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ugar

【1224贺文】

相叶先生生日快乐www

大家圣诞快乐~~

———————————————————————————————

下课铃响起,教授把教材往桌子上一拍,字正腔圆地宣布道:“下课!”

不过教室里稀稀拉拉的学生早就卡着点把东西都收拾好了,空调都留不住,没有五分钟教室基本空了。

刚走出教室,樱井兜里的手机就欢快地叫了起来,他看看来电人的名字,嘴角荡出一抹笑意:“喂?”

“小翔救我!”

呼救人相叶雅纪抱着电脑可怜巴巴地缩在教学楼下,一头新染的金发还挺惹眼,像个委屈巴拉的小狮子,一看到樱井出来就扑了上去。

“小翔我们宿舍楼断电啦!能去你那吗?我有个作业明天就要交!”

“那你做饭?”

“成交!”

樱井翔没住宿舍,在学校西边租了个学生公寓,地方不算大,但该有的配件设施一应俱全,只不过厨房对于他来说基本没有什么用处。当初相叶第一次被招待来吃饭,看到他拿着菜刀打算把洋葱当苹果削的时候差点被吓死。然后有一阵相叶沉迷中华料理征用了他的厨房,被他判定为烹饪二级残废的樱井同学经历了相当玄幻的一顿饭——在好吃和食物中毒之间居然创造出了微妙的平衡。后来渐渐折腾出一些独家料理,比他们学习食堂又油又咸的饲料好多了。从那之后他就经常框相叶跑来给他做饭,当然相叶也非常乐意蹭电蹭网蹭浴室。

两个人一边聊一边往校外走,有个打扮干净的男生经过,樱井正好侧头听相叶说话,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再落下眼来就发现相叶笑里带了点促狭的意味。

“……你干嘛?”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相叶压低了声音还回头看了一眼,“看着还行,感觉斯斯文文的,诶我觉得跟你挺配啊,就是不知道人家是不是……你抹得开面子吗,要不我帮你问个手机号?”

“祖宗你消停点吧……”樱井拉了相叶赶紧走,及时避免了连带着自己一起丢人现眼。

“哎说真的我觉得你可以去问问啊。”相叶胳膊被他扯着,还死命回头看,“你这大名鼎鼎经济系第一男神都快变成经济系第一性冷淡了。我跟你讲你肯定也是有男粉丝的,实在不行你还可以……”

经济系第一性冷淡,啊不,第一男神非常愁地堵住了他的嘴,然后一路拖回了家。

相叶雅纪从小跟他同校到大学,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化身操心老妈子,就连自己谈恋爱的时候都没忘惦记他的感情问题。

樱井翔刚上高中那会有过一次比较惨烈的恋爱经历,也就是那次让相叶和家人知道了他的性取向,还借机叛逆过好一阵子。逆反心理过了之后虽然看上去还是那个温柔可靠的樱井翔,性子却微微变了。后来身边也不是没有人,只不过他那颗春心惊天动地地动过一次之后就一直毫无波澜,一路平稳地度过了剩下的青春期,毛躁的部分沉淀下来,渐渐温润成了一块玉——看着通透漂亮,碰到才会发觉凉。

相叶不怕没人来捂他,就怕他不肯让人捂,这么凉下去冻到自己。每次见他看小情侣的那种带着点向往又四大皆空的眼神就发愁,结果弄得樱井时不时觉得自己不是二十三,恐怕得是八十三,还没享受到爱情的滋润就该入土了。

到了樱井家,相叶轻车熟路在沙发上坐下来,然后把电脑端正地摆在茶几上,开机的时候都不忘唠叨。

“雅纪啊,你要是把用在我身上这点热情拿来找女朋友估计现在孩子都能跑了。”

“我这是正常空窗期,你那空的就不是窗了,整栋楼都得是玻璃外墙!”

“我也交过几个的好吧?”

“您从来交身不交心,以为我看不出来吗?”相叶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小翔你这个人就是什么都要考虑周全,凡事不要想太多啦,性向小众又怎么了呀。我就是怕你顾虑太多,以后会寂寞。”

樱井走过来很是领情地揉了揉他头发,温柔地笑道:“一会还得做饭呢,你作业写完了?”

