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Me To The Moon【sk】【05】

前情:01  02  03   04

——————————————————————————————   

     安静在房间里蔓延,大野智没想到二宫和也会亲口承认,但二宫看他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看来那时你醒着……我承认那个吻是我喝多了。”二宫按了按眉心,有点后悔的样子,“但我确实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不过我本来没想让你发觉,虽然我也知道自己藏不住。”

    大野智僵在原地不知应该做何反应。

    “很奇怪吗?”二宫和也平静地看着他,

    “我、我们都是男人……”

    二宫点头,“没错,我没有选择性别的机会。可我从小就认识你,你比我年长,温柔又有趣。你照顾我,比任何人都对我好,看我变魔术,听我说话,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喜欢上你真的那么难理解吗,即使我们性别相同?”

    “我还跟你差了九岁啊!”

    “你忘了光年差,我们现在只差三岁了。”二宫又向他走近一步,“再说年岁有那么重要吗,大野君?”

    大野智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对他,二宫这样的喜爱让他意想不到,但惊讶过后他发现居然不是那样的不可接受,可他自己对二宫却是另一回事,他无法回应,也无法拒绝。面对从小看到大的二宫和也,他说不出拒绝的话。

    “你放心,我不是要你答复。我也说了,本来没想让你知道。”二宫退了回去,开始收拾桌上的剪刀和梳子,“我理解你的混乱和困惑,不过我想让你明白我来这里不全是为你,所以别有那么大压力。如果实在困扰的话,就把这些话忘掉吧,我也会尽量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的,好吗?”

    大野突然觉得心疼,他当成个宝贝一样照料长大的少年,到头来却在爱里把自己放的如此卑微,而他爱的对象还是他大野智。他想告诉他本不应如此,却发觉自己根本没有立场。

    “你不用做到这个地步。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我恐怕……”

    “我知道的。”二宫和也打断了他,啪地一声关上了工具盒,不想听到他接下来的话,“我明白,没关系。你不必回应……让你困扰了,我很抱歉,但是我……我能不能……继续留在这?”

    面对他如此明显的乞求,大野智好像被负罪感捅上了一刀。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以前也想过自己在第二月球的时间里也许二宫和也已经恋爱结婚,想过二宫的妻子会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他虽然自己对这方面没有太多要求却希望对方能够与二宫相配,他想那必定是温柔又有个性的人才配得上他,要照顾他又会给他自由。没想到二宫想的却都是他,他的骄傲甚至自尊在自己面前都可以无限缩小。

    “没关系的。”他惊讶于说出口的声音温柔得不像是自己的,“我当然不会赶你走,我们还是朋友和亲人。”

    “好。”二宫拿起工具盒背对他低下头,似乎擦了下眼睛,“谢谢你,大野君。”

    他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用欣喜和坦然把眼睛里那一点点的遗憾藏起来。

    “谢谢你让我说出来,藏了二十多年,我还以为……没机会说了。”

    确实他掩饰的很好,大野智也从来没往那个方向想,却不想被一个吻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但这么多年一直压抑爱意,即使心上人就在眼前,也无法吐露心中所想,是多么痛苦的事。

    大野智想到也许有好几次二宫就要说出来了,却因为自己太过迟钝什么也没察觉,还是平常一样开玩笑,就越发觉得自己的无知无觉对二宫来说是一种残忍。

    二宫走后,他下意识思考要怎么补偿,可感情从来没有转移选项,爱就是爱,伤害就是伤害,他无法爱二宫和也,给再多亲情友情也无法弥补不爱造成的伤害。

    从那以后,大野智和二宫和也表面上与往常没什么不同,一个发呆一个吐槽,然后两人再一起笑起来。

    只是大野智从来不知道自己演技可以这么好,也不知道二宫和也演了二十多年原来这么辛苦。

    他们至少在独处的时候不用演。二宫眼里闪烁着明亮的爱意,虽然没有说出口,可他的眼睛早已把我爱你说了千万遍。而大野智则心情复杂,他选择不看二宫的眼睛。

    可他却忍不住在私底下偷瞄二宫,开会的时候,休息的时候。他知道二宫害羞会捂脸,笑的时候眼角会有小细纹,得意的时候会故意耍个帅,他很多小习惯都没有变。也许是以前想着那个少年去看他的缘故,几番观察下来,大野智觉得这个二宫和也似乎不再陌生了。

    “二宫副指挥长少年时代好帅啊。”有一次他的一个女下属看着二宫军校档案的照片,随口说了一句。

    大野智脱口而出,“他现在也很帅啊。”

    话一出口,他心里吃了一惊。倒不是说的有什么不妥,而是他潜意识确实这么认为。他觉得二宫和也很帅,从哪方面?是普通的从一般标准出发的相貌评价,是出于亲人的自豪,还是别的什么?那一瞬间闪过的“只有我了解他,他的细节我都懂,只有我有资格这么说”的与亲情无关的傲慢该作何解释?

