松润放下便当的手明显顿了一下,“恭喜什么?”

“啊?呃……”完了忘记他外孙出生这事是自己刚预见的,“就,日安的代替说法,祝你have a nice day。”

“哈?”经纪人先生表示无法理解,不过很快就放弃了跟上他的思路,“对了,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为、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感觉你有点变了,”松润把筷子递给他,“也开始写甜甜蜜蜜的歌了。不过工作这么忙,还有时间谈恋爱我也是很佩服你了。公司那边记得报备一下,还有小心别被周刊抓到就好。”

“难道我以前没写过甜蜜的歌吗?没有啦,你想多了。”二宫刚退出游戏,一听他这话就笑了,“再说我跟谁谈啊?我就是想,三天两头出现的幻觉也不让啊。”

刚意识到说漏了嘴,那边松本的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幻觉?什么幻觉?”


【237】

“所以说呢,二宫先生你这是典型的妄想症状。生活和工作上的压力太大,让你无法一个人承受,所以幻想出了一个不存在的人分享你的生活,把那个人当做慰藉。目前症状不算严重,你可以……”

松本润在外面玩手机,看见二宫和也臭着脸从咨询室里出来,虽然知道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姑且还是问了一句:“怎么样?”

二宫和也皱着眉憋了半天,记着这也算一种医院,到底只说了一句:“放屁。”

松本经纪人捏了捏眉心,有点发愁:“你不信这个心理医生的诊断吗?他算是业界最好的了。”

“我跟你说了我没病。”

“可是你的幻觉……”

“那不是幻觉,是我编的故事行了吧!”

松润被他噎得说不出话,眼不见心不烦地去前台商量下一次的咨询治疗时间了。

二宫和也把手里的初步诊断单捏成一团,狠狠地往垃圾桶里一扔。

“去他妈的妄想症,老子是预言家!”

那个人,是存在的,千真万确,存在于他的未来。


【214】

“二宫和也先生这次的单曲《预言家》获得了大成功,歌词里隐藏的故事也十分令人动容,讲述主人公通过预知梦与未来的恋人相处,构思很奇妙呢。”

“是啊,但网上也有很多人说这首歌其实非常悲哀,因为恋人完全是主人公幻想出来的。那么中野先生,您觉得……”

休息日,客厅的电视开着,二宫和也却没在听。

他找了张大白纸,在纸的正中画下一条横线,然后又在中间偏右的位置垂直画了一条竖线,沿着竖线将纸折起来,一条直线重合成了一长一短两条线。他在长的那边写下现在,在短的那边写上未来,然后用红笔在未来线顶端戳了个洞,把纸展开,能看到现在那条线上出现了一个红点。他想了一下,在红点旁边标注上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幻影的时间。

把每一次预知未来的时间如法炮制之后,能看出预知的未来之间的时间在缩短,也许以后会和现在平行,即是说两次幻觉之间过了几天,现实中就真的过了几天,这就是说,到那时他离现在与未来的交界点会越来越近,到交界点时,他将预见到他和大野智的相遇,同时他们也会真正相遇。

根据预知未来时获得的零散的情报,二宫和也能判断他们相遇在冬天,如果是最近的今年冬天的话,还有大半年。

他在横线与竖线的交叉点上画了个红色的五角星,然后把纸贴在了墙上。

他探究过预知开始的原因,还特意去网上搜了一下那天有没有彗星经过什么的,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二宫觉得有点糟糕,还没相遇,他好像已经喜欢上那个人了。

他最近预见的好像是他们三四十岁的时候,他还没隐退,已经有不少年轻歌手管他叫前辈了,可见了大野智,还是会有年轻时候心动的感觉。

他想,如果没有预知未来,仅仅是偶然地相遇,他也会爱上他的,现在只是把结果提前了而已。

毕竟那是大野智,谁又能拒绝那样一个人呢?


【184】

今天,他预见了他们在做/爱,地点是在客厅的沙发上。

家居服被推到胸口,裤子随便地甩在地上,吐息跟下半身一样都纠缠在一起……

二宫和也瞪着卧室的天花板喘了一会,然后崩溃地下床洗内裤。

啧,三十多岁还真如狼似虎啊?!

他第一次跟男人做/爱,跟做了场梦似的,不对,本来就是梦,关于未来的梦。但那感觉……仿佛全身都被点燃,随着那个人的碰触战栗不已,每一次被深入都是天雷撞地火,在他体内撞出一片一片的轰鸣,灵魂都被震上了天,刚神魂颠倒地往上飘了一下,又被拽下来承受下一次冲击……

咳,就是怎么说……还、还挺好的……当然前提对方是大野智!