老妈子马上撤了火:“没有!”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的樱井留他自便,本来天气就热,又一路拽了个人回来早就出了一身臭汗,反正晚饭也不是他管,干脆直接进了浴室,洗到一半的时候相叶跑过来敲门,声音隔着带着毛玻璃的门板闷闷的。

“小翔,你们佐藤老师给的资料你有吗?我想看看可以吗?”

“我电脑在卧室,你自己开机看吧,‘文件资料’那个文件夹。”

门口的人影消失了,脚步声吧嗒吧嗒地进了卧室。樱井把身上的泡沫冲下去,还没关水就好像又听到相叶在叫他。

他把浴袍披在身上,开门喊了一句:“什么?”

“我说是这个‘影片资料’吗?”

“等等那个不……”

相叶一向手比嘴快,敲了两下鼠标,文件夹里的内容就蹦了出来。

“……我靠!樱井翔!!”

樱井擦着头发无奈地走了出来,“就跟你说了不是那个啦。”

“你这也太强迫症了吧……小黄片都跟文献似的把年份作者标签类型写前边顺序排好啊你!!果然是当资料看的,你是不是还想写个文献综述出来总结一下姿势啊!!”

樱井扶着电脑桌笑了半天,每个男生电脑里都有一片“秽土”,命名方式千奇百怪,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不过是他这片“秽”得跟别人的不太一样。

“行了行了,再恶心到你个大直男。”

“这有什么恶不恶心的……”相叶换成缩略图模式,把鼠标滚轮划得咔咔响,还挨个扫了一遍。

樱井由着他看,一手呼噜相叶的一头金毛,一手给自己擦头发。清凉的感觉顺着还带着水汽的手也传到他身上,像个人形降温棒,洗发水淡淡的薄荷味道飘过来,相叶闻着还挺享受的,就想让他再靠近点,眼睛盯着那些不可描述的缩略图,突然没头没脑蹦出来一句:“哎呀,其实……我也没你想得那么直。”

感受到樱井按在自己头顶的手僵硬了一下,相叶马上发现这句话里若有若无的暗示意味,连忙红着脸找补:“不不不不不,我就、就觉得……你这资料挺好的呀哈哈哈,强身健体!舒经活血!”

樱井叹了口气,在他脑门弹了一下,打散了尴尬的气氛,“不写作业就做饭去!”

·


快期末了,樱井翔在图书馆伸了个懒腰,推开参考书,开始琢磨晚上吃什么,然后在便利店外卖便当、小饭馆与自己冰箱里那堆速冻食品之间挑了挑,决定求相叶大厨来一趟,不知死活地打算再挑战自己的味觉极限。

相叶真没辜负他的期望,傍晚一下课就背着书包杀进了他家厨房,也不管买没买菜。相叶大厨相当不挑不拣,有没有食材、有什么样的食材都不妨碍他发挥。烹饪过程中樱井探进头看了一眼,突然担心今天的挑战不会顺利,于是出声提醒他:“雅纪,虽然我非常欣赏你的创新精神,但家里胃药好像没有了。”

相叶雅纪大大咧咧把一坨颜色诡异的咖喱扣到米饭边,“反正你那个味觉啊,正好配我这样的厨艺。”

樱井翔发愁地接过盘子端去餐桌,自言自语:“就好像俄罗斯轮盘赌——红格是好吃,黑格是微妙。”

“不,红格是好吃,黑格是非常好吃!”相叶把自己那份咖喱往餐桌上一放,“总比上次你自己做的那个夹生的蛋包饭好吧?蛋皮都是破的,拌开就是蛋炒饭了。”

可惜美食之神今天注定要相叶大厨打脸,咖喱饭味道是可以的,但不知道是什么食材放坏了,两个人一晚上轮流跑厕所。

樱井给瘫在沙发上的相叶倒了杯热水,然后也倒下了,肚子终于消停了,两个人现在都挺虚的。

“你今天还回学校吗?”

