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Me To The Moon【sk】【08】完结

前情:01  02  03   04  05  06   07

———————————————————————————————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太空辐射导致免疫力下降的缘故,大野智还没来得及采取什么行动,就因为感冒发烧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基地的事务都交给了二宫和也。两个人一个病一个忙,这几天除了二宫来看他两次,竟然连好好谈谈的机会都没有。

    大野智吃了药昏昏沉沉,几次以为是二宫和也,睁眼看却发现是军医,等好不容易逮到了人,就拽着二宫的袖子不放。后者在他额头上试了试温度,给他换了块毛巾,一直陪着他到睡着。但等大野醒来,额头上似乎还有谁手心的温度,变得温热的毛巾歪到了一边,那人早已不见了。

    七分委屈,还有三分自作自受。

    躺了几天病好了,大野智进了指挥室第一件事拿眼睛找他的副指挥长,看了一圈没找到,失望地叹了口气,自己调侃自己以前人家围着转的时候不珍惜现在活该了吧。

    “那个……二宫君去哪了?”

    “诶,您不知道吗?二宫长官已经走了一个小时了。”

    “走?!去哪了?”

    “去地球……诶,长官——”

    没等通讯官说完,大野智就冲了出去。

    他想起这些天二宫对他的态度,还有那天看到画之后说的话,现在想来怎么都含了几分告别的意味。

    他跑到二宫寝室门前,想也没想就用最高权限开了门。屋子里很整洁,大野也不知道这房间之前什么样,二宫来的时候就没带什么东西,他们平时都是穿制服,私人衣物也很少,打开衣柜匆忙看了一眼,两套换洗制服也不见了。写字台上空空荡荡,只放了一张叠起来的纸。

    大野智以为那是告别信之类的,抓起来看却发现那是他生日那天送他的那张画。

   “他连这个都不愿意带走吗……”

    大野智放下画,看着右手空空如也的掌心,无意识地握了握,好像这样就能抓牢上次没能留住的衣袖。

    他是后悔了,可有什么用呢?

    那人喜欢他十几年,从地球追到第二月球,被他亲手推开之后终于放弃了。

    所有顾虑都被错过的事实击碎,他开始明白那些顾虑和借口都是自己对喜欢二宫的逃避。他喜欢二宫和也,可等他不再逃避,那个人已经走开了。

    地球与第二月球之间隔了七个光年,但由于星际间实时通讯成为可能,人类获得了时空穿越所需的信息。他们身处第二月球,屏幕上旋转的是七年前的地球,可与他们进行通信的却是七年后的地球。因此为了防止时空穿越改变历史,所有从外星归来的人都会经过检查,抽取部分记忆,以确保他们不会对既定的未来造成威胁。

    二宫和也要回到的是七年前的地球,他还有三年时间陪伴父亲,军部的人多半会保留他被大野智拒绝的记忆来保证二宫的稳定,让他能安心留在地球。

    “他走了一个小时……”大野智想起通讯官说的话,又跑了出去,一路跑到地下机场,把在工作的工程师吓了一跳。保护膜受损都没慌成这样的指挥长这是怎么了?

    “长官!”

    大野智跳上最近的太空梭,用自己的权限滑开驾驶锁,等待通道门打开的时候才有时间回通讯官的紧急联络。

    “才一个小时,还能追上!”

    “可是二宫长官他……”

    “如果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他,”大野智没等大门全部打开就驾驶着太空梭冲了出去,“我会后悔一辈子。”

    他结束了通话,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追逐屏幕上的小光点上,那是二宫和也乘坐的小型军舰。

    他好像追了一个世纪,那个小点才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接着越来越大,还没等他发出讯号,接收舱门自动打开,他将太空梭驶入了接收舱。

    等到舱中注入空气,安全提示灯变绿,大野智听着心跳声越来越大,他一出来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二宫和也。

    “怎么了?通讯官说你疯——”

    “别走!”大野智一把抱住了他,“别回地球,别离开我!”

    怀里的人僵了一下,似乎被他快跳出胸腔的心脏吓到。他由着他抱,静了一会,他慢慢地问:“你是以什么立场说这话的呢?是我唯一的亲人,还是我喜欢的人?”

    “我是我自己,又或者说我两者都是。”

    “你喜欢我吗?”

    “喜欢的。”大野智将手臂又收紧了些,“我喜欢你。”

    “……这次不会后悔吗?”