然后他有点不能直视沙发了。

二宫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同样突然预见了未来,但他已经这么出名了,几乎所有地方都在放他的歌,电视上也经常会出现他的脸,如果那个人也能预见未来的话,他一定能注意到他的吧?


【139】

二宫和也下班后去了酒店。

对方是工作上认识的女人,也算是半个圈内人,对这种事的态度也比较开放,一直对他都有点那种意思,只是他从来装没看见、听不懂,今天只是稍微表现出一点兴趣,对方就跟着来了。

二宫已经很久没预见什么景象了,这让他有点慌,居然开始害怕这一切真的只是自己的幻想,大野智这个人从来就不存在。

所以他堂而皇之地拥抱别人,带着故意挑衅的意味。

你看,你再不出现,我就要变成别人的了,要喜欢别人了!

他知道这只是自己赌气任性,幻影并不会因为吃醋而出现。

但当他任由女人搂着他的脖子俯下身去时,却看见了。

那个人没心没肺地笑,说:“小和,你上次写的新歌,我来唱给你听。”

二宫和也几乎是一瞬间眼圈就红了,下颌绷紧,差点把牙咬碎。

“……二宫先生?”

他推开女人,把情绪掩在掌下,“对不起,请你回去吧。”

“你……”

“房钱我来付就好。”

对方愣了一会,轻蔑地从鼻腔里哼出一声,整理好衣物就摔门走了。

二宫知道明天就会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流言产生,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他可以拥抱千千万万人,但他们都不是那个人,如果不是那个人,他的孤独也不会减少哪怕一分。


【94】

二宫和也倒在沙发上,手里抱着吉他。

可他同时又在玄关,与刚回家的大野智拥吻。

那个人双手捧着他的脸,手指轻柔地揉着他的耳后,而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那人颤动的睫毛和左眼皮上的小痣,然后那个人抬起眼帘,温柔似水的眼睛里都是他。

直到手指猛地一抓,拨动琴弦发出突兀而难听的声音,二宫才从幻觉中猛地挣脱出来,有点像马上就要溺死的人突然被救起,空气一下子涌进来,胸膛火辣辣的,忍不住剧烈地呛咳起来。

他放下吉他,想去洗个脸,推开厕所的门,看到镜子里顶着一头乱发、满面潮红的自己。

他一瞬间回想起不久前预见的,他精神萎靡地撑着洗手台刷牙,大野智打着哈欠从卧室走出来,从后面搂过他的腰,在鬓角处亲一下,说小和早上好。

那个人哪都不在,又无处不在。

他明明已经置身未来,睁开眼却依然被困在现在。

那天上节目的时候一个女嘉宾引用了米兰昆德拉的句子:要逃避痛苦,最常见的就是躲进未来。在时间的轨道上,人们总想象有一条线,超脱了这条线,当前的痛苦也许就会永不复存在。

然而当他真的有那条线的时候,现实与未来巨大的落差几乎要逼疯他,无处可躲,他只能把所有都付诸于音乐,疯狂地写歌,给自己写,也给别人写。他的歌一首一首攻陷金曲榜,他们说他又一次突破了自己的风格,年纪轻轻已经前途不可估量。

可不是吗。

孤独、痛苦、绝望,真他妈是创作最好的肥料。

走神之间,二宫和也仿佛又看到镜中大野智在他身后冲他笑,一瞬间,他竟然有想要痛哭的冲动。

他的音乐做得风生水起,在事业的大道上日行万里,可那个人简简单单一个虚幻笑脸就能让他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没有那人的时间,太难熬了。


【77】

“在唱最后一首歌之前,我想跟一个人说,虽然我现在还不认识你,不知道你在哪,有没有来看我的演唱会,有没有听过我的歌……我没能与你分享现在,却已经拥有了你的未来,我爱你。”

演唱会大获成功。

粉丝们纷纷把他最后一段话发到自己的社交账号,配上#妈妈爱豆跟我表白了#之类的话题,引发了一波现象级狂欢。

庆功宴过后,二宫和也在家里开了一瓶香槟,倒了两杯,把其中一杯放在厨房的料理台上,那是幻影刚刚出现的地方。他在给他做饭,意大利面,时髦的欧式料理,多余地放了很多罗勒叶。

幻影自然是不会喝酒的。

所以他一人举起两只酒杯,自欺欺人地碰了碰。

“你听到了吗?那些话是说给你一个人听的。”