“不回了……”相叶面冲沙发靠背,并不想面对他的食客。

樱井租的这间小公寓并没有客房这种东西,沙发短也睡不下一个人,所以他但凡留宿都是跟樱井一起睡卧室大床的。

樱井想了想,又问:“对了,暑假的时候你要回千叶老家吗?我记得好像假期你们宿舍楼要装修还是怎么,都要清空吧?”

“嗯,但是我不回,要打工。”相叶可怜巴巴嘬着热水,“就租一个月不好找房啊……”

“那你住到我这来吧,离你打工的地方也不远。”樱井没忍住,上手揉了揉他头发,金色的发丝软软的,一碰到心情就很好,“我也不回家,要跟着老师做项目,可能还得跑学校,住这边比较方便。你要是不想跟我一起睡,我过两天就去买个沙发床,好不好?”

“真的呀?!小翔万岁!!”

相叶瞬间满血复活,欢呼雀跃地去冲了个澡,扑在樱井床上撒欢地滚了滚,然后抱着枕头坐起来看着倚在门框上满脸笑意的主人。

“诶,我老在你这留宿是不是影响你往家里带人了啊?”

“没事,”传说中性冷淡男神笑得有点坏,“我一般都出去开房。”

于是某个二十二岁小处男炸毛了。

“我靠樱井翔!你要不要这么嚣张啊!!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找不到男朋友的!!!”

樱井把落在地上的被角捡起来拍了拍,“没有啦,开玩笑的,你看我什么时候出去胡搞过?你放心住,不用操心我的感情问题。”

他看了他一眼,又补充一句:“或者生理问题。”

相叶凑到他跟前,扬起眼睛,“也是,有我呢,你去外面带什么人啊?”

直到樱井脸上的表情僵在他面前,他才后知后觉地觉出刚才那句话里的“隐藏含义”,顿时涨红了脸,恨不得把舌头咬下来。

怎么就说话之前不动脑子呢!嘴欠还没完了?

“我开玩笑的!小、小翔对不起,我不……”

“那真是感谢你了啊,宝贝儿。”樱井故意顺着用玩笑语气就着他的话音接了一句,又看他还是一副想撞墙的表情,无奈地笑了笑。

“没关系,我也没有那么敏感易碎。”他拍拍他的头,动作亲密却不带着暧昧意味,像是哥哥在纵容弟弟的淘气,“不会当真的。”

金毛的小狮子低头咬了咬下嘴唇,他是恨自己说错话,怕惹樱井讨厌,但是反过来被这么安慰了一番,居然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有一瞬间,他想,当真了也挺好啊,反正跟小翔在一起……

不不不!想什么呢……一定是空窗太久的错。

·


相叶最近有点不在状态。

樱井以为他是被论文折磨的,就拉他中午下馆子。吃饭的过程中还是心不在焉的,樱井看了看餐馆里,扒拉他一爪子。

“哎,你看那边。”

“啊?怎么了?”相叶探头探脑看半天没找到重点。

樱井啧了他一声,“那么大个漂亮姑娘你都看不见啊?”

相叶惊悚地上下打量他半天,“你……转性了?”

“就许你每次瞎给我拉郎配,不许我调侃你了?”

相叶一下就放松了,“我还以为你这么多年对地球上的男性群体终于失去了兴趣……说起来我每次问你择偶标准都被你混过去了,导致我一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那可不只能瞎拉郎配啊!”

樱井秒答:“高的,瘦的,漂亮的。”

“哎我说你这个人!”相叶撸起袖子就要教育他,看见他的表情才明白是故意的,就也跟着笑了,“好吧好吧,反正你这次也不打算说是吧。”

樱井笑了笑没说话,想了一会,认真的抬头看他。

“我喜欢那种眼睛特别干净的男孩,看上去亮晶晶的,有点像小动物……然后不用惊为天人那种,笑起来很好看就好,最好是越看越顺眼的类型。性格的话,喜欢那种带着些天真的成分,看起来活泼其实私下里挺安静的反差萌也很好啊。相处起来很舒服,不用没话找话,会不会照顾人无所谓,我来照顾他就好。我就希望他能一直依赖着我,对了还有……”

他还没说完,相叶一边听一边愁,觉得这个难度有点大。

哪有这么完美合标准的人啊?标准定这么高,怪不得光棍至今!

