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黑吃黑

可以当做双黑前传看,也可以当独立短篇看

灵感来源:大小姐的逃亡生涯-伴奏——JUSF周存

洒脱西生日快乐啦~~

————————————————————————————————

凌晨三点,大野智一推家门就察觉到屋里有人,往后一退躲过那人射程,手向旁边一抓,没几个来回就将不速之客制住,左手从背后抬起他下巴,右手杀星比在喉间,刀刃已经划破了皮肤。

“你的遗言?”

那刺客轻笑一声,手中枪却也抵住了他的额头。

“不如你先说?”

大野智手中钢刀割得更深了些,“谁让你来杀我?”

“是我自己想杀你。”那人竟还笑得出来,“高投入,高风险,起码也算是见识了‘杀星’。大单子都让你们组织抢了,我们这种单干的小杀手想要来大钱,价又不高,一单一单攒身价太慢。如果我能杀掉你,不管是生意还是身价都会涨一大截。”

大野智这一两年间渐渐出名,道上一声“杀星”也不知是叫他还是叫他手中钢刀。寻仇的、不服的、单纯看不顺眼想除之而后快的,还有像这人这种想要取而代之的一个个找上门来。他实在是懒得一个个杀过去,太累,毕竟私下杀的人组织又不管埋。

“你扣扳机的手指还想要吗?”

“还不知道是你刀快还是我手快呢。”

大野智觉得这个小朋友挺有意思,站着说话不腰疼还嘴硬。手腕一翻,钢刀极快地转了一圈,刀尖刚好贴着他食指卡在扳机后,大野智换了左手卡在他喉间,就着血摸到一片光滑细腻的皮肤。

那人把枪一扔,举起双手投降,唇上还是笑着的,“厉害厉害,我认输。前辈,你那刀也喝了血,不如就放过我吧?”

大野智收了刀,在他身上上下拍拍,简单搜了个身才放开。

“你叫什么?”

“大野前辈还记仇啊?名字什么的就算了吧,就算找人问起来道上也没人听说过的。”那人转了身来,护住脖子上浅浅的刀口,闪身逃了出去。他蒙着面,大野智却借着月光看清了那双琥珀色的眼。

这个人也是非常有毅力了,锲而不舍,一个月之内又来杀了他五次。大野智都习惯了,反正他又不用什么暗器迷药,就靠手中一把枪,偷袭都搞得光明正大,就是体能太差,还没怎么着就被缴了械。第六次的时候大野智连刀子都没掏,由着他把枪口对准自己,打开灯,一伸手摘了他滑雪面具,露出一张高中生一样的脸。

“还挺好看的。”他这么想的,也这么说了。

“……被人拿枪指着呢,你就不能害怕一下吗?”那人耳朵尖有点泛红。

“你这都换了第几把枪了,没找到顺手的?”大野智没事人一样跟他聊家常,“要不我送你一把?”

那人也真没了杀他的心情,泄了气随便问了一句“真的?”。

“嗯,真的。”大野智答得认真,“现在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那人一笑,卧蚕就更明显了,整张脸越发可爱起来。

“二宫和也。”

·

后来一次任务中,大野智遭人暗算,二宫和也千钧一发赶到,勉强杀出一条生路,驾着人踉踉跄跄逃了,一脚踹开了地下诊所的门。

人家医生正好端端地握着个好看男孩子的手调情,猛地被人打断不说,扑面一股血腥味,两个不速之客一个半身血,另一个满脸小柴犬似的凶样。那男孩子直接被吓跑了,医生喊了两声没喊住,只得收了视线,转向没打招呼就把大野智扶上病床的二宫和也。

“我说你懂不懂敲门是用手不是脚啊……”

“别废话,赶紧给看看!”

黑医一点没着急,拿了医用手套慢悠悠走过来看了两眼,“就这个啊?这么着急我以为没气了呢。跟你们这些人说了多少次了,出这么点血死不了,断了脑袋我也能给缝回去!以后别瞎着急,进门之前先阅读一下空气,看看主人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好好好我闭嘴,哎呀没说不治,你把枪收起来先……”

黑医嘴上耍猴戏,手底下倒是干净利落,缝了伤口止血消毒,处理停当。

“好了,你看这不是缝缝补补还挺好的吗?来的匆忙没拿钱吧?人先放我这,两小时之内交诊费。别老拿枪指着我,跟你说,没了我,这人还得废。对了,只收现金啊。”

二宫和也咬着牙跑出去找ATM,心说我只是路过救了个人出来而已谁知道还要破财,等取了钱一点没耽误往回跑。

黑医点了一遍钞票,非常满意,又丢给二宫和也几瓶药,“按时吃药,回去养着吧,过几天再来拆线。”

“他不留在你这吗?”二宫和也看着还在昏迷的大野智有点犯难,“这么重的伤还随便移动……”