    “不会。”

    听到他的回答,二宫终于抬起手臂回抱了他,开口的声音竟带着哽咽,“我好开心……”

    所有的顾虑、借口都在这一瞬消失了,两颗心终于能贴在一起。

    就像二宫和也说过的,宇宙很大,相爱的人能在生活在同一颗星球已是幸运,对于宇宙探索者来说尤其如此。那些将去往远方星际的人在出发的那一刻就已经是永别,他们在路上会花上几个星期,而当到达目的地时,即使能看到身后的家乡穿越茫茫宇宙追随他们的光,心中红颜却已然作古千年。

    而对于大野智和二宫和也来说,他们之间仅仅隔着短短的七光年是他们最大的幸运,否则当年大野智离开的时候他们就已错过。

    二宫和也吸了吸鼻子,大野智想起他哭泣的时候像是藏了银河的眼睛。

    也许宇宙是他的归宿,但二宫和也眼里那片星空是他的退路。

    他们的生命将会献给宇宙,但他们的心还可以留给彼此。

     大野拉开点距离,给他擦眼泪,看着他的眼睛问他:“那你不回地球了吧?”

    “我根本没想回去。”

    “诶?!可是……”

    “我是要去地球-月球中转站,”二宫无奈地看着他,“补充保护板顺便看看新型燃料的使用情况。我要是回地球就凭你那小破太空梭能追的上?通讯官不说简称是他的毛病,但你下次能不能听他说完再跑?他见你慌成这样以为宇宙要终结了,跟我通话的时候还带着哭腔呢。”

    大野愣了一会,让各方信息在脑中拼好,二宫念叨一句Win98就是慢,也不催就等着他重启。

    从程序上讲,一个基地的副指挥长好像确实不能不告而别,就算他自己辞职也先要跟地球方面开会讨论决定,而他一听到地球两个字就慌了,连个调令都没查。

    “……你没有要走?”

    “我其实想过回去,”二宫苦笑着说了实话,“可我舍不得你,就算会难过,能每天都见到你就很高兴了。”

    “对不起……”

    “没必要道歉,现在你在这就好。”

    “我真的以为你回地球了,我看你衣服什么的都不在了,只有那张画……”

    “等等,你还开了我门锁?!”

    “啊……”大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我那不是着急嘛……”

    二宫想到了什么,露出了坏笑,“大野君,身为基地的最高指挥长,擅离职守,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该受什么处分?”

    “我……”

    “我看还是关禁闭吧,”他的副指挥长拍拍他的肩膀,“等我回去再关啊,我还想隔着门板安慰安慰你呢。现在快回去吧,我也耽误够久了,通讯官都要哭死了。”

    “可是,”大野智可怜巴巴抓着二宫的袖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周,我还得就燃料的事情跟地球方面的人谈谈呢。”二宫毫不客气地扯了扯大野的脸,欺负他让他的心情不能再好。

    大野智又拉着二宫和也腻歪了一会,就被踢上了太空梭赶回了第二月球。通讯官一把鼻涕一把泪冲过来被他嫌弃地推开,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这件事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过去了。

    第四天的晚上,大野智躺在床上掰着指头算,二宫还有三天还回来,算来算去也不会少,而二宫又说工作很忙禁止他用视频通话骚扰他。

    没了二宫,仅仅四天都过得无比漫长,而对方等了他十二年。现在他也领教了相思的折磨,越发无法想象二宫和也是如何度过那十二年。他想要不自己也去中转站好了,可又怕那人生气,毕竟他在工作,这时候打扰他会显得很烦人吧?

    大野翻了个身,那个人会怎么做呢,用其他事转移注意吗?可他闲下来的时候还是会想他,他切身感受到了那天二宫对他说的话,爱情或思念确实无法由自己选择停止。

    他就这么想着二宫睡了过去。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有个什么东西钻进了他的臂弯里。他好像还睁眼看了看,见是二宫和也,想着反正是梦也就抱着又睡了过去。早上醒的时候,却发现昨夜的梦中人就躺在他怀里熟睡。

    “……还是梦?!”可触感太过真实,让他不禁动了动胳膊,却把怀中人吵醒了。

    “让我再睡一会……昨天半夜才回来的……”二宫闭着眼又往他怀里缩了缩。

    “ni、nino?”惊喜之下,大野智实在没法冷静,“你……”

    二宫睁开眼睛瞪他一眼,“只能你开我门锁,我不能开你的吗?以为你肯定想我想的夜不成眠,提前回来想给你个惊喜,结果你睡得这——么香!”