这饮料里柠檬放多了吧,怎么这么酸啊,都酸到心里了……

“你这要求这么具体啊?”他噘着嘴不爽地嘟囔一句。

对面的樱井终于结束了长长的择偶要求:“……不管好事坏事,能跟他在同一空间就很开心。”

就算一起拉肚子也觉得很幸福那种。

最后一句他忍住没说,只是叹了口气,摸了摸相叶垂着的脑袋,“雅纪,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现在真的不想谈恋爱,至于原因……我心里的那个人是有具体形象的,我很向往跟他在一起的感觉,不想因为凑合而毁了那种向往,那样不仅对不住那个人,也会伤害跟我在一起的人。也许有一天……之后我终于找到一个符合这个形象的人自然会去接近他……你能理解吗?”

相叶点点头。

懂了,樱井翔不想谈恋爱。

他要求太高了。

地球人没有符合的。

哼。

·


进入了考试周,两个人都忙着准备考试,联系次数少了,相叶大厨半个月一次也没接到请他大展身手的邀约,也不敢打过去,怕打扰他复习,毕竟樱井对于课业要求是很高的。虽说还是有交流,但相叶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别扭,特别不自在。

终于考完最后一门,相叶看了看时间,樱井大概是还在考试中,回了宿舍也不着急收拾东西,先抱着电脑爬上了床。

开着电脑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随便点进个网站瞎逛,然后一个个把网站的漂浮广告关掉。

他心不在焉地想点右上角的叉子,耳机里突然的飙出大音量不可描述声把他吓了一跳。他发现自己不仅没关掉广告反而还点开了一个黄色网站,还是非常与众不同的钙片网站!

他手忙脚乱地想要关掉,却被里面传出的一声“宝贝”定了身。那个声音跟樱井翔有一点像,虽然只有那轻轻的一个词能让人联想到第一男神,但相叶直愣愣地盯着画面突然脑补起了不合时宜的东西。

樱井翔的唇,樱井翔的手,樱井翔用气音说“宝贝”……

两分钟试看完毕,自动停止播放,收费小框跳出来。

相叶雅纪血液大概是还没从脸回流到脑子,愣了半天突然哀嚎一声,像被踹了要害的流氓一样捂着裤裆倒在了床上。下铺舍友被吓了一跳,锤着床板发来问候:“怎么了你?有病吃药行不行,不要放弃治疗。”

相叶哼唧一声表示对这个上世纪老梗非常不屑,同时悄悄蹭了蹭腿。

这他妈怎么说!把樱井翔脑补成钙片男主角还他妈硬了……疯了吗?!

怕什么来什么,男主角仿佛有千里眼,特别会挑时候地打了个电话过来。

相叶哭唧唧地盯着屏幕看了一会,脚勾过一旁的薄被把自己整个裹了起来。

“喂,小翔……”

“雅纪,我考完了,你今天也是最后一门吧?庆祝一下啊,就那天你说一直想吃觉得贵没去的自助餐,我请你。”

“我、我今天就不去了……”

那边马上问:“怎么了?”

相叶不好意思说实话,只能支支吾吾:“没怎么啊……就……学校有点事。”

以相叶的性格,有什么事都会直接说明,而“有点事”这种说法就是说这件事不方便或者不打算告诉他。樱井沉默了几秒,说话的时候却还是原来温温柔柔的语气:“好,我知道了。那你别熬太晚,晚上睡觉盖着点肚子,别开着空调睡。”

“小翔你别生气!”相叶却从那空白的几秒听出来他的心情,“我就是,呃……要、要洗内裤……”

樱井楞了一下,接着笑开了,过了半天才喘过气来:“你说什么?刚才你是在干着什么吗?那我道歉啊,我不知道打扰了你……”

“走开走开!”相叶不好大声吼他,就只好在腔调上下功夫,可惜只让人想起恼羞成怒拿肉爪子拍人的小狮子,凶是凶的,却连指甲都没伸出来,“你自己好好玩吧!问问你们系的人,不是有好多要留学的吗,同学都要分离了不应该抓紧时间好好相处吗!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没良心的那位还故意刺激他:“我还是不去了,上次说好的班级聚会,结果来了一群学妹和其他系的姑娘,后来直接变联谊了,还好我溜得快啊。”

然而每次听到这种事都会吼他耽误了多少妹子青春的相叶居然没反应:“哦,那你还是别去了。小翔……”

“嗯?怎么了?”

