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Free Animal

世界观和设定:盐罐子—小红帽设定【让我们日常感谢那位po主

传送门:01

———————————————————————————————

【02】黎明

A城进入了秋天,天亮得越发晚,夜也越发长。

也许是因为靠海,入夜气温降得厉害,能把人冻得发抖。从傍晚开始海边就没什么人了,而夜里的海更显得神秘而深不可测,让人觉得害怕。有一两只渔船点着灯,可那也只是证明了绝大部分的海是照不亮的,小小的光点非但没带来希望反倒是显得可怜。

像是支援那光点,黑暗中沙滩上有火光闪了一下,二宫和也点上一支烟。

他不常抽烟,以前有一阵压力大的时候抽得凶,总被人打趣说十七的脸,二十七的烟瘾,可现在真到了二十七反而不怎么抽了,也许是从总厅“自愿流放”出来的缘故吧。

“十七岁的脸……”

他把这话在心里转了一遍,然后仰头吐出一团灰白色烟雾,眯起眼睛,想要看看烟雾中的海是否也是黑的,可没等看清,那烟就散了。

说这话的人根本没见过他十七岁的样子。

“nino,”相叶雅纪在背后叫了他一声,让海风吹得鼻子都发红了,“估计今天也没有什么收获,回去吧,好冷啊……”

二宫和也应了一声,掐了烟,把烟头捡起来捏在手心,踩着沙子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回走。

狼多半是夜间捕猎,而黎明时分则最松懈,因此他们很多工作都需要在天色将明的时候进行。二宫想要找那只高级狼,而找狼的最好办法是先接近狼,只是这么努力了近一个月,连根狼毛都没发现。

“哎你觉不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是说来到这之后就没见过狼吗?”猎人可怜兮兮地裹紧了大衣,“确实是挺奇怪的,但也不能排除A城分厅真的很努力,或者这里的环境就是对狼很不友好让他们生活不下去的可能吧。”

二宫吸了下鼻涕,呼出一口白气:“先回去吧,冷死了。”

他转身看了看如呼吸般退去又冲上沙滩的海岸线,他们俩在这溜达了半夜,他的血现在应该渗进沙子里了,也不知道过一个小时涨潮能不能冲掉,要是明天,不,今天天亮之后发现的人会不会报警……

他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纯直觉,没证据。

二宫跑着追上已经缩进车里的搭档,撑着车门问他:“抱歉相叶君,你累吗?等天亮了,我想去问问附近的市民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相叶正把手凑到空调口取暖,闻言倒是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反正天亮会暖和很多:“行呀,我们还可以轮流补个觉。”

“嗯,你先睡吧,我还不困呢。”二宫把斗篷解了披在身上,掏出手机开始刷推特。

相叶知道劝不动他,干脆地挪到后座补觉去了。

这边网络不好,一张图死活刷不出来,等待时间太久,手机自动黑屏,二宫盯着屏幕上映出的自己的脸看了一会,叹了口气。

那时候他没有现在这样的脸,五官也许相同,但在那之下的东西则完全不一样。

十七岁的二宫和也年轻、有能力、话不多,经常坐着发呆,看着老成,身体里流的血却不够成熟,渴望参与任务,证明自己。

就在那时候他被分配了第一个任务:协助捕杀3104。

狼是没有名字的,高级狼例外,但就像他即将捕杀的这只,一串数字就敷衍了过去。

第一次任务的目标就是高级狼,17岁的二宫一手攥着盛有自己血液的玻璃管,一手握着填满特制银子弹的手枪,站在森林里又兴奋又紧张。他都没有想过自己还不是正式的小红帽,也没有搭档,却能参与捕杀高级狼这样水平的任务有多不合理。而且他枪法也不怎么样,虽然也没人指望一把手枪就能制服狼,枪只为了让小红帽多少有点自卫的手段。他一点没多想就把玻璃管摔破在石块上,闭上眼探询那只狼的气息。

