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粉福利!Lil' Goldfish【番外(车)】

500粉福利~~~~【虽然现在已经超过500了啊哈哈哈哈哈

QvQ从透明玻璃变成毛玻璃啦!虽然离彩绘玻璃、雕花镂空玻璃还差的远,总之我先膨胀五分钟!

说起来小金鱼应该算我出道作啦,从第一篇发出来到现在也一年多了,之前说过不会写sk的番外了,但是有点想回归一下初心,之前开的都是激情车,也想试一下温柔车【达没达到目标就不关我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_(:зゝ∠)_超链接做到手软……还有这种必须直面历史的勇气……

——————————————————————————————————

小金鱼本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sa番外

————————————————————————————————

小金鱼番外:

    清晨,二宫和也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往旁边一靠,靠了个空。他翻过来睁着睡眼瞪着另一边空荡荡的床铺,过了一会才想起来大野智已经走了两个月了。本来应该习惯的,可也许是刚刚做的梦让他一时间失去的时间观念以为那个人还在。

    二宫和也揉揉眼睛,起床了。

    洗漱的时候,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跟大野智认识已经七年了,七年过去,长期钓鱼日晒的痕迹已经在大野智的脸上显露出来,而他自己却同七年前没什么变化。人类跟人鱼,说到底还是不同的物种。

    二宫和也现在虽然也下水跳舞,但他的工作越来越向指导和管理方面倾斜,当年的金色人鱼虽属经典,却也不再是水族馆的铁招牌,水族馆需要与时俱进,他理解。再怎么惊艳的东西,看七年也是会腻的,人是不是也一样呢?

    俗话说七年之痒,他跟大野智恐怕也到了这一关。

    两个月前,大野智跟其他收到邀请的艺术家一起去参加一个国外的公益项目,地点非常偏僻,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信号,他和二宫和也只能每周通一次电话,还是隔着时差的。

    他们认识七年,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长时间。大野智走的时候他们正好吵架了,所以分开时他表现得挺平淡,大野智也是。当时二宫觉得不就几个月吗,又不是离了他就不行,可一天天过去,床铺只睡一半,只用洗一副碗筷,一进门只能看到一双拖鞋……虽然两个月在七年里占的比重并不大,可八个星期已经能够让人习惯失去一个人的存在。

    二宫和也没习惯,可他不知道大野智是不是习惯了,一想到就没由来地有点害怕,又自我安慰是胡思乱想。

    今天是休息日,下午二宫收拾着家,从抽屉里翻出了当年大野智在结婚纪念日给他写到情书,看着看着就笑起来了,那人那时候还有闲情逸致搞这种浪漫呢。

    笑着笑着又笑不动了,他现在干嘛呢,那边是夜里吧,前天刚打过电话了,信号差到不行,断断续续说了三分钟那边就彻底断了,二宫捧着忙音的电话愣了好一会。

    他发现他还是好喜欢大野智,当初流在血液里的喜欢在七年里发酵沉淀,融进细胞里,化成对那个人的依赖,他现在是真的觉得离了那个人就不行了。

    思绪被敲门声打断,二宫发现自己已经攥着那封情书发了好一会的呆,他看看日期,想着应该是自己网购的东西到了。

    打开门的那一刻,二宫被人扑了满怀,吸进一口异国尘土味。

    “阿智……?”

    大野智紧紧拥着他,连门都顾不上关,行李箱还在门外立着。

    “不是,你……你回来了?!”二宫和也被他抱得要向后仰,难以置信地呼噜一下这人凌乱的头毛,“你不是下个月才回来吗?”

    “我的工作完成就提前回来了。”大野智蹭他头发,嗅着自家洗发露的香,终于有种到家的感觉,“小和,我好想你。”

    二宫和也终于明白过来,把人和行李拉近家门,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大野智把他当抱枕,搂紧了一句一句讲那边的生活。

    “那里时间过得很慢。”

    “嗯。”

    “每天的日子都特别长。”

    “嗯。”

    “有特别多时间想你。”

    二宫和也抱紧了他,特别用力地“嗯”了一声。

    “我再也不想跟你分开了。”

    大野智低头亲吻他,气息拂在他脸上,“那里的星空很漂亮,我真想带回来给你看。”

    二宫和也躺在沙发上捧着他的脸,好好看着他,又黑了点,还瘦了,他伸手描画那温柔的眉眼,眼睛还是亮晶晶的。

    “我看见了呀,在你眼睛里。”

    “不对,”大野智吻他的脖子,“我眼里只有你,满满当当,别的什么也装不下了。”

    七年,大野智并不需要这两个月来提醒他有多喜欢二宫和也,他只是有时候会低估自己对二宫的依赖。

    他爱他,离了他就不行。

    “小和。”他叫他的名字,既是询问也是撒娇。

    二宫把双手交叠在大野颈后,将两人之间距离缩小至零。

   

    画家先生有双漂亮的手,纤细修长。当他抚摸爱人的身体,那双手像在丈量画布,一点一点,从头到脚轻柔拂过,将画布的材质、大小、颜色都记住。之后他的手又变成了笔,揉捏、轻抚、折叠,雪白的画布染上粉红色,在怀里软成一汪春水。再之后,他的口、他的身体也都变成了笔,他用身体在他体内作画,用口盖下鲜红的图章。

    他温柔地索取,爱人便温顺地给予。

    金色的人鱼会跳舞,也会歌唱。只要亲吻那细长白嫩的脖颈,痛苦与愉悦就从他的喉咙里咏出来,一个音节一个音节连成美妙的乐曲,只唱给他一个人听。

    大野智听这曲子听了七年,从来不觉得腻。他觉得那是海妖在歌唱,引诱他像迷途的水手,向着海中小岛越游越深。

    人鱼的歌声越来越支离破碎,黑发散在蓝色的沙发上,茶色的眼睛水汽朦朦,无处聚焦。他自己就是那小岛,被海浪拍打,一下一下,漂浮在海面上,只能伸出双臂抓住唯一的锚——深坠在体内的锚。

    他曾害怕失了那锚,生活再没有重量。他爱他,便将依恋与爱尽数释放,化成画家先生新的画作。

    可是画家先生并不满足于此,他仍在未完成的画作上书写,直至在最深处留下最后一笔。

    大野智意犹未尽地欣赏恋人身上的画作,含住他的唇轻柔地吻。

    “小和。”

    “嗯?”

    “我们以后不要吵架了好吗?”

    “好。”

    “也不分开了。”

    “不分开。”

    “一辈子都不分开。”大野智去握他的手。

    “嗯,”十指紧扣,“一辈子都不分开。”


END

————————————————————————————————————————

我大概小金鱼就是写不长吧_(:зゝ∠)_

感谢从小金鱼时期就关注我给我小红心小蓝手的小可爱们!!mua~

评论(6)
热度(104)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