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Free Animal

世界观和设定:盐罐子—小红帽设定

这个世界观太带感了真的,感谢那位po主

———————————————————————————————

【01】旧梦

混乱、尖叫、逃亡。

夜风吹过他的皮毛,不知名的植物枝叶随着奔跑的动作抽打在他身上。

他剧烈地喘息着,只想跑得再快些、再远些!可是受了伤的腿很疼,血迹会暴露他的行踪,但只要逃掉足够快,逃到另一个城市去……

也许!也许他们已经放弃了,也许已经逃出来了!已经闻不到那些可怕的气味,也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和喘息声,但他知道还不能休息。

可是慢慢地,他还是停了下来。

不是因为已经安全了,而是因为他闻到了一股香甜的气息。那香味是从未闻过的,让他想起“食物”的味道,但比“食物”更加美味,更有诱惑力,仅仅是嗅到鼻子里都让他忍不住地吞咽。

他明白那是陷阱,可又抗拒不了,顺着甜味追去,就在层层相叠的绿色深处,看见了一抹红……

大野智睁开眼睛。

明明已经是第八百万次梦到那晚的事,他还是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所在。

昨晚下了雨,窗户开着,清新的海风吹进空荡荡的房间。窗边靠着画板,画具随便散在地上,不满意的草稿被捏成纸团扔在角落,地板中央的画架上支着他昨晚在画的画。仔细看的话,那些草稿和半成品、已成品都是大面积的蓝色——深蓝色,像是大海的颜色。墙边那些已经完成的、等待寄出的画作,右下角都签着一个小小的名字:Sammy。

大野智捡起掉在地上的被子,打了个喷嚏,又揉揉鼻子,祈祷不会感冒。

在等待面包片烤好的时间里,他打开手机,有一封新邮件,寄件人那栏照例一片空白。

「下一个目的地选好了吗?生活费已经打过去啦~暴风雨要到了,离开的时候小心些,记得按时吃药」

他读完后抿了抿唇,然后抬眼望向窗外。

码头区本就算A城的偏远地区,而这里更是偏远中的偏远,木质的小屋零零星星有几座,互相之间隔得很远,他眯起眼睛看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小黑点,然后低下头回复:「再等等」,最后清空了收件箱和已发送。

大野智来到A城已经有两三年了,他有一条船,是走水路来的,决定留下来后就在码头边租了个小屋。经常搬家导致他东西不很多,到一个新的地方就购买或租用,实在不行就住船上,离开的时候除了未完成的画作,什么都不带走,只一个小小的挎包就是他的所有家当。

通常大野智在一个城市不会居住很久,现在暴风雨即将来临,他却想再拖一点时间,拖到能找到御夫的踪迹。更何况他还挺喜欢这个城市,这里有一片非常不错的海,非常适合钓鱼或者仅仅只是望着发呆。啊对了,今天要把完成的画作全部打包好寄出去,要跑一趟邮局了。

“叮~”

烤面包机唤回了他已经飘远的注意力,他用夹子夹起面包片,咬了一口,被烫到皱起了脸。他小心地把面包吃完,转身离开又想起什么,回来接了杯水,从桌上那个小瓶子里倒出两颗药,就着冷水吞了。

等到所有画都包好,大野智戴了顶鸭舌帽,踩着自行车就出了门。邮局在这个年代似乎是情怀大于实际用途,整个A城也没有几家,只是他今天除了寄画,还要处理一点别的业务,必须要去中心区的总局,骑车过去要半天时间,他还净挑小路绕,不过反正骑这点距离对于他来说也说不上有多累。

虽然已经初秋,又刚下过雨,但对他来说,这样的气温刚刚好,不很热不很冷。要等到能呼出白气的时候他才有必要穿上厚衣服,但他通常在那之前就会换上冬装,因为如果服装与气温不符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毕竟中心区……有那座建筑在。

中心区的一段环路设计有问题,不管什么时间段总是特别堵,走七拐八拐的小巷子反而快一点,到达邮局的时候才中午刚过,行人倒是不多。他向往常一样将自行车停在一条偏僻的小胡同里,贴着道路边缘绕着格林大楼走,然而大野智自己也知道这是非常冒险的行为,因为中心区不只有格林大楼,为其中的公职人员分配的宿舍等也在这附近,如果有个小红帽这个时候到大马路上溜达一圈正好能发现他这只高级狼。