“我爱你,即使你还未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31】

最近气温下降得很厉害,似乎要提前进入冬天了。

二宫和也在纸上又画下一个红点,这几个月能看到的未来已经完全以交界点为中心对称了,幻觉里的他自己穿的也都是现在有的衣服了,所以很近了,很快他就能真正地遇到他了。

于是二宫又开始写甜甜蜜蜜的小情歌,粉丝们终于不哭天喊地了,都开始老母亲式抹泪,嘤嘤嘤爱豆终于不虐我了。

自家艺人天天哼着小曲子上班,之前什么话都没挖出来的金牌经纪人松本润总算自以为明白了,前一阵是吵架了,现在是和好了啊。

为了表示安慰与庆祝,请他吃了几顿大餐,然而高级料理消受不起的小鸡胃二宫和也先生连着拉了好几天肚子。

公司几次要求他报备,都被他敷衍过去,什么恋爱根本没有的事。上层一讨论也是,这么紧的日程表,基本不可能有时间恋爱,再加上那群恨不得24小时在他家门口蹲点的狗仔连根毛都没有拍到……但是转念一想更惊悚了,二宫是终于被逼到跟纸片人谈恋爱了吗?!

不止他们公司,整个娱乐圈都在偷偷地猜,有的杂志实在抓不到线索忍不住都开始写起小作文,想要炸出正主,空手套白狼了。

然而二宫一点没有作为焦点的自觉,依然每天哼着歌上下班,一到家就往那张纸下面一坐,一遍一遍数着时间点,回忆未来。

等了这么久了,终于、终于、终于看见希望了。


【10】

二宫和也预见了他和他的初次约会。

“不是的,我是说你的一见钟情也太夸张啦,”对面的人笑得很高兴,“哪有人搭讪是哭着跑过来,还说自己是预言家的?”

他又补充道:“不过我虽然吓了一跳,但也很惊喜啊。我们才认识十天,你却好像已经了解了我十年,我都觉得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命运这种词太时尚了都跟我不搭了。”

他说了很多,开心的时候就会说很多话呢,那个人。

二宫和也一激动,把那个交叉点上的红星描了一遍又一遍。

十天!还有十天就能见到他了!

他坐立不安,在家里一圈一圈地转,就算在乐屋里也消停不下来,在节目上也老是走神,还被J说了一顿。

真见面的时候他才不会哭,绝对不会!


【0】

二宫和也昨天没有睡着觉,辗转反侧了整整一夜。

然而再怎么兴奋激动也还是得工作。今天是广告的外景取材,地点在羽田机场附近,工作人员在做准备,本来让他在车里等着的,但他实在是坐不住,戴了墨镜口罩就下来在附近溜达。

转悠了一会,想象着他们会是怎样的方式相遇,他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拉下口罩,想要从兜里掏出餐巾纸擦一下鼻涕。

可是下一刻,在自己呼出的白气中,他看见了。

眼前的景致与幻影重合,他仿佛有了两套感知系统,飘在空中,又确确实实置身其中。

他好像在人群中看见了谁。

他好像穿越人海飞奔而去,拉住了那个人的手臂。

他好像颤抖着说,嘿,大野先生,初次见面,我叫二宫和也,是个预言家。

他终于来到了那个交界点,来到了故事的开始之处。

二宫和也连呼吸都在抖,一点一点顺着幻影中的方向看过去,生怕转得太快,那个人就不见了。

可是没有,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猫着背的小小的背影。

二宫和也控制不住地狂奔了过去。

血管鼓动着,血液叫嚣着,肾上腺素像喷开的香槟,身体里所有水分都在沸腾,所有细胞都在狂欢。

灵魂轻飘飘地浮出体外,荡漾在空中,置身事外,恍惚地想:我终于疯了吗?

当手指触到黑色羽绒外套的质地,他才真正感觉到这个人的真实存在,就在这里,在他身边。他不由用了些力,透过衣袖,捏紧这个人手臂上结实的肌肉。他知道这个人经常去钓鱼,臂力非常好。

他知道这个人现在27岁,刚结束旅行从京都回来,行李箱装满了淘来的工艺品,因为他自己从来出门只要带一个很小很小的包裹就够了。

他知道的,全部都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一切。

包括那双惊讶地转过来的、在梦中吻过千万次的、眼角延出一条鱼尾痕迹的眼睛。

“嘿,大野先生,”他艰难地平复呼吸,却带出了颤抖的哽咽,“初次见面,我叫二宫和也,是个预言家。”

END

———————————————————————————————

小红帽比我想的难写多了_(:з」∠)_所以更篇短文凑个数【不是

其实这个里面现实跟未来还不是完全对称的,完全对称的话交界点那时候应该是幻觉里抓住ohno桑现实里也同时抓住ohno桑才对

对了那个心理医生那段是我胡扯的啊,麻烦不要较真_(:з」∠)_

评论(37)
热度(254)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