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Me To The Moon【sk】【04】

前情:01  02  03

———————————————————————————————    

    “……这样可以充分节省预算,我的意见就这么多,大家觉得怎么样?”

    二宫和也放下本子,环顾会议室。

    “可燃料……”

    “这我可以跟地球方面谈,没问题。”他说得自信,大家也相信。因为且不说他的能力,光凭他二宫的姓氏,他们基地的补给就能上一个档次。

    而大野智只盯着二宫的侧脸发呆。

    自那天之后,一切如常,二宫对他的态度也没有变化。他开始怀疑那个吻会不会只是自己做的梦,可那柔软的触感仿佛现在还鲜明地印在唇上。

    亏他那天胡思乱想了大半夜,从他到基地开始一件一件反思自己都干了什么,是不是欢迎词说的太简短,带他看星空安慰的时候是不是太过火。也许是对方的脸太过年龄欺诈,与十七岁时并无分别,也许是对他来说只跟二宫分开了五年,还把他当二十出头的孩子对待,现在想来似乎自己的方式并不适合二十九岁的男人,况且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是不是太过尴尬……

    nino难道……喜欢我吗?

    这一念头刚一出现他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但仔细想想又很是不安。倒不是反感,只是因为对他来说,二宫和也是朋友也是家人,与他一起长大,从小亲密无间,却唯独没有出现在可以发展为恋人的列表里,那是他的弟弟,而且年纪又小,怎么能用审视恋人的眼光去看待?可如果拒绝,害怕伤害到他,但不拒绝自己又给不了回应。而且他也害怕如果拒绝,自己可能会失去这个最后的家人。所以辗转反侧,怎么也想不出令人满意的结果。

    后来他又想也许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只是酒精的作用或者只是二宫和也的恶作剧,又或是他表达对亲友喜爱的方式。可他从来没听过二宫用那种语气说话,就算对着他宝贝的不得了的存钱罐也没有过。

    他发现他了解的是那个名为二宫和也的少年,而他了解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个名为二宫和也的男人身上模糊了。

    再后来他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等醒来已经是二宫和也带着毛巾和醒酒药来看他。他心里忐忑,二宫倒是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神态自然,反倒是他更不知所措。

    “……大野君?前辈?”

    大野智被眼前晃动的手唤回神智,抬头一看,整个会议室的人都等着他表态。

    “呃……刚才说到哪了?”

    “真是的,别人说话的时候要好好听啊!”二宫和也的吐槽也一如既往的快速,大家都露出了笑意。

    “抱歉,可以再说一遍吗?”

    大野智摸摸鼻子,拿起笔记一些关键点。

    算了,就当作那只是个梦吧。


    会议结束,大野智坐在休息室,看着得出的结果,一边想着一边下意识歪头甩了一下过长的刘海,就听身后有人问, “前辈是不是该剪头发了?”

    回头一看,二宫和也笑眯眯地站在他身后。

    “你看后面也扫到脖子了吧。”

    “嗯,你这么一说,确实也该剪了。”

    二宫和也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那能不能让我来?”

    基地里没有专业的理发师,大家有理发需求要么自己剪要么互相剪。大野智之前在地球上就习惯了自己剪,因为有人说他刘海散下来太可爱,二宫和也就坚持要他用发胶固定起来,倒也省事。

    这一天他们两个交完班之后集合在大野智寝室,他不是不信任二宫和也的技术,但是在看到他的副官兴致盎然地咔嚓着剪刀走过来的时候还是有点害怕。

    “呃……nino你确定没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二宫把大野智按回了座位,“我在军校里都练过的。有一次我在惩罚游戏里输了,被学校的前辈拿来练手,最后剪的乱七八糟只能全部剃光。”

    “真的?”大野智想象了一下光头的二宫和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想看那时候的nino啊。”

    “你要是打给相叶雅纪,那家伙肯定非常乐意把当时的照片甚至录像都发给你。”

    “也很想见相叶酱呐……”大野智听着剪刀的咔嚓声,也许是上一次有人帮他剪头发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他突然怀念起以前地球上的生活,“我记得你跟相叶君一起打棒球,相叶君经常一个全垒打,球就进了你家隔壁爷爷的院子,每次都是我帮你们要回来……对了,翔君还好吗?自从半年前我的联络官换人之后就很少听说他的消息了。”

    “我走的时候樱井先生正面临中年发福危机。”二宫开始修剪大野智的刘海,每当他想要调侃樱井翔的时候总喜欢称他为樱井先生,“也不知道是因为相叶式的中华料理还是他自己总是加餐吃甜品,体型已经比你在的时候胖了。”

    “翔君根本不是胖啦,他只是脸部浮肿不容易消而已……”大野智闭着眼睛为老朋友辩护,冰凉的剪刀轻轻擦过额头,他的理发师声音又轻又低却很开心。

    “马上就好了……”

    视觉失效的情况下,听觉发挥了最大作用,能让大野智好好品味二宫的声音。

    该怎么形容这与那个少年音之间的区别呢?

    好比一棵年幼的樱花树,枝叶细嫩,开出的樱花粉粉嫩嫩却略显脆弱;而多年后那棵樱花树的花朵依然美丽,却早已把多年来落下的花瓣化作自己的养分,枝繁叶茂,再也不需要别人保护了。

    多年前那个少年的声音的某些部分已经沉淀下来,化作了现在这个声音的基调,那是听得出来的成熟。

    正想着,二宫突然对着他的额头吹了口气,吓得大野智缩了一下,而罪魁祸首却被逗笑了。

    “只是把碎头发吹走而已,别紧张啊大野君。”

    大野智干笑两下敷衍过去。与二宫的距离这么近让他想起那天晚上的那个吻。虽说已经说服自己不去在意,可总感觉不太自在,心里紧张连心跳都加快了点。

  “别担心,相信我好吗?”

  与那句晚安用的是同一种温柔到极致的语气。

  大野智心里又不安起来,他就这么僵硬地闭着眼等待二宫的气息离自己远去,同时反复在重申那是个梦和那个吻代表不了什么。

    “完成了哦,前辈。”

    大野智小心地睁开眼睛,对上的是那双带着笑意的琥珀色眸子,那里面清澈到能映着自己的影子。

    他愣愣地盯着二宫看,后者却笑了一下直起身来,“别看我了,看镜子呀。”

    “哦哦……”大野智挠挠头,拿起桌上的镜子,左照照右照照。

    二宫和也的手艺很不错,帮他把刘海修的很短,这样他以后洗完澡头发软软的时候刘海就不会散下来挡住眼睛。

    他笑着夸了两句,而二宫也毫不谦虚而且理所应当地接受了他的称赞。

    大野智心情很好地放下镜子的时候,他的理发师玩着手里的剪刀叫了他一声。

    “大野君。”

    “嗯?”

    “你是不是知道了,”二宫和也歪着头看他,“我喜欢你这件事?”

·

TBC


———————————————————————————————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自从我掌握了利用早晚挤高峰地铁的时候手机码字!!嘿嘿嘿!【然而后面的大纲被我封箱了……

评论(7)
热度(38)

聪明虫

六畳一間のドンキホーテ
拖稿小王子,不定期掉落更新

©聪明虫 | Powered by LOFTER