    “我不是,我没有!我都梦见你了!”大野智捧着他的面颊,吻他的额头,“我好想你。”

    “好好好我知道了。”二宫抵抗不了他的直球,红着耳朵拉起被子盖住脸,却又露出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小声补充,“我也想你呀。”

    五天前他人在去中转站的小型军舰上,毫无预兆通讯官的通话就追了过来,刚一接通,那边带着哭腔说了一通。二宫和也眼珠一转就搞清了状况,明白那人估计以为他要回地球,就故意放慢了速度让他能追上。可他等在接收舱外的时候却止不住担心,也许大野智追到一半就放弃了,也许他只是一时着急没有别的意思,也许他不会来了。等到显示屏上真的出现他的太空梭,二宫深呼吸让自己的心跳平复下来,他知道大野智将会做出第二次选择,他希望这次是他想要的结果,但他一点信心也没有。

    大野智亲口说他喜欢他的时候,二宫和也突然好怕这是在梦里,抱着他的那双手臂都好像失去了实感。他想抓住什么,抬手碰到大野智的后背,搂紧,是真的。十多年不抱希望的喜欢终于有了回音,他居然开心到哭出来了。

    可惊喜之后二宫又觉得怕,怕大野智只是一时着急为了留住他,怕等他回到基地大野会后悔。他虽然也相信那个人不会说谎,但那些只有万分之一可能会发生的变故仍然时不时折磨着他。

    越想越多,越想越心慌。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妥当,马上连夜往回赶。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当然知道大野智已经睡了,可想见他的心情却抑制不住。

    轻手轻脚进了他的寝室,看到大野智一脸委屈地睡的正香,二宫和也突然就觉着自己可怜。

    这人就算是一时的心血来潮都能让自己开心好久,本想着报复地不见他,可他怕自己根本没有任性的资本。他太爱这个人了,爱到没给自己什么选择权,卑微也好,只要能见到他,只要能在他身边,保持什么样的姿态他完全不在乎。

    他转身想回自己房间,但那人突然念了自己的名字,他以为那人醒了,回头却发现那是梦话,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又念了一次,还嘟起嘴好委屈的样子。最后他还是不争气地挤进那个温暖的怀抱,动作有点大,那人抬抬眼皮看他一眼,宝贝似的搂紧。二宫和也莫名地鼻子一酸,想自己多少年来的奢望居然成真了,幸福感终于到来,他蜷着上身,额头抵着大野智的胸口,听着心上人的心跳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有生以来最甜美的梦。


    午休时间的休息室,大野智看了眼表,不由得又捂住了脸。他没有理由不感到焦虑,他约了二宫和也在这里见面。

    他其实都不确定对方有没有看到,他只是匆匆忙忙发了个简讯。虽然已经准备好了,他还是感到忐忑不安。

    “阿智,”二宫到了,“你找我?”

    “和也你、你先坐。”

    “不了,我一会儿还有会,有什么事就这么说吧。”他其实把后面的会推掉了,因为他知道大野智要对他说什么,只是四年多过去,可能是有点报复心理吧,他还是改不掉时不时欺负恋人的习惯。

    “那个……”大野智摸摸鼻子,屏幕上的地球一如既往宁静地旋转着,他觉得见证者还不如选个真人,这样可能就不会太紧张。

    “没事我可就走了啊。”说着二宫和也转身要走。

    “别别别!”大野智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手里的小盒子直接塞进他手里,一口气全说了出来,“和也你愿意嫁给我吗?”

    “嗯?”二宫按捺住激动的心跳,故意装的有点质疑的样子。

    “或、或者你娶我也行!”大野急急忙忙补了一句。    

    二宫挑挑眉,打开戒指盒,带着挑剔的眼光打量着内侧刻着他名字缩写的银色的指环。他知道那是大野自己刻上去的,那人还以为偷偷摸摸把材料寄回地球定做成戒指的事自己都不知道呢。

    “那是把第二月球的原石融化,提炼出金属再打成戒指的。”大野小心翼翼看着他的表情,“因为光年差,又是非军用快件,我写了加急,可从这里寄过去再回来还是用了四年……不过那也比来回十四年要好对吧?”

    “这么说你当年表白之后没多久就打算求婚了?”二宫倒真没想到这个,见大野点头,心里像是化了一块蜜糖,甜丝丝的,“你没想过中间会发生什么事?”

    “不会的,”大野智拉着他的手让他靠近,“我爱你,我知道这一点不会改变的。”

    二宫由着他给自己戴上戒指,“真狡猾呐你。你的呢?”

    “嗯……我没有寄出多余的石料所以……”

    “那就是说我要再等四年才能给你戴上戒指?”二宫叹了口气,用戴了婚戒的手去捏大野智的脸,“那也没什么关系,我爱你,那是不会改变的。”

    他们身后蓝色的星球静静旋转着,像八音盒上不知疲倦的芭蕾舞演员,随着无法在真空的宇宙中播放的婚礼进行曲,见证新人的结合。她是他们的母亲,给予他们生命,她看着一个他的儿子离开她的怀抱,又看着另一个儿子飞向宇宙、飞向他的爱人,未来的某一天她也会迎接他们的遗骨回到故乡,慈爱地接纳他们,永远为他们默念墓志铭。但无需悲伤,在同宇宙相比人类那仿佛火花一样短暂而精彩的一生中,他们相爱并拥有彼此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那是最好也是最完美的结局。

    

END

评论(17)
热度(90)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