但同样,如果有小红帽他也能第一时间发现,不管是猎人的黑色制服还是小红帽的鲜红斗篷在街上都十分显眼。再说,从发现“狼”开始,就没有几只被发现的高级狼,就算有休假的小红帽在街上晃悠也是十分放松的,他们的血闻起来像刚出烤箱的面包,一股麦香混着阳光的味道,老远就能闻见。同理猎人也是,虽然他们感知不到狼,但凡是猎杀过狼、手上沾过狼血的人身上总会带着点臭味,偏偏他们总跟自己的搭档的小红帽形影不离,活像面包房开在了臭水沟里。

大野智想到这揉了揉鼻子,走进邮局,领了张单子开始填。门口聚了一群吵闹的年轻人,他们似乎是格林的普通员工,反正不是行动处,血肉闻起来不是那么香,也没有臭味。看来今天格林似乎有大事发生,他慢悠悠地填着单子,听几个明明休假还要跑来单位附近近距离“瞻仰”什么总厅的大人物。去年首都的大熊猫生宝宝,分了A城一只,他怕街上去动物园人太多好几天没出门,估计那时候也就是这样了吧。

所有画作被接受等待寄出,大野智准备去取自行车,下午还能再去看看御夫的奶奶。远处一辆车驶过,也许不能说驶过,一步一挪,在这里开车还不如走路快。显然车里的人也是这么想,他们等了一会,司机还探出头看了看前面的车龙,没多久车门打开,里面的人走下车来,顿时引得那几个格林的年轻人兴奋地讨论起来。

大野智也顿了顿,但他只转过头远远地投过去一瞥,便收回视线,漠不关心地快步拐过街角,走远了。

他必须尽快离开,因为刚刚那一瞬留在视网膜上的颜色,是梦里的红。

·

二宫和也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进了城。

他的搭档相叶雅纪正扒着车窗往外看,一回头见他醒了,便递了瓶水过去。

“做梦了?饿不饿,估计中午是到不了了,得一两点呢。”

二宫和也摇了摇头,喝了口水润润嗓子才说:“没事。”

相叶雅纪兴奋地指着车窗外的景色给他看,“nino快看,是海!”

二宫和也漫不经心瞄了一眼,不知道梦见了什么,情绪不高,态度依然很敷衍,“嗯嗯,海,好看。”

“你开心点嘛,我们可是很久没来到过有海的城市了。”猎人看自己搭档依然没什么兴致,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凑过来小声说,“你还是想找它?”

“嗯,”二宫和也拉了拉自己身上红色斗篷,那是他的制服,只有执行任务和正式场合才穿,而里面是跟猎人差不多的黑衣,袖口和领口各有一条红道,以示区分,“不过这事也强求不来,我知道的。”

相叶拍了拍他的肩膀,“传闻说这里有高级狼,也许就是呢!”

被安慰的小红帽点了点头,转头去看窗外的海。

他在找一只高级狼,已经走过很多传闻有高级狼的城市,而每一个都只是传闻。而他自从17岁第一次出任务,成为在职小红帽之后,总共也只见过三只高级狼,两只是在格林总厅的特制银笼里,对照组和实验组,被研究部的活体实验搞得面黄肌瘦、眼窝深陷,身上连着各种仪器,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瘫在笼底。

“狼”是吃人的野兽,抓到以后容许就地处决,而“高级狼”是另一种物种,他们的科研价值大于一切,因此总厅对于诱捕高级狼的第一命令是尽最大努力活捉。

二宫和也那时候就在想,他不容许3104最后是这样的下场,所以它必须由自己找到。

真奇怪,他只见了那只高级狼一面,却找了它快10年。

车开到市中心,都能远远望见那两个菱形组成的G字,却怎么也开不动了。

司机探出头去看了看,不好意思地对他们说:“两位阁下,前面堵死了,您看离着也不远了,要不还是走路去吧,这样还省些时间。”

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他们腿都木了,雨后清新的空气从车窗飘进来,两人自然乐得活动活动。

刚下车,二宫和也伸了个小小的懒腰,相叶雅纪拿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你看你看,邮局那边,那几个绝对是我们的粉丝。”

二宫和也刚想吐槽一句,还没选好词就猛地停住了。

因为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远远的人海之外,像是火光一样,一闪即逝的气息。

他猛地回过头,向那个方向望去,想在人群中找到那个不和谐的个体。可太难了,到处都是人,而那个气息又只出现了一瞬便消失不见,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这样的市中心,不会有低级狼,中级狼也很快就就会暴露,那么就是说……

“nino?”相叶雅纪见他没跟上,便叫了他一声。

“相叶氏,”他赶上搭档,低声说,“看来这里真的有高级货。”

只是……会是它吗?


TBC

评论(19)
热度(116)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