“你……算了!没事我去洗内裤了!拜拜!”

相叶飞快地挂了电话,把手机静音扔出了被窝,然后把自己包成了蚕蛹。

他刚才居然想问樱井翔,你能叫我一声宝贝吗?



喜欢是一种积分制的东西,一点一点累积着好感,把士、口、丷、又、冖、人……一笔一划都集齐了,才终于拼成了一个喜欢,然后大脑发出“叮”的提示声,恭喜获得新的羁绊——“我喜欢这个人”。

而之后再经过非常艰难的累积,那些喜欢不断被减掉又加上,一路磕磕绊绊,然后有一天突然“叮”的一声,解锁新剧情——“我想真心实意跟这个人过一辈子”。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真是太迟钝了,等意识到第一剧情已经达标的时候,早就在第二剧情的路上走很远了。

可那注定是条死路,樱井翔不想跟不符合他理想型的人凑合。

暑假的时候,相叶搬进了樱井的小公寓。平时他打工,樱井做项目,两个人闲的时候也一起出去玩,一切照常。樱井还是喜欢揉他的头,喜欢叮嘱他、照顾他,和风细雨的温柔能把他浇透了,他却觉得樱井的温柔一直泼错了地方,领受得不是滋味。

相叶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演技原来可以这么好。每当他这么感叹的时候就会想起樱井喜欢天真的男孩子。

然后只能更卖力的演。

他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的,只要一点一点进入樱井的生活,也许某一天樱井会发现他的理想型没有他好,毕竟理想型只是虚无的东西,而他一直在。樱井翔二十三岁,他二十二岁,反正他不会走的,打死也不走,还有几十年的时光,他为什么要放弃呢?

总有一天的,为什么不会是今天呢?


樱井去学校了,相叶休息,趁着只有自己在家,他打开了“学习网站”。这个论坛是他最近发现的,里面基本都是同志圈的人,现实中或许找不到同类,但网络里可以。

作为一个弯成蚊香的前直男,相叶觉得自己要学习的还有很多,重点是怎么撩汉,没准还能打什么高级的心理战术。

论坛里长期置顶的有很多帖子,他挨个点开看,不敢记笔记,怕留证据容易被发现。

“‘喜欢上不能喜欢的人是什么感觉?’这个我也能答啊……”相叶看了看时间,快到饭点,樱井应该快回来了,反正昨天决定今天吃外带,他不用做饭也不赶时间。

他想的也就随便点开随便看看,没想到居然看到一个熟悉的ID,樱井翔那个人,不管是推特还是校园论坛都是那个名字,签名都是:That's right,sho w。

樱井的回帖字数很长,赞数很高,排在靠前的位置,很显眼。

「我朋友跟我是很从小一起长大的,算是竹马竹马吧,我弯他直,互相都知道,不介意。他挺有活力的,看着有点毛毛躁躁的,其实很细心也很温柔,不会轻易放弃,有了目标就会特别努力。外人面前有点怕生,对熟人就很聊得开了,笑起来很好看,特别明媚,小太阳一样。有的想法特别天马行空,很天真。其实一直也没什么,我们虽然认识时间长,但我没有题主单恋那么长时间,也就最近一两年的事吧,他住宿舍,有时候会到我家留宿。当然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单纯在朋友家留宿的感觉,但是我渐渐就……不想让他走了。最近不知道是不是被看破了,他其实还是挺敏锐的。可能也顾及到我,不想让我难堪吧,没有说破,只是偶尔会试探一下,或者开玩笑的时候不自觉地说出口,然后又会慌慌张张的道歉。其实我想跟他说他不用这样照顾我的感受,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就怕会给他添麻烦。他这个人真的很善良,很纯粹,心里可能还会觉得对不起我。……总之不管怎么样吧,我不想失去他,也不想伤害他。」