黑医眼睛都瞪圆了,“留我这?你当这是国立医院啊,是不是还得给配几个巨乳护士姐姐啊?血腥味这么重,几个小美人都得被吓跑。你带来的人,打包也得给我带走,赶紧扛回去,走走走。”

二宫和也只好小心地架了人又踉踉跄跄走回去,心想这医生到底对国立医院有什么误解,接着顺走了黑医的车载人回家。

·

大野智是在二宫家醒过来的,一睁眼看到陌生的装潢,第一反应去摸刀,却牵动了伤口,侧腹部一阵疼,险些跌下床去。

“醒了?别找了,你那宝贝刀在旁边呢。”二宫和也听见动静拿了干净绷带和纱布进屋来,对着床头柜上的杀星努努嘴,接着在床边坐下,伸手就撩他衣服。

大野智一把按住他的手,“这是你家?”

二宫和也也不抽回去,由着他攥,“不然呢,你当那医生做慈善还给你找间病房?还是你们员工福利好,给五险一金啊?”

“是你救的我?”

“你死在别人手里对我又没什么好处。”

大野智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的二宫的衣服,伤口也被处理好,觉得现在也不像要被干掉的情况,“……那你真不想杀我了?”

二宫和也听了非常气,“你这命可是我花钱买回来的!我心疼钱不行啊!你还钱之前别想死!”说完把他按倒在床上,撩起衣服解了绷带查看伤口,“那黑心医生医术还真可以,怪不得你们那的都去找他。”

大野智乖乖躺好,配合他换绷带的动作,牵动伤口也不喊不叫,只咧咧嘴,出了一头虚汗。

“你倒是能忍。”二宫和也故意戳他腹肌,“最近想杀你的人越来越多了,都在道上杀出名头的人还中别人的冷枪,你死了我杀谁去?你就不能也用个热兵器,非守着一把破刀不放。”

大野智两道八字眉耷拉下来扮委屈,“他们人多嘛……而且用枪太血腥了……”

“晕血别干杀手这行啊!就您专割气管不见血,是门艺术是吧?”二宫和也更气了,“还说要送我枪呢!命都快没有了!”

“没忘没忘,”大野智笑呵呵,“谢谢你救了我,小和。”

“别乱叫!”

大野智自己没走,二宫和也也没赶人,他就在二宫家住了下来。主人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照顾他,给吃给穿,特别像贤惠的小媳妇,虽然大野智这么说了之后被暴打了一顿。

两人还经常挤在沙发上看综艺,准确地说,大野智看综艺发呆,二宫和也旁边打游戏。

“别挠。”

大野智伤口痒,刚要动就被旁边的人抓了现行。二宫和也那边打boss来不及放,就把他的手夹在臂弯里,手指动得飞快。

大野智看他打了一会游戏,视线转移到他手腕上,细细的,像少年人的一样,却拿得动枪,打得了游戏,杀得了人,也扛得动他。看了一会伸手去捏,轻轻地揉搓,白净的皮肤细细嫩嫩,稍微用点力气就泛了红。

二宫和也被他一捏,手腕失了力,扭过头去瞪他,却没想到大野智凑过来咬他的唇,只楞了一秒便失了防线,被按在沙发上里里外外地亲。

掉在地上的掌机屏幕大大的红色滴血GAME OVER,二宫和也面上也红得要滴血。

“伤没好也不妨碍你耍流氓是吧!!”

大野智一舔唇角,“我欠钱肉偿啊。”

“走开!欠的钱给我一分不少还上来!”二宫和也把他推到一边,连掌机都没顾上捡就逃了,一躲他就是大半天。

晚上的时候,二宫把下午晒的被子抱进来,阳光的味道铺了一满床。

“一起睡啊?”

“……”

二宫和也这间小公寓只有一间卧室,这几天要照顾大野智这个伤号,就把床让给他睡,自己睡沙发。当然大野智邀请他一起睡也不是第一次,哪次他也没答应,今天闹了那么一出,更不做念想。

所以大野智自顾自抱着被子眯了一小会,感觉到房间里那个人还没走,睁眼一看,二宫和也远远站在床边,盯着他一脸若有所思。

“你在干嘛?”

“思考要不要上你。”

见他答得一本正经,大野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需要考虑这么认真?”

没想到二宫和也还真的分析起来:“虽然我不赞同肉偿,不过总的来说前辈你还是挺秀色可餐的,童颜不显老,身材挺好,腹肌也很有感觉。而且我觉得再不上就要被上了……但是你目前伤还没好,扯裂伤口就不好了。再说考虑到体力上的差距,我大概不一定能占上风,要是被上就算了吧。那前辈你好好躺着,我出……”

大野智听到一半就挪了挪身子,掀开被子,“过来。”

二宫和也刚想开口婉拒,就看大野智眼睛一眯,马上乖乖过去躺下了。他本来是侧躺着,正面对着大野智,却被翻了个身,看不见背后的某人瞬间有点慌。

“等等等等,前辈你注意伤口!”