还没出现,不过很快就会在探知范围内了。

二宫又把手里的枪握紧了一些。

突然,一处热源从斜前方进入了以他为圆心的一公里范围内,它小心地移动着,不过目标却非常明显。猎人们没有行动,二宫猜那是因为他们想确认是那只3104,确保不会因为杂鱼而吓跑最大的猎物。

来了。

二宫和也对着那个方向举起枪。

他首先看到的,不是呲着獠牙向他扑过来的血盆大口,而是一双蓝色的眼睛。

所以他犯了个错误,他没有开枪,反而愣住了。

接着那只狼便向他扑来。

二宫和也以为自己死定了,慌乱地开了一枪,子弹擦杀了3104的脸颊却没阻止它的攻势,二宫被撞倒在草地上,肩膀撞到一块岩石,枪脱了手。

狼压在他身上,爪子踩着他的胸口让他几乎喘不上气,带着血腥味的呼吸喷在他脸上,低吼声极具敌意。二宫闭紧了眼睛。

可过了一会,身上的重量居然移开了,气息也随之离开。二宫和也小心地睁开眼,那只灰色的大狼竟然没有咬死他,而是拖着受伤的后腿去舔他之前摔在地上那管血。

他不知所措地坐起来,3104只回头呲呲牙低吼一声警告他不要靠近,却没做出伤害他的举动。

二宫和也爬过去捡起枪,再次把枪口对准它。

“喂!”他喊了一声。

3104恋恋不舍地舔干净最后一滴没有渗进泥土里的血,二宫看到它的舌头已经被玻璃碴划伤。

“我要开枪了!”二宫和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扣动扳机,对面是一只凶残的、吃人的狼,可食指就是弯不下去。

3104静静地看着他,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

不知怎么,二宫突然觉得,它一定又难过又害怕。

那只狼跟他对峙了几分钟,仰起头嚎叫了一声,没再看他一眼就拖着后腿跑走了。

二宫和也保持着举着枪的姿势,直到第一个猎人出现。

“你没事吧?!”不熟识的猎人冲过来检查他的伤势,“那只高级狼去哪了?”

“那边……”二宫和也随手指了一个方向,接着抓住了马上要追的猎人,“等等,先带我到安全的地方去,我的性命应该高于猎物!”

那个猎人明显不愿意错过立功的机会,可保护小红帽才是猎人的第一职责。

回去后二宫才知道总厅的部署策略非常轻率,以为那只是一只刚刚成年还受了伤的狼,派去的全是还在训练中的年轻猎人,甚至会启用自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那些年轻猎人,则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应该被回炉重造。如果不是3104“举止怪异”,他早就变成一滩碎肉被吃下肚去。

当然他们最后也没抓到它。

结束搜捕的时候,天才刚刚亮,黎明的天色浅浅的,很像那双眼睛的颜色。

那次任务后他迅速变得成熟,也有了固定的搭档相叶雅纪,等他们能够脱离总厅,游走在各个城市,他便开始找那只狼。

二宫和也甚至不知道它是否还活着,也不知道找到了要做什么,但他就是释怀不了。也许是因为那双眼睛吧,那是一片蓝色的意难平。    

·    

大野智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房间里一片昏暗。

他又梦到了那个男孩,与事实不同却与之前八百万次噩梦相同的是——他咬断了那个男孩的喉咙。

夜里不太平,海风夹带着若有若无的小红帽血液甜香,像小说里魅妖放的粉红色瘴气,即使他关紧了门窗也从缝里一点点渗进来,搅得他一夜不得好眠,本能躁动,咽了两片药才压下去一些。

大野智起床洗了把脸,他清楚格林的诱捕时间,再勤奋的小红帽和猎人等到黎明也要收工了,何况是A城那些……

他现在闲得没事,就转着手里的药瓶玩,坐在床上发呆。

狼为什么一定要吃人呢?

