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Morning Rush

Day1

二宫和也排在队尾打了个哈欠,看着电车慢慢入站,前面的队伍蠕动进车厢。他看看表,又把踏进车厢的脚收了回来,然后又打了个哈欠。

今天起早了……要坐八点十分的车才能遇见那个人啊……

二宫和也是个上班族,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坐同一个点的电车,站同一个位置——最后一节车厢的右边角落,这样他每天能靠着墙睡一会,尤其是前一天通宵打游戏之后。

而有个人每天在他后两站上车,也是最后一节车厢。本来二宫是不会注意到他的,但是有一天他闭眼睡了,突然间被咚地一声吓醒,睁眼就看见那个人被挤到不得不撑着墙才站得住,而自己就变成了被壁咚的姿势。

“抱歉。”那个人有点为难地想要站直,然而已经没有站立的空间,他们就保持着略显尴尬的姿势直到二宫下车。

从那以后那个人的存在感就变强了,二宫这么觉得,那之后的一周他都在车上看到了他。于是他也开始了每天的观察,作为一项小小的娱乐活动。那个人看上去跟他的岁数差不多,也是上班族的装扮,西装领带公文包,然而状态总感觉像个大叔,早上也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有时候早上看不到他,还觉得有点遗憾。后来那个人也似乎注意到了他,每天都会挤到他前面来打个招呼,虽然车一开就相当大几率变成壁咚。

电车驶进站台,二宫抬起脑袋,就看见那个人顶着睡得乱糟糟的头毛挤到旁边。

“早。”

“早……你这头发也很厉害了啊。”

“嗯,起晚了没有时间打理。”

二宫心想你平时也没有在打理吧,靠着墙壁闭上了眼睛。

其实有那个人在前面撑住的时候他不会被挤到,周围还能有一小块空间,比被人挤来挤去要好得多。

“你该下车了。”那个人轻轻推他。

二宫揉揉眼睛道了谢,两个人艰难地换了位置,那个人靠在了他靠过的墙上。今天的人似乎格外多,二宫挤了挤,没能突破重围,不尴不尬地卡在了中间,一只脚还抬着。这时候背后有谁的手,有力地推了他一把,他借着这力终于挤下了车,再回头的时候,刚刚挤出的空隙已经合拢。

那只手的手心热度好像还停在他背上,二宫有点不自在地动了动,转身上班去了。


Day2

早上下了雨,有点冷。

二宫这次没有睡,握着伞等着车厢角落,看到那个人上了车,一如既往向他这里走过来。

“昨天谢谢了,”二宫看他今天西装上别了个名牌,上面写了大野,“大野先生。”

大野反应了一会才明白过来,“啊,小事而已。”也没问他的姓名。

二宫觉得这个时候做自我介绍有点奇怪,一时没有搭话,就看大野先生有点困地闭上了眼睛。

今天人少,所以两个人能都靠着。大野站在他旁边,肩膀有时候随着车厢摇晃,会碰到他的,轻轻一触就分开,然后下一次摇晃的时候再碰一下又分开。二宫往左边小小地蹭了一下,这样他们的肩膀就靠在了一起。他低头看着手机屏,有点睡不着了。

“大野先生,我下车了,你不要睡过站了啊。”二宫下车的时候摇醒了大野,对方眯着睡眼跟他道别。

他下车的时候回了下头,看到大野挪了几步靠着他原来位置,闭着眼睛好像在笑。

那个位置有我的体温,二宫想,这样靠上去应该是暖的。

他突然有点脸红。


Day8

今天大野先生似乎很困的样子。

头发比那天还乱,眼睛底下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手臂撑在他两边的墙壁上,闭着眼睛还不住地点头。

“你还是靠着睡吧,我怕你磕到头……”

二宫扯着他硬跟他换了位置,而来自人群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壁咚大野,尤其是出站发动的时候,惯力把整个车厢人的重量又加重了点。

他艰难撑住,眼前是大野先生的睡颜,长长的睫毛延伸成了眼尾的弧度,看起来很可爱,像是小孩子一样。

二宫终于撑到了自己下车,叫醒大野之后,非常有成就感地下了车。

只是他不知道,他下车之后大野就睁眼了,像是想要清醒一下一样用手捂住脸,手指之下的肌肤有些泛红。

每天偷看别人睡颜今天被看回来了,很公平。

虽然那个“别人”靠太近,心跳太大声根本睡不着……


Day14

今天电车上的人似乎异常得多。

“你……要不还是你靠着吧。”

“不不不,我可以的,你睡你的。”二宫努力不让大野先生睡眠的空间被压缩。

“可……”

突然间紧急刹车,车厢里所有人的重量压在二宫身上,他努力撑到胳膊都要断,但是跟面前的大野先生越靠越近,距离越来越小,眼看着要发生点什么,惯性终于在两人嘴唇即将相触时停住了。

二宫看着大野睁大的眼睛,他不敢眨眼,因为怕睫毛扫到对方的眼睛,也不敢说话,因为嘴唇一动就能碰到对方的……

要么就不要搞事,要么就不要在关键时刻停下来啊!

他们两个似乎跟这个世界隔绝开,都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僵在原地。二宫胳膊酸没撑起来,大野也没推开他。周围的人开始骂骂咧咧想知道电车怎么了,为什么紧急停车。

大野眼疾手快捧着二宫的脸,非常微小地侧头倾了下身子,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没人注意到车厢角落的两个人终于站直,而一个捂脸耳朵通红,一个捂嘴脸通红,两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都因为一个轻轻的吻害羞到不行。

“大……咳,大野智,”大野先开了口,一说话声音莫名沙哑,清了下嗓子才继续说下去,“我叫大野智。”

“二宫……”二宫不太想把手从脸上拿下来了,“二宫和也。”

“二宫先生,你可以给我你的手机号吗?”

“可、可以……”


END

————————————————————————————————

可以说是经验之谈了……早高峰的时候站前面的人是面对站还是侧着站还是背对站直接关系到被挤的程度……【想起那些隔三差五就被陌生人“壁咚”的日子……

评论(10)
热度(139)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