    他不擅长思考这些,无从解答,也就置之不理,任由疑问像藤蔓一样在某个角落肆意疯长,慢慢缠在了心上。

    这天大野智路过指挥室,门没关,他下意识向里看了一眼,二宫和也站在巨大的屏幕前,像他第一天来基地时的自己一样,盯着屏幕上蓝色的母星沉思。

    那颗星球在他们这里其实是一座钟,放的是地球转动的实时景象,如果你早上看到日本出现在地球中央,那中午你会发现它已经转到了另一面去,而第二天早上同样的时间又会看到它再次出现在中央。

    这是一种把基地上的人与地球联系起来的手段,营造一种一体感,提醒着这些漂泊异乡的人,他们的家园永远在那里。

    大野智也知道自己最好不要招惹二宫,他虽然接受了二宫喜欢自己的事实,却更加不知怎么与他相处,但他实在无法对那个孤单的背影置之不理。

    现在他们唯一的家人就是彼此,像两颗绕着对方旋转的行星,一旦失去对面那颗的引力,就会被这浩大的宇宙所吞噬。他虽对二宫不是那样的情感,但说到底二宫于他,就如同地球于这颗第二月球,不可失去、不可替代。

    于是他走到二宫身边,轻轻咳了一声。

    二宫一见是他,顿时笑开了,“大野君。”

    “想家了?”

    二宫和也把目光投向屏幕上的地球,说起的却是别的事。

    “第二月球的名字是最初勘测到这颗星想要作为殖民地发展的时候,我父亲命名的。前辈你知道父亲为什么把这里叫做第二月球而不是第二地球吗?”

    大野智摇摇头,二宫和也继续说:“因为对于我们来说,地球只有一个,故乡也只有一个。”

    “原来你这么想家……其实你大可不必远离故乡来这里,你是二宫博士的儿子,按说你应该可以……”当他转过头看见那双眼睛,他明白了这样的问句是毫无意义的,后悔没有多想就这么问出了口。因为那双眼睛满含深情地注视着自己,让他想起他离开地球那夜的月光。

    “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吗,大野君?”

    他没有作答。

    二宫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依然那样注视着他,“因为我爱的人也只有一个。宇宙很大,在这里时空想要分隔开两个人太容易了……你不知道的,十二年里,我有多庆幸你离我只有七光年。”

    “……你对我只是憧憬而已,夹杂着尊敬的那种,并不是爱,那时候你还小……”

    “憧憬不足以支撑我十二年。”二宫打断他,“我尊敬你,同时我也爱你。我十七岁时喜欢你,二十九岁时爱你。我说了,我来这里并不是希望你能给出回应,我参与这项计划除了你和父亲的关系,还有我自己的志向。但这份感情既然已被看破,你也容许我表露,那我也直说。我爱你,大野智。你可以不回应、不理睬,”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有火在里面烧,“但我求你不要再要求我隐藏。十二年,我藏不住的。”

    大野智下意识移开视线,那爱意太强烈,他无法直视。

    二宫却追着他的眼睛。

    “大野智,你有好好看过我吗?你看到的是十七岁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我……”记忆中那个少年渐渐与面前的男人重合,相似又有着微妙差别的眉眼重叠成一个。大野智突然明白其实二宫和也没有变,变的是自己的心情。

    如果说二宫刚到基地的时候他频频想到那个少年,还可以说是怀念,而现在过了这么久,也许他只是用那个少年在逃避这个二十九岁的二宫和也,也许他只是在逃避某个可能。

    这样的想法在他心里出现的瞬间就被反驳,可压下去之后又因为太过在意而不由得去细究它的可能性。

    大野智本以为自己的性向非常明确,却发现那最关键的标准在二宫和也身上失了效。这个人似乎不能单纯地按照男女划分,而是作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是独立存在于一切标准之外的完美个体。那是二宫和也,是老师的儿子,是他最重要的亲人,但除去这些框住他的东西,在明了那人心意的情况下,在心里藏了许多疑问的情况下,似乎有什么多年来一直有意无意在忽视的东西开始彰显存在感。

    “大野君,”也许是他的心理变化表现在了脸上,又或者是二宫和也对他太过了解,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现在燃烧的除了爱意还有希望,“你对我……真的只有亲情吗?”

    大野智想说是,却发现在脑袋一片混乱的情况下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可是……”

    “没关系,我擅长等待。不管有没有答复,我都会等。”二宫向他微微鞠躬,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大野智看着屏幕上安详转动的蓝色星球,他知道自己必须做出选择了。

    

TBC

———————————————————————————————
并不存在的小剧场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要叫第二月球吗?”
“因为要点题啊,fly me to the moon嘛。”
“……大野君你知道的太多了。”

今天摸到了第二只猫www

第二只猫叫大黄【我发现好多黄猫都叫大黄】瘦瘦的,但是昨天发的小胖猫可怕ta了

【唉狗子跟猫手感就是不一样啊

评论(4)
热度(37)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