“好好睡觉。”大野智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搂着他的腰,跟抱着个等身大抱枕一样,鼻子在他颈后嗅了嗅,又蹭了蹭,这才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一点动静也没有,二宫和也艰难地扭头瞥了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句:“真睡着了啊?”

他一向往来都是独身一人,躺得了床也睡得惯沙发。如今家里添了一个大野智虽自然得像是一直在他家住着的,可此刻被人从背后抱过来,周围是新晒的被子好闻的味道,身上暖暖地舒服着,心里反而别别扭扭地斗争起来。琢磨半天,自己花钱买回来的命不能便宜了别人,小心地翻个身挤进大野智怀里睡了。

·

相安无事又过了一周,大野智突然不声不响地走了。

借给他的家居服叠好了放在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床上,家里干干净净,一点痕迹没留下。

二宫和也在玄关坐了好一会儿,把没用上的干净绷带一股脑扔进了垃圾桶,过了一会儿有点心疼还是捡出来了。

没了想杀的人,一单一单老老实实接活。

只是有一天晚上,他回到家里,沙发上摆了一套黑西装,旁边放了一只皮箱,打开来是满满的现金。

“居然还给我上了户口……谁要跟你做同事啊。”二宫和也拿起黑衣比了比,正好是自己的尺寸,口袋里放着一张小纸条,写着让他三天后夜里去一处工厂赴约。正不知所云,低头一看,最底下还躺着一条哆啦A梦内裤。

“……耍流氓啊。”

说是这么说,二宫和也还是去了,远远一看,只有三楼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大野智果然等在里面,一见他来就笑开了,“小和~”

“都说了别乱叫。”二宫和也四处看了一圈,“你把我叫到这里干嘛?”

大野智把一个小箱子推给他,“打开看看啊。”

二宫和也翻开盖子,银色的枪在灯光底下尽情地低调奢华。

“给我的?”

“嗯,这是朋友的工厂,能借我用一阵。”

“等等,这是你自己做的?”

“是啊,从设计到模具制作,切割组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哦,世界上只此一把。”

“哎呀呀,这怎么好意思……”二宫嘴上这么说,一点没客气拿起来掂了掂,退下弹夹看了看,然后上膛,枪口对准了大野智。

被枪指着的那个连表情都没变,眼睛还仔细看了下枪口,像是在检查自己的工艺。

二宫和也问:“你不怕我开枪?”

大野智看着他笑。

“一早就说过了,被人拿枪指着,不害怕你也配合演一下好吧,不然我多没面子……”二宫把枪收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爱不释手,冰凉凉的枪管都被捂热乎了。

“喜欢吗?”

二宫抬眼看他,唇边带着笑。

“前辈是说这个——”那枪在他左手上转了一圈,二宫右手抚上大野的脸,指尖从眉间轻轻描画到下巴,“还是这个呀?”

“我的枪不白给的,”大野智意有所指,“你也不问问价?”

二宫和也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够不够?”

大野智捏着他的下巴仔仔细细吻遍,分开的时候带着点惩罚意味咬他下唇,“这样还差不多吧。”

“啧,前辈要求真低。”二宫和也抬腿跨坐在大野智身上,双手交叠在他颈后,左手退了膛握着那支枪,垂首在他耳边低语,“要不我教教你,这么好的枪该是什么价钱?”

大野智扶着他的腰,顺手在他屁股上捏了一把,“你不是说被上就算了?”

二宫和也往前一挺,两个关键部位隔着裤子撞在一起,“为了你牺牲一回呗。”

“一回好像不太够。”

“……别得了便宜卖乖!”

“不过你确定这个体位?”大野智一边解他皮带一边贴心地问了一句,“第一次就这样可是很难受的哦。”

二宫和也刷地红了耳朵,那点强装出来的游刃有余统统蒸发掉了,“你怎么就确定我是第一次?!”

“哦你有穿我送的哆啦A梦啊,虽然我觉得你的蓝精灵也不错啦,但是那条豹纹很可怕了。”

“你这人在别人家住着养伤怎么还乱翻人家内裤!!”二宫和也红着脸要打他,被摸进衣服里又堵了嘴,只能唔唔地抗议。

这时远处传来撞击声,是有人破坏了大门的锁,硬闯了进来。

两人勉强分开嘴,不约而同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找你的?”

“怎么就是找我的呢?我看像来杀你的。”

说话间,入侵者的声音又近了些。

“……好像到楼下了。”

“怎么办?”

“杀完再做?”

“杀完再做。”

·

乌云遮了月,哪里的枪声惊走了熟睡的乌鸦,血腥味漫开来。

黑吃黑,谁吃谁?

·

END

————————————————————————————————

最近的事太糟心了,希望大家看完文能稍微开心点【不等等你写的都是杀人越货啊……

评论(5)
热度(134)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