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双黑

bgm及灵感来源: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 JUSF周存【网易云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 JUSF周存【b站

*OOC预警

————————————————————————————————

    凌晨两点,没有月亮。

    漆黑的小巷,老鼠、垃圾,还有一个逃命的人。

    高级皮鞋踩了水洼,猝不及防被绊倒在地。身后黑影慢悠悠地转过个弯,猫着背走过来。

    “放、放过我!”

    “那不行啊,”装了消音器的枪对准他的头,“我可是收了钱的。”



    二宫和也拿钥匙开门,家里也是漆黑一片,他坐在玄关脱鞋,刚站起身就被人从身后抱住,强壮的手臂扣住他肩膀,一只指节分明的手伸进他衣服里。

    一样的黑衣,一样的血腥味。

    “来了?”

    身后人埋在他脖颈吸了一口,像吸毒,嘴里嘟嘟囔囔在抱怨,“真慢。”

    “谁让他跑。”

    二宫和也把枪和消音器掏出来,随手放在鞋柜上。枪管碰到钢刀发出清脆声响,算是互相打了个招呼,其实跟皮带扣撞在地板上的声音差不多。


   

    二宫和也那枪挺有名,手工制造,做工精良,膛线跟开花似的,独一无二,枪托底下刻个N,听说是别人送的。

    跟他相反,大野智惯用冷兵器,靠匕首谋生。道上给那钢刀起个名叫“杀星”,没有鞘,天生就要吸血。

    没几个人知道他也懂枪,还会造枪。

    说是没几个,也就二宫和也一个。

    同样二宫和也黑西装底下穿蓝精灵内裤的事,大概也就大野智知道,毕竟他刚亲手扒下来的。

    从玄关到卧室,黑衣落了一地。

    他们习惯不开灯,夜晚的生物在黑暗里也看得清。他们对彼此足够熟悉,身体内外都是,仅凭触感和呼吸就知道对方的反应,尤其喜欢在处刑后的夜晚,混着身上洗不掉的血腥味,互相吞下肚去。

    二宫和也醒的时候快中午了,大野智的胳膊还箍着他腰,动了动就被搂回怀里抱紧,一点挣扎余地都没有。

    “我还要接活啊。”二宫和也推他。

    “又有……”大野智不开心,“你怎么活这么多。”

    “大野先生,你活少是因为能请得起你的人不多好吗?”二宫强行挣脱,从衣柜拿了干净衣物去洗漱,“我们这种出场费不高的只能多跑跑啦。”

    洗手间门没关,大野智躺床上看他大大方方穿衣服,今天是史努比,虽然他更喜欢多啦A梦。

    “那我走了。”

    “嗯,”大野智翻身继续睡,“活着回来啊。”

    二宫和也听了一笑,“死不了。”


   

    二宫和也随便坐下,翘起二郎腿,顺手摘了墨镜扔桌上。

    对面推给他一个文件夹。

    他翻开封皮,现在估计还躺他床上的那人从证件照的一寸小框里看他。

    “接不接?”

    二宫和也笑,“怎么,考验我?”

    “他背叛了组织,必须除去。”

    “如果我不接,也要除去我,是吧。”

    “你接不接?”

    二宫和也想了想,合上文件夹,“他的人头不便宜,我要加钱。”

    从咖啡馆回了家,人已经不在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就像以前一样。

    二宫和也等了三天,第四天晚上他去便利店买啤酒,回来坐在玄关脱鞋,刚站起来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冰冷的利器贴上他的脖子,刀刃拼了命要冲破薄薄的皮肤品尝鲜血。

    “你的遗言?”

    二宫和也勾起嘴角,手中枪也早抵住了背后人的额头,就知道这任务是双向的。

    “不如你先说?”


    昏暗的房间,衣物散落一地,床边是条多啦A梦内裤。

    “每次你来我都得洗床单。”二宫和也侧躺着,嘴上抱怨。

    大野智要抱他去清理,躺着的那个不配合,就坐在床边叹了口气,“哪次不是我洗的?”

    “你还得赔我一件衬衣。”杀星没喝到血只能划衣服解恨,跟刻着N的手枪一起被扔在玄关。

    “赔两件。”大野智答应得爽快。

    二宫和也笑嘻嘻地凑过去,“这么喜欢我啊?”

    大野智挑起眉毛看他一眼,“你觉得呢?”

    “不错,屁股没白疼。”

    “没别的感想?”

    二宫和也亲了他一下,“我也喜欢你,行了吧?”

    大野智被他拽倒在床上,又亲了一会,连体婴一样黏糊糊地缠在一起。

    二宫和也问他:“我也接了任务,你怎么不怕我开枪?”

    大野智看着他笑。

    他也就那么一问,心里都明白。

    他们是一样的人,一条路走到黑,身心既然给了出去就不会再矫情,给了你就是你的,要杀要剐都随便。

    “要么属于你,要么属于死。”

    “放屁,”二宫和也撑起身子去咬他,“你就是死透了也是我的。”

 


    凌晨两点,天上有个月牙。

    商务楼里尸体躺了一地,老板椅上的人抓紧了扶手。

    门口两道黑影,一左一右,左边枪管还是烫的,右边杀星往下滴着血。

    “你要杀我们?”

    “你们果然要背叛组织!”

    二宫和也溜达着往里走,大野智抛着刀子玩。

    “既然你要杀我们呢,那只能叛喽。”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里面的子弹迫不及待想要展示自己身上美丽绝伦的线条,渴望在谁身上开出几个血花。

    大野智看着冷汗滑下猎物的脸,微笑地问:“你的遗言?”

   


    “哎呀,一不小心就背叛了组织,看来以后要亡命天涯了。”二宫和也用衣服给大野智擦匕首,“这位大野先生,现在你就是杀了我也摆脱不了追杀,没有退路了哦,只能跟我在一起了。”

    大野智点头,“你也一样。”

    二宫和也对他笑,“很好。”


    一条路走到黑,他们比黑更黑。

    


评论(13)
热度(206)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