「大家的评论我都看了。表白什么的还是算了吧,他真的挺直的,还会苦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我受欢迎之类的。而且如果他看出来了却没有跟我说破就已经是拒绝了吧,没有疏远我已经很满足了。」

「统一回复一下。他不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却是我第一个这么喜欢的人。也许以后还会发生很多事,他会交女朋友,会结婚生子。但我不想随便揣测还未发生的事,那些我认为是没有意义的。就现状来说,我喜欢他,想一直陪着他。」

「大概是因为我很喜欢他叫我的名字,尾音会拉长一点,听起来像撒娇一样,很可爱,听了就很开心。」

……

“那是什么感觉呢?”相叶雅纪想。

默默喜欢着一个人,小心翼翼不能触碰,即使心里被太多的喜欢塞得很堵,也不能溢出来一分一毫,艰难地保持在朋友的标准里,多了一点点就提心吊胆,生怕失了分寸,越过了那条线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知道,并且感同身受。

评论很多,劝博主及时止损和鼓励勇敢表白的各占一半。相叶雅纪全部翻完,盯着回帖的输入框里一闪一闪的小光标看了得有三分钟,直到把眼眶里打转的小泪珠都吸回去了才深吸一口气,敲下了一句话。

「小翔大笨蛋!你的直男朋友现在弯了!」

大力拍下回车然后在电脑桌上推了一把,把脸埋进手掌里,转椅快速地转了几圈后慢慢地停了下来。

头很晕,脸很烫,心跳声震耳欲聋。

他会看到这条回复吗?他会怎么想?

他忐忑的时间没有太久。二十分钟后,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樱井翔”三个字一亮一亮的。

相叶的手突然有点哆嗦,接起来的时候发现声音也有点小抖。

“喂?”

“雅纪。”

“嗯,小、小翔。”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樱井听着那边不太稳的呼吸声,也开始紧张。

“你看到那个帖子了?”

“嗯……”

“对不起,我……我没想到你会看那个论坛,我以为……”心跳提了一个档,樱井抹了把手汗告诉自己要冷静,问出了口,“雅纪,你那是……什么意思啊?”

“也没有什么意思啊,”相叶捂住自己冒着热气的脸,“我表白呢,这你都没看出来啊?”

“啊,原来是表、表白啊……”得到了这么直白答案的樱井结巴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回,就听那边化害羞为嗓门,对着手机就喊起来了。

“真没看出来啊?!那那那我给你说直接点!我没有开玩笑,其实之前我真不知道,也不是故意要调戏你就、就反正不知道怎么就那样了,然后我就是弯了!就是喜欢你了!!就是赖在你家不想走了要杀要剐随你吧!!!”

樱井被他逗笑了,拿开手机揉了揉被音量震得有点发蒙的耳朵。脸是热的,心口也是热的,全身上下包裹在热乎乎的暖意里。他觉得自己就像个人形热气球,忽悠忽悠就要飘走了。

“说什么呢……你想赖多久就赖多久,最好一辈子都别走了。”

“嗯!那就一辈子都不走了!”

“说好了就不许反悔了啊。晚饭想吃什么,一会儿我带回去?”

“荞麦面!双份豆芽的那种!”

“好,等我。”

“……那你快点回来,”估计是喊累了,那略哑的声音弱了下去,最后一句话顺着出音孔悄悄地钻进他耳朵里,“我都有点想你了。”

“……”

于是,总是风度翩翩的经济系第一男神慌里慌张,几乎可以说是连滚带爬地下了楼,然后脸上带着笑,傻乎乎地展开双臂冲进了夕阳里。


「感谢大家的关心和建议,不过我的直男朋友不直了,所以他现在是我男朋友啦。」



END


评论(15)
热度(172)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