小时候他一点也没想过这个问题,怎么能想象那些摆盘精致的美味菜肴,都是用那些身边之人的血肉做成的呢?那时候他甚至都没明白自己跟人到底有多大的区别。

给他这药的人叮嘱他一定要每天都吃,他也一直这么做,除了有一次因为创作太投入而忘了时间,那是他第一次明白什么是被压抑的本能。当时他觉得头很晕,以为只是缺少睡眠,却好像陷入了精神恍惚的状态。等清醒了之后,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浴室里,身上都是血,嘴里、食道里、胃里都停留着生的人类血肉那令他犯恶心的甜味,身体却充满了活力。然后第二天的新闻里就出现了有人被狼袭击的新闻,受害者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性命。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忘记吃药,也再也没发生过这种情况。

他也好奇过那胶囊里到底是什么,可问过之后那人歪了歪头,半框眼镜后那双大眼睛无辜地眨了眨,他就知趣地没有再提。

不知不觉,窗外晨光照进了屋里,同时一阵若有若无的臭味袭来,大野智猛地抬头。

猎人?!怎么会……

他仔细嗅了嗅,小红帽的气息还是那样淡淡的,已经有弱下去的趋势,看来这猎人是单独行动的,可什么样的猎人才敢让自己的搭档落单?

大野智将对着路那边的小窗推开一线,远处一个着黑衣制服的男人向这个方向走来,他这栋小屋是码头区这里最边上的一栋,只可能是冲他来的。但只要没有小红帽,一切都好说。

·

相叶雅纪朝着最边上那栋小屋走去,迎着海风一阵哆嗦,心说海边早上也这么冷啊,等到了门口,还是特意吸了吸鼻子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才抬手敲门。

过了一会儿,那门开了一条窄窄的小缝,一张掩在口罩后的脸从缝里皱眉看着他。

“您好,我是格林的猎人,我叫相叶雅纪。”相叶拿出证件给他看,“我们昨夜在海边进行了诱捕,请问您有听到什么动静吗?或者这附近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那人好像是精神不济,眯着眼看了看他,又摇了摇头。

“任何蛛丝马迹都可能成为我们的情报哦。”相叶顿了顿,还是有点担心地问,“您……是生病了吗,需要我打急救电话或者帮您叫医生吗?”

“咳咳……”那人恰到好处地咳嗽两声,“没事,只是有些受凉发烧。”

相叶突然生出一点怀疑,他跟二宫分头探访离海最近的几户人家,探出手触了一下那人扶着门的手背,发现温度真的有些高,便信了他说的话。

就在他道了歉转身欲走的时候,却被那病人叫住了。

“你……是总厅来的吗?”

“是。”相叶心说这人生着病眼神还真好,能看到他证件上写的格林归属地,“您有什么线索吗?”

“你们打算在A城停留多久?”

“唔,不好说,起码两三个月吧。”

那人好像是犹豫了很久,才终于觉得跟着这猎人说说看:“我的一个渔民朋友,三宅御夫,失踪已经半个月了,你们如果可以,能不能查查这件事?”

他将门开大了些,这是个表示信任的举动:“我觉得事有蹊跷,请调查一下吧!”

相叶觉得有点惊讶,这类失踪案,不去报警,跟他们这些捕狼的格林说什么?但他又想也许是这里的市民深居简出,分不清警察与格林的区别,但不管怎么,人家真心托付,这事还是要管的,回去先帮他报个警吧。

于是,他便答应了:“好,请您放心。”

听完他的答复,那门砰地一声就在眼前关上了,相叶被这里的民风吓了一跳,原来码头区是这个画风吗?

等他回到车上,二宫已经在等他了。

“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吗?”

“唔,跟狼有关的没有,不过接了一件失踪案。”

相叶把那发烧的病人的故事说了,“那好像是位画家,他把门打开些的时候,我看到房间里有很多画作,都是蓝色的,好像在屋子里养了一片海。”

蓝色。

二宫和也皱了下眉,他想起来那只狼的蓝眸,但最终也只是说:“回去吧,看来是我的直觉错了,这片区域没什么问题。”

·

TBC

评论(6)